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佰》告别暑假档 华谊兄弟很受伤股价大跌8%

电影《八佰》撤档的消息给华谊兄弟(300027.SZ)股价带来了不小震荡。

6月26日开盘,华谊兄弟股价即下跌超过7%,截至当日收盘,股价收跌8.06%。

就在6月25日晚间,电影《八佰》宣布取消原定7月5日公映的安排,暂别暑假档,新档期择日公布。

《八佰》上映一波三折

事实上,此前《八佰》在上海电影节开幕前夕就遭遇取消放映的情况。

6月14日晚,《八佰》片方宣布,原定于6月15日晚进行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片《八佰》的放映,因技术原因取消。

就在市场一片揣测之时,华谊兄弟CEO王中磊则在上海电影节期间公开表示,华谊在7月份暑期档上映的影片包括管虎导演的《八佰》。

但距离原定7月5日上映时间还有9天之时,《八佰》却突然撤档。

电影《八佰》未能如期上映的消息对华谊兄弟股价的影响也十分明显。

6月17日,在上海电影节取消《八佰》作为开幕影片放映后的首个交易日,华谊兄弟股价就收跌7.76%。6月26日,华谊兄弟股价再度收跌8.06%,降至6月以来的低点。

从2018年年报来看,《八佰》也一直被华谊兄弟当作今年下半年的重点业务,寄予厚望。

在卖方研报中,《八佰》也作为华谊兄弟业绩增长的重点而备受关注。

国海证券今年5月研究指出,我们认为2019年7月5日定档暑假档的《八佰》(讲述1937年抗日战争初期淞沪会战当中四行仓库保卫战)是目前亚洲首部全程使用 IMAX 摄影机拍摄作品,有望助力公司重回电影舞台中心,同时有望带来公司电影业绩弹性。

而随着电影《八佰》撤档,华谊兄弟的业绩则又增加了一份未可知性。

对于《八佰》撤档带来的相关影响,6月26日,本报记者多次致电华谊兄弟方面,但截止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困局待解

事实上,在2018年影视行业“巨变”之后,华谊兄弟也受到重创。

数据显示,2018年华谊兄弟的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0.93亿元,相比2017年盈利8.28亿元的数字,反差巨大。这也是华谊兄弟上市9年来首亏。

对于业绩表现,华谊兄弟方面表示,公司主营业务较上年同期相比略有下降,影视娱乐板块报告期上映的部分影片票房未达预期;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受市场环境的影响,各项目推进进度存在时间性差异,导致收款进度在各年之间有所差异等。

同时,公司债务问题也一直被各方关注。

为了实现资金周转缓解债务压力,除了申请授信、各方借款之外,华谊兄弟还质押了所持英雄互娱20.17%股份的股权收益权、苏州影城14.29%的股权等等。

6月20日,华谊兄弟最新的公告也公告表示,王忠军将所持公司1450万股进行质押,质权人为桐乡市民间融资服务中心有限公司,本次质押占所持股份比例为2.3%。用途为个人融资需求,拟用于项目投资及股权投资等。

数据显示,截至6月20日,王忠军共持有公司股份629,533,38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52%。王忠军所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共计551,426,246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73%,占其个人持股的比例约88%。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公司偿债能力,深交所也在年报问询函中对华谊兄弟提出了问询。

深交所方面指出,报告期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26.4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6.47亿元、短期应付债券7亿元,请结合公司经营现金流以及投融资安排,对公司偿债能力进行分析,说明公司是否存在偿债风险。

公司方面则回应表示,截至6月6日,公司发行的银行间市场债券均已按期兑付完成,无其他存续债券,未出现债务逾期等情况。此外,公司积极采取各种举措,持续控制和优化融资结构。2019年以来,公司与金融机构及其他资金方进行合作,实现了一系列合理有效的融资安排,同时,在市场流动性趋紧的大环境下,除进行金融债务筹资以外,公司在主营业务方面也在积极努力的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