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校”透明度再升级!你家在哪个学区、学校招生结果,这些都将依规公开

你家的房子位于哪个学区,学区里的小学、初中实力如何、今年招生计划多少、实际录取人数又是多少?

这些信息关乎每个有入学儿童的家庭,但现实中对外公开的情况却并不尽如人意。为了克服政务公开不充分的问题,教育部网站6月19日发布了《义务教育领域基层政务公开标准指引》。

义务教育领域基层政务公开标准目录共包含10个一级事项、34个二级事项。

10个一级事项分别是:政策文件,教育概况,民办学校信息,财务信息,招生管理,学生管理,教师管理,重要政策执行情况,教育督导公开,校园安全。

招生管理最受社会关注,又包括如下二级事项:学校介绍、招生政策、招生计划、招生范围、招生结果公开。

这些都是入学家庭需要了解的必备信息,但现实中的公开情况并不令人满意。

2018年5月1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发布《中国政府透明度(2018)》第三方评估报告。《报告》评估了100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开展基层政务公开标准化规范化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确定的试点区县政府。

《报告》发现,40家县级政府未公开本级政府2017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工作的文件,48家县级政府未公开义务教育入学政策咨询电话。49家县级政府未公开本地区小学招生范围,57家县级政府未公开本地区中学招生范围,86家县级政府未公开本地区小学招生人数,85家县级政府未公开本地区中学招生人数。

事实上,《报告》指出,不排除有些地方可能会在实体公告栏、宣传栏、学校门口等张贴公告,告知义务教育划片结果,但这已经不能满足信息化时代人们对于随时随地查看信息的需求。

“公开的标准不明确,要求不具体,就导致操作起来形式五花八门。”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法治国情调研室主任吕艳滨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再加上各地认识上还不一致,有的认为没有必要公开得那么细致,有的认为通过张贴公告公开即可,所以影响到公众获取信息。”

招生结果的信息公开情况更差。评估发现,只有浙江省义乌市、湖南省浏阳市、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4家公开了2017年义务教育招生结果。其中,后两个地方只公开了部分学校2017年义务教育招生结果。

评估发现,一些地方只公布了拟计划招生的班级数,并未涉及班级的具体人数。例如,上海市普陀区、虹口区、金山区等只公布了招生计划的班级数,并未说明具体招生人数,而上海浦东新区的民办学校不仅公开了招生班级数,还具体到了人数,相比之下,公办学校招生人数公开情况更不理想。

今年3月28日,课题组又发布了2018年度的评估报告。部分县区义务教育信息公开程度依然较低。

报告指出,有40家县级政府未公开本级政府2018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工作的文件;43家县级政府未公开义务教育入学政策咨询电话(同上年相比减少5家);40家县级政府未公开本地区小学招生范围(同上年相比减少9家),42家县级政府未公开本地区中学招生范围(同上年相比减少15家);74家县级政府未向社会公众公开2018年本地区小学招生人数(同上年相比减少12家),66家县级政府未公开2018年本地区中学招生人数(同上年相比减少19家)。

此外,35家县级政府未公开幼升小或小升初普通学生招生入学条件,31家县级政府未公开幼升小或小升初随迁子女招生入学条件;84家县级政府未公开公办或民办的普通中小学招生简章。

在存在“择校”的情况下,招生信息公开不充分,会影响对招生入学公平性的监督。

《义务教育领域基层政务公开标准指引》实行后,各地不仅要及时发布规定的信息,还要统一、规范发布渠道。比如,招生计划和招生结果的公开渠道包括政府网站、两微一端、社区/企事业单位/村公示栏,招生范围的公开渠道则包括政府网站、两微一端、公开查阅点。

(《义务教育领域基层政务公开标准指引》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