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事!失控*ST康得,康得新集团发文控诉引资解困掉入“空手套”圈套

咄咄怪事在*ST康得(002450.SZ)持续上演。

6月26日下午,*ST康得控股股东康得集团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提名*ST康得现任董事的拟投资方,通过“空手套”零对价控制了*ST康得。

康得集团在声明中指出,2019年1月15日,其控股的上市公司*ST康得债务违约,进而引发了康得集团旗下各产业板块的债务危机。

危机爆发后的1月18日,提名*ST康得现任董事的拟投资方,主动找到*ST康得实际控人也是时任董事长钟玉,提出3月底之前向*ST康得注资30亿元,以偿还债务及提供经营资金。

对方还同时要求*ST康得时任CEO徐曙和钟玉辞职,由肖鹏接任董事长及CEO之职,并由其推荐的董事、监事、高管控制和管理*ST康得。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公告得知,*ST康得于2019年2月27日召开股东会,选举肖鹏、余瑶、侯向京、纪福星等4人为非独立董事,其中,肖鹏出任*ST康得董事长兼总裁,侯向京为董事兼副总经理及代董秘。

康得集团声明表示,*ST康得现任董事会和管理层履职已超过5个月,投资人未依约注资,且董事会和管理层也未勤勉尽责,反而转移资金,肢解核心业务,导致*ST康得经营频临崩溃。

康得集团列举的具体情况包括原先承诺引进的战略投资人的资金分文未到、逐步肢解*ST康得优质业务板块等7个方面的问题。

其中,*ST康得现任管理层与一家注册资本金仅为1元的香港公司签署了一份《专项咨询协议》,由*ST康得向该境外公司支付累计高达1亿元的咨询服务费,并支付近2000余万元服务费,但近日继续支付时被张家港政府截付。

而康得集团于6月14日正式向*ST康得董事会提议召开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提议改组现任董事会,也被试图不予公告,并将收到议案通知的时间由14日改为17日。

康得集团称,针对*ST康得现管理层签署的《专项咨询协议》,并以此为由向香港金石资本公司转款近2000万的事实,其正式向张家港公安提起报案,同时也向江苏证监局提交了有关*ST康得董事会、管理层不合规不合法的投诉举报材料。

事实上,康得集团与*ST康得现任董事会、管理层的冲突,6月初就已经现出端倪。

据公告,在6月6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上,康得集团对10项议案全部投了反对票,使其全数未获通过。

而肖鹏、侯向京亦通过*ST康得官方微信发布公开信,指责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掏空上市公司,“决不让掏空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继续把持公司为非作歹”。

此外,*ST康得还以董事会决议的方式,“决定依法冻结康得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股票,依法限制其相关权利,同时责成公司管理层依法提起司法冻结程序”。

但对于此项决议,独立董事杨光裕要求“请依据公司章程规定及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法规要求办理”,而董事余瑶则明确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