退市危情时刻, *ST华业董事长透露将三方面化解债务危机

今年A股出现了多家股价低于面值1元的公司,这其中部分连续数个交易日股价没有超过1元的公司有很大概率触发“连续 20 个交易日(不包含公司股票停牌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的退市条件。

这其中去年以来公司遭遇百亿合同欺诈、债务违约等多项问题的*ST华业(600240.SH)在6月26日收盘后已经连续14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处在了退市的生死时速,有一定概率成为继中弘股份之后,A股第二例“面值退市”股。

6月26日,*ST华业董事长徐红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对于包括潜在退市可能,公司目前解决债务问题的进展等内容进行了回应。

退市危情时刻

6月26日,*ST华业股价收报0.95元,已连续14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而在前一天盘后,*ST华业便发布公告称,如果公司股票连续 20 个交易日(不包含公司股票停牌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上海证券交易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ST华业股价坠入“仙股”行列,一切都要从2018年9月27日晚间的一则公告说起。

彼时,*ST华业发布公告称,子公司投资的应收账款出现逾期,追偿小组在现场走访时向债务人出示恒韵医药与公司方面签署的协议,债务人方面否认存在协议中列示的债务,文件上公章系伪造,确认债务并不真实。公司涉案金额高达101.89亿元,直接导致公司存量应收账款面临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风险。

一时间多米诺骨牌到下,公司2018年业绩也一落千丈,2019年4月27日公司披露年报,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48.9亿,同比增长26.5%;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64.4亿,导致巨亏的便是公司在报告期内的资产减值损失,同比增加11956%。

而在今年6月公司再次曝出债券违约的情况,*ST华业公告,因公司目前资金周转困难,不能按期支付2016年非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16华业02”的本息,公司会积极筹措资金,争取尽早完成债券本金及利息的支付。

在众多利空的影响下,*ST华业股价持续下跌,从4月18日的3.55元每股跌至如今的0.95元每股,在多个交易日面值低于1元的情况下,*ST华业面临着严峻的退市风险。

三方面化解债务

一方面面临“面值退市”的窘迫局面,但一方面公司也迎来了一些问题解决的曙光。

6月20日,*ST华业发布公告称,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合同诈骗案实际控制人李金芳已被提起公诉,李仕林已被批捕,案件尚在侦办中,应收账款案件涉案的主要嫌疑人 孙涛 、白晓敏、韦泽禹、 燕飞已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相关案件正在依法办理,追赃正在进行中。

6月25日晚间,*ST华业则澄清“百亿合同欺诈有望追回”传闻称,相关案件正在依法办理,公安机关正在全力侦办,已查扣部分赃款赃物,追赃正在持续进行中,目前案件进展、可能追偿金额及追回时间尚存在不确定性。公司与部分债权人达成意向协议,拟以未来可能追回的资产设立基金公司,用于债务偿还分配,先期金额30万元。此次签署的意向书,属框架性约定,对各方无强制性法律约束力,仅用于未来清偿部分债务。

对此,今日徐红告诉记者,公司已经提出三个方面解决方案解决债务问题:首先,全面配合经侦追赃;第二,积极自救,目前通州项目已经准备拿预售许可证,同时与金融机构洽谈展期,并接了一些待建项目,保证地产业务和医疗业务的正常开展;第三,寻求白马骑士重组方,目前首先与债权人达成合作意向,共同追赃。重组方式方面,自救方式是公司首选。

但对于面值退市,徐红并不甘心,她对记者表示:“*ST华业与其他准退市公司存在诸多差别。首先,公司问题具有非主观性,而是被骗;其次,公司积极挽救,把损失降到最低;第三,现在包括监管机构、债权人等方面,都已经看到公司的努力,希望公司在我们的努力下恢复正常运营。”

除了面值退市危机外,*ST华业仍在未来面临财务退市的可能性,对此徐红指出:“对于*ST华业来说,现在时间很紧急。公司目前与债权人等利益相关方是同舟共济状态。如果明年4月30日财务报表不能修正,仍然要面临退市风险。这两天是最关键的,‘面值问题’是有没有命的问题,年底是能不能续命的问题。我们会抓紧时间,希望在年底有一个改善。”

不过,6月26日晚间*ST华业公司也提示,正在积极开展自救,寻求各种措施努力化解债务危机,为稳定公司基本经营面作出努力。但公司目前未筹划资产重组和控股权转让事宜,同时,债务重组尚未形成方案,未来实施具有重大不确定性。

反思跨界

对于如今公司陷入困境,徐红在采访中直言跨界转型是问题所在。

她表示:“华业走到今天这一步,就是转型问题。转型医疗没错,但也没想到掉‘坑’里了。因此,在没有知识储备和人员储备条件下,是不能冒然进行转型的。即使你认为这个行业很好,但其实都是步步惊心。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这句老话是对的。”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ST华业成立于1998年,原名华业地产,此前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

2011年公司开始尝试跨界,出资5400万元收购深圳市隆兴投资有限公司所持陕西盛安矿业开发有限公司的90%股权,进入采矿业。

2014年1月出资1亿元共同发起设立深圳国泰君安申易投资基金一期(有限合伙),正式布局金融产业,2015年1月设立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从事大医疗产业的投融资业务。

随后在2015年,*ST华业在明确将医疗健康产业作为公司新的重点投资方向。此时,公司斥资21.5亿元收购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这也是前述华业遭遇欺诈的起点。

2015年,公司将房地产、矿业、医疗、金融四大业务板块进行分行业管理。2015年6月23日起公司证券简称由“华业地产”变更为“华业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