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银行报告:投资建设更具韧性的基础设施,每投一美元可收益四美元!

6月19日,世界银行和全球减灾与恢复基金(GFDRR)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投资建设更具韧性的基础设施,其平均净收益可达4.2万亿美元,相当于每一美元投资收益四美元。

《生命线:韧性基础设施机遇》报告提出一个理解基础设施韧性的框架,即基础设施系统在自然灾害期间和灾后运行和满足用户需求的能力。报告研究了四个基本的基础设施系统:电力、水与环境卫生、交通和通讯。报告发现,加强这些基础设施系统的韧性至关重要,不仅是为了避免昂贵的维修费用,也是为了尽量减少自然灾害对人民生计和福祉的广泛影响。电力、水、通讯和交通停运或中断会影响企业的生产力、企业所提供的收入和就业,以及直接影响人民的生活质量,使儿童无法上学或学习,造成霍乱等水传疾病传播。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戴维·马尔帕斯说:“韧性基础设施不仅仅关系到公路、桥梁或电厂,而是关系到人民、家庭和社区,对他们来说,优质基础设施是改善健康、改善教育和改善生计的生命线,投资建设韧性基础设施就是为人民释放经济机遇。这份报告为各国提供了一条为人人构建更安全、更有保障、更具包容性和更繁荣的未来的路径。”

报告还发现,缺乏韧性基础设施对人民和企业的危害程度超过我们以往的理解。例如,自然灾害对发电和交通基础设施造成直接破坏,给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在180亿美元左右。但是,它们对居民和企业造成更广泛的影响是一个更大的问题。总而言之,自然灾害造成的破坏以及基础设施的维护和管理不善,给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居民和企业每年造成的损失至少为3900亿美元。

世界银行气候变化局高级局长约翰·鲁姆说:“对于基础设施投资者,无论是政府、开发银行还是私营部门来说,很显然投资韧性基础设施既合理,又有利可图。不是多花钱,而是花好钱。”

报告的主要作者斯蒂芬·哈勒加特表示:“如果我们超越单个资产(如桥梁或电线杆)范围,了解系统和用户的脆弱性,构建韧性会更便宜,更容易。这样做,整个系统可以设计得更好,更有灵活性,从而把破坏限制在局部范围,使其不会波及到整个网络,使整个经济陷入瘫痪。”

通过借鉴广泛的案例研究、全球实证分析和建模,报告还发现投资韧性基础设施对主要地区和国家的特定影响。例如,目前非洲和南亚由于不可靠的基础设施遭受的损失最大:

在乌干达的坎帕拉,即使是小洪水也会造成多条道路中断,使三分之一以上的坎帕兰人无法在发生医疗紧急情况时及时赶到医院就诊。

坦桑尼亚企业每年因停电停水和交通中断造成的损失达6.68亿美元(占GDP的1.8%。该国几乎一半的交通中断也是因洪水造成的,洪水导致的交通中断每年造成的损失超过1亿美元。

在孟加拉国、印度和巴基斯坦,可靠的供电对收入和社会发展的有利影响比其本身的效益更大:提高人均收入,增加女童学习时间,促进妇女就业。在印度,通电使妇女就业率提高了12%。但供电通常是不可靠的。在供电可靠的情况下,即全天候供电,妇女就业率增速可达31%。

东亚是基础设施资产易受自然灾害和气候变化影响的热点地区:在交通资产面临的风险方面,东亚国家在全球排名前五的国家中占四位,发电面临的风险方面占三位。

在中国,6400万人依赖于面临地震和土壤液化风险的污水处理厂,近2亿人依赖于因气候变化面临洪灾风险上升的污水处理厂。

在秘鲁,山体滑坡经常导致公路交通中断,给用户造成巨大损失。增加路网冗余可能比试图让公路具有抗滑坡能力更有效,对于作为农产品战略出口路线的中央公路尤其如此。

报告对确保基础设施系统和用户更具韧性提出五点建议:

  1. 做好基础工作。解决基础设施系统管理不善和治理问题是关键。例如,维护不善的基础设施资产不具备韧性。

  2. 建立制度以加强韧性。还需要应对更广泛的政治经济挑战,需要确定关键性基础设施资产和系统,以便为其配置相应资源。

  3. 将韧性纳入法规和激励措施。可采用财政激励措施以确保将基础设施中断运行造成的全部社会成本计算在内,鼓励服务提供商不仅达到强制性标准。

  4. 改进决策。获得更好的数据、工具和技能,可以成为在构建韧性中的游戏规则改变因素:例如,城市地区的数字高程模型费用不高,对于每年数千亿美元的投资决策至关重要。

  5. 提供融资。在正确的时间选择正确的融资是关键。例如,与灾后修复和恢复所需要的数十亿美元相比,少量资源就能支持监管机构和用于基础设施设计的早期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