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维瘦了,滴滴危了?

程维瘦了。

作为滴滴公司的创始人,程维过去几年里一直是个典型的包子脸,只要微微一笑,苹果肌上就会隆起标志性的两团小肉肉。

不过最近,程维竟然露出了下巴尖,甚至被滴滴出行总裁柳青评价为,“瘦成一道闪电”。经过接连两起轰动社会的安全事件与舆论讨伐,2018年,已成为滴滴和程维最为煎熬的一年。

令人头疼的是,坏事并不会因着旧年逝去烟消云散。3月24日,据鼎城警事微博通报,2019年3月24日凌晨,常德市江南城区发生一起命案,一名网约车司机被害身亡,经过警方核实,事件中的被害人为滴滴平台上的司机。

就此,滴滴方面表示:“目前,我们已经成立了应急处置小组,一方面全力配合警方展开调查工作;另一方面,已派出工作人员,前往探望和慰问司机师傅家属,协助家属料理后续事宜并将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内忧未平,外患迭起。

3月22日,长安汽车发布公告称,与苏宁投资、一汽、东风汽车、长安汽车、腾讯、世嘉利、阿里等公司,共同出资97.6亿元组建南京领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三大央企汽车集团联合互联网巨头企业,即将涉足滴滴所在的共享出行行业。这也是自2018年8月之后,再一个进军网约车行业的重磅角力者。

2019年,滴滴能否涉险过关?

常德司机遇害

去年滴滴平台安全事故的受害者,主要是乘客尤其女性乘客。这一次,轮到了滴滴司机。

事情的经过并不复杂。3月23日深夜,19岁的犯罪嫌疑人杨某淇搭乘网约车从武陵区前往江南城区,3月24日凌晨0时左右,在江南城区大湖路常南汽车总站附近下车时,坐在后排的杨某淇在司机陈某不备情况下,朝陈某连捅数刀,致司机死亡。

事后,杨某淇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据其供述,他因悲观厌世早有轻生念头,当晚因精神崩溃,无故将司机陈某杀害。

滴滴出行则在事件当日发布声明,称已成立应急处置小组,“一直以来,滴滴持续利用科技手段保证行程全程有记录、可追溯,平台内刑事案件破案率为100%。”

这也成为继2018年5月“空姐遇害案”和8月“乐清案”后,滴滴平台上再次引发广泛关注的人命官司。网友们的讨论炸开了锅,一方面对共享出行表达了担忧,另一方面,也呼吁建立安全乘客准乘证制度的同时,保护司机的安全。

很难说这一次的责任在滴滴平台。

这次事件,就类似于在大街上遇到一个发狂的反社会人士,只不过场景发生在网约车内。

但,它无疑将进一步加剧滴滴乃至网约车平台上,司乘之间的不安全感与不信任感:我怎么知道与我同车的人,不是一个危险分子?正如一位滴滴司机所言,“兼职跑滴滴的我,看到新闻有点慌。”

毕竟,无论科技手段再怎么先进,如果不能当即阻止暴行,付出的都是生命的代价。可以说,在当前没有合理解决安全隐患的方式下,无论是怎样的人命官司,都会影响司乘双方对平台的信心,尤其是对频频出现事故的滴滴平台的信心。

这正是滴滴平台的“内忧”所在。

根据易观千帆提供给21tech的数据显示,自2018年4月至2019年2月,以8月滴滴顺风车女乘客被害事件为转折点,滴滴出行平台月度活跃人数持续下降。曾经当月超过1.2亿的活跃人数,跌至今年2月约7500万的水平。

敌手频繁入局

除了内忧之外,滴滴外部的敌人从来就没有中断过。

曾几何时,滴滴最大的对手是Uber。直到2016年8月,滴滴与Uber中国合并,后者最终归入滴滴体系,助其成为国内市场份额最大的网约车平台。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2017-2018中国网约专车行业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底,在网约车活跃用户量分布上,滴滴占比63%,其余几家平台均未超过10%,排名第二的首汽约车也仅为8.5%。

