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宣!Uber公布45美元底部定价,打破硅谷上市估值超预期神话,高盛软银成最大赢家

硅谷多年来最大的首次公开发行(IPO)结果不及预期。北京时间5月9日凌晨,共享出行鼻祖优步(Uber)公布发行价45美元,使得其估值为824亿美元,仅略高于去年最后一轮融资的760亿美元。

美股收盘后近一个半小时,Uber表示将IPO发行价定在45美元,拟发行1.8亿股普通股,并于5月10日周五正式在纽交所以交易代码UBER上市。

 

对于4月底上市公告中定价为44至50美元的Uber,45美元无疑是在区间的底部。Uber发行价和估值低于此前预期,主要由于市场环境和投资心态。受贸易紧张情绪影响,道指近期深跌超700点,科技股领跌大盘,标普500指数跌近3%。而其竞争对手Lyft,在业绩向好的基础上连续大跌,昨天就大跌超过10%。

 

市场曾经对这家公司寄予厚望,称其为“交通界的亚马逊”,去年年底,华尔街预期Uber上市后市值将在1200亿美元左右。但从数字来看,尽管市场份额和业务领域不断拓展,公司仍然面临着高额亏损以及遥遥无期的盈利可能。

 

在45美元的价格上,预计明日上市的优步将筹资81亿美元。尽管其规模远远小于此前预期的最高融资100亿美元,但仍然是今年以来美股最大规模的IPO,也是2014年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IPO交易。

 

不断下调的定价

 

虽然此次上市巩固了优步作为美国最大科技公司的上市地位,但对于那些有更大梦想的投资者和高管来说,这无疑是一次小规模的希望落空。

 

Uber的上市过程就是不断调低定价的过程,而45美元的发行价也开创了硅谷创业公司上市的先河:炙手可热的科技公司上市热潮中,只有Uber将定价位于区间底端,而此前Facebook, Twitter和Snap的定价都远远高于预期。

 

4月26日Uber向美国证监会递交的文件显示,IPO定价区间为44至50美元,计划发行1.8亿股,令估值区间为737亿至838亿美元;若充分稀释股权后,估值区间为805.3亿至915.1亿美元,均低于去年华尔街预期的1200亿美元。

 

定价下调并不出意料。在上市前的一周内,有关定价的消息层出不穷。5月8日据多家主流媒体报道,Uber预计将IPO发行价设在目标区间44至50美元的中部或下端。同时,高盛部分高净值私人理财客户可按IPO价格的40%折扣,将所持Uber债务转换成IPO新股。

 

这一定价策略也可以说是参考了竞争对手Lyft一个月前的惨痛失败。因为路演时被投资者热捧,最终设定的72美元发行价位于上调后的区间上限,筹资额和估值都远高于公司最开始的预期。

 

上市第一天,Lyft盘中最高涨23%,收涨8.7%,成为美股当日交易量最大的个股,结果上市第二天就破发且跌入了技术位熊市。目前Lyft较上市后峰值回落38%,较IPO发行价跌近24%。

 

根据《纽约时报》的最新报道,潜在投资人对目前优步的低发行价非常有兴趣。承销人希望,通过压低发行价,能够实现上市首日的暴涨。

 

亏损最多的新股

 

除了低开高走,让优步定价谨慎的原因还在于不断烧钱却增长放缓的商业模式。

 

Uber将成为IPO上市时亏损程度最大的美国新股。

根据4月11日Uber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Uber净收入为9.97亿美元,调整后的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亏损18亿美元,虽然净亏损较2017年的40亿美元收窄,但营收增速、用户增长和主营的叫车业务收入增速均放缓。

 

据英国《金融时报》援引与上市前路演表示,他们对Uber提出的最主要问题是,鉴于市场规模,该公司还能维持多久的强劲增长。

“增长”是Uber的关键词,多年来其一直在“烧钱”寻求增长,以至于连年净利润都录得负值。但其王牌业务网约车的收入增长从2018年三季度开始便止步不前。第四季度总营收甚至出现收缩。

公司也公开表示,预计运营支出“在可预见的未来将大幅增加”,“可能无法实现盈利”。

但华尔街却给其另外一种解释,即交通界的亚马逊。 

Wedbush Securities的分析师Ygal Arounian在研报中提到,Uber是为食品外卖、货运和自动驾驶汽车提供机会的平台,正在“捕捉完全变现的潜力”。“说它只是一个汽车共享平台,会低估了整个公司未来数年内成为改变游戏规则的消费者分布生态系统的DNA。”Uber在上市文件中描绘的宏图也不只包括打车和外卖,还涉及自动驾驶、机器人配送等交通运输相关细分场景,目标是“把停车场变成公园”,“让人忘掉私家车”。

 

最大赢家是高盛和软银

 

作为Uber最大的单一股东,日本软银旗下的全球最大科技投资基金愿景基金持有Uber 16.3%的股份,本次将至少账面浮盈30亿美元,2018年初愿景基金按照公司估值480亿美元入股了近80亿美元。

 

Uber的第二大股东是美国知名风投机构Benchmark,持股8.5%。第三大股东是创始人兼前任CEO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他因各类丑闻在2017年被“踢出”管理层。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丰田汽车等关注新型交运方式的公司也参过股。

 

此外,作为主承销商之一的高盛也将在Uber这笔“押注”中收获颇丰。彭博社本周指出,如果Uber上市顺利并获估值区间上限,高盛将获6亿美元回报,回报率为12000%。2011年,高盛运用自有资金向Uber投资了500万美元,目前仍持有1000万股Uber股票。高盛也向软银出售了部分Uber持股并获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