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雾环保市值从380亿到30亿,麻烦没完没了

落魄了两年的“神雾系”,再度出现在资本市场的关注焦点上。

5月29日晚间,神雾环保(300156.SZ)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神雾环保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同日,神雾环保控股股东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雾集团”),神雾环保董事长、实控人吴道洪也分别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神雾集团及吴道洪因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信息披露违规也是近期监管层关注的重点,近期已有*ST赫美(002356.SZ)、*ST秋林(600891.SH)等多家上市公司因此被立案调查。

5月30日,本报记者就此联系吴道洪,吴道洪表示,“不接受记者采访,谢谢。”

从环保明星股到被立案调查,“神雾系”的转折实在太快。

5月30日,神雾环保开盘下跌,截至记者发稿,跌幅已达9.54%;“神雾系”另一家上市公司*ST节能(000820.SZ)亦开盘下跌,目前已经跌停。

事实上,与此前市值高点相比,两家公司市值均已缩水超过90%。神雾环保从2017年最高的380亿市值,到5月29日收盘仅剩30亿,*ST节能则从2017年最高的287亿市值,到5月29日收盘仅剩17亿。

立案调查麻烦缠身

实际上,此次被立案调查之前,神雾环保已经收到北京证监局的“罚单”。

5月23日,神雾环保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神雾集团及相关当事人于近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北京监管局下发的《关于对神雾环保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2019]41 号)、《关于对吴道洪采取责令改正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2019]40 号)、《关于对卢邦杰采取出具警示函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2019]45 号)及《关于对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2019]35 号)。

吴道洪是神雾环保董事长、整个“神雾系”的掌舵人;卢邦杰则是神雾环保前董秘。

其中涉及的违规问题则是10亿元的违规担保。

证监局调查显示,2015年、2017年7月至2018年1月期间,你公司未履行公司用印程序、股东大会审议程序以及信息披露义务,为控股股东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借款提供担保,累计金额约10亿。

根据相关规定,证监局对神雾环保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要求公司应加强内控,对上述担保事项进行清理,并按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对吴道洪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要求其对上述担保事项进行清理,通过偿还主债权等措施,消除担保责任对上市公司的不利影响,要求其勤勉尽责,保证上市公司披露信息的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公平;对神雾集团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要求公司对上述担保事项进行清理,通过偿还主债权等措施,消除担保责任对上市公司的不利影响。

这也仅仅是“神雾系”困局的冰山一角:公司早已深陷债务逾期,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与资金援助方的合作更是波折不断。

从明星到衰落:困局如何解?

说起“神雾系”的故事,真是一波三折。

从2017年5月被媒体质疑后,“神雾系”股价就震荡下行。

在经历了分析师怒怼自媒体的事件后,虽然有机构人士力挺,神雾系仍难逃二级市场的波动。

2017年7月,公司宣布停牌筹划资产重组,但在2018年复牌之后,股价却继续探底。

随后,神雾环保发行的“16环保债”违约,神雾方面也表示引进战投纾解困境。

然而,已经接近两年的时间,引进战略投资者仍未落地。

此前,2018年5月,神雾环保曾公告已与战略投资者金沙江资本控股企业上海图世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图世”)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书》和《增资协议书》。上海图世拟出资15亿元认购神雾集团增发股份及提供流动性支持,其中以3.5亿元认购增发股份,其余11.5亿元用于支持神雾集团及其子公司。

然而,随后实际到位的款项并不多。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8月1日,11.5亿元的款项实际仅投入5990万元。

随后,2018年8月,神雾集团与上海图世、青岛伯勒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青岛伯勒”)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协议约定由上海图世(募集资金规模15亿元)、青岛伯勒(募集资金规模35亿)双方对神雾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或相关项目进行投资。

青岛伯勒将于2018年12月底之前签署相应的增资扩股协议,并于神雾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2018年年度审计报告出具并确认后的3个月内,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向神雾集团增资4.032亿元。

然而,今年3月,神雾环保公告称,截止到2019年1月25日,青岛伯勒与神雾集团及相关股东未能就神雾集团增资扩股事项达成协议。与此同时,青岛伯勒与上海图世及神雾集团下属子公司所涉及的各项目公司原股东未能就投资条款、金额等事项达成一致。

青岛伯勒给予神雾环保单方口头回复表示:“因市场环境急剧变化、其与神雾集团和相关各项目公司股东就增资协议及股权转让协议等条款未能达成一致,协议无法继续履行,希望协议各方终止合作框架协议”。

对此,神雾环保当时也表示,拟采取四项措施:

1.公司加紧与相关债权人积极协商和解方案,通过采取包括但不限于展期、部分偿还等方式,争取尽快与相关债权人就债务解决方案达成一致意见;

2、在相关政府金融工作部门协助监管下,积极沟通公司注册地银行到期借款的续展事宜;

3、积极响应国家、省、市及地方政府号召,结合各级政府关于妥善解决民营企业资金困难所采取的一系列纾困政策,努力争取相应纾困资金用于解决短期流动性问题;

4、据向控股股东神雾集团了解,为妥善处理上市公司流动性问题,防止外溢系统性风险的产生,神雾集团及上市公司各金融债权人自发组织设立了债权人委员会。

事实上,民营上市公司在过去一年遭遇的融资难问题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尤其环保类行业由于自身特点,更加剧了相关公司在大环境中的困难。

典型的如东方园林(002310.SZ),也因发债问题备受关注,资金链陷入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