进入2018年,曾经所向披靡的滴滴,对手突然多了起来。

首先是互联网小巨头美团,2018年3月21日,这家提供一站式生活服务的企业将打车业务正式开到上海。由于补贴丰厚,许多司机均选择倒向美团,上线仅三天,美团打车便“吃”掉滴滴快车业务30%的市场份额。

尽管随后,美团打车并未冒进,如今仍只在南京和上海两地开通业务。但只要美团一天没有裁撤打车业务,就意味着它仍在觊觎网约车这个市场,随时可能再次发起攻击。

一些出行行业的“后起之秀”,也在向着滴滴冲刺。

2018年9月,在滴滴顺风车无限期关停后不久,刚刚获得蚂蚁金服投资的哈罗单车,宣布升级为“哈啰出行”。

此后的10月与11月,哈啰出行分别接入嘀嗒出行和首汽约车。随着两项合作的达成,哈啰出行用户可在平台上呼叫嘀嗒平台上的出租车,或首汽约车平台上的网约车服务。

2019年2月,哈啰出行顺风车业务正式在全国300多个城市上线运营。哈啰出行官方表示,哈啰顺风车车主注册量已突破200万,累计发布订单量超700万,并且仍在保持快速增长。

对于至今仍无限期下线的滴滴顺风车而言,对手正在自己曾经的地盘攻城略地。谁也不知道,滴滴这项业务是否以及何时会物是人非。

至于专车领域,滴滴所要面对的,不仅是首汽约车、神州专车、曹操专车等固有玩家,还要迎接持续涌入的新对手。

2018年9月,众泰汽车与福特智能出行组建合资公司,10月,戴姆勒与吉利宣布组建合资公司,两者均将推出高端专车出行服务。11月,上汽集团推出中高端网约车平台“享道出行”;12月,宝马网约车业务在成都上线,首批上线200辆配备专职司机的宝马5系商务轿车。

到了2019年,这一名单还在持续增加。1月,江淮汽车宣布,上线旗下移动出行品牌“和行约车”,计划年内投放1万辆新能源汽车;3月,长安汽车、中国一汽、东风汽车三大央企联合腾讯、阿里、苏宁等多方知名企业,在南京正式签订合资协议,共同成立共享出行公司。

之所以滴滴的对手们纷纷出现,源自网约车市场不可忽视的潜力空间。

根据近日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2019年中国打车出行专题监测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网约车用户规模增长至2.85亿,打车已成为主要出行方式的一种。从用户调研数据可以看出,比起线下巡游出租车,53.6%的打车用户更偏爱随叫随到、便捷性高的网约车出行方式。

滴滴的尴尬怪圈

第三次,滴滴因一起人命案,来到了舆论的台前。

即便这一次,滴滴可能根本没有什么错。

从去年5月至今,一个明显的现象:无论是从过去单一出行业务,升级为出行平台,或是从无至有,推出全新的出行业务,滴滴如雨后春笋般的对手,茁壮成长于2018年8月始,即滴滴顺风车“乐清案”之后。

事实上,这也正折射出滴滴面临的尴尬处境。

作为长久以来的行业领军者,滴滴无时无刻不生存于聚光灯下。多起连续的人命官司,滴滴亦难脱“疏管”之责。

然而,随着事件的累积,在滴滴的“明星光环”下,即便是微末的差池,也会引发围观与哗然。做得好理所应当,做得不好千夫所指,这是一个疑似垄断者的“荆棘王冠”。

而在这样的拉锯与消磨中,用户往往会开始丧失耐心。因此,很难说自去年8月之后网约车市场异常激烈的战火、硝烟与入局者,究竟是巨头们蠢蠢欲动的野心驱使,或是用户们按捺不住的需求撺掇。

总之,对于滴滴而言,它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当但凡一起网约车人命案子,都会因“滴滴”二字牵动普罗大众的神经时,这个平台的群众基础,便也离崩塌不远了。

尤其对于一个全年亏损上百亿、连续6年没有盈利、上市计划暂缓进行的企业而言,资金掣肘、对手频现、用户流失的多重压力下,难言2019年的滴滴与程维,会过得比上一年轻松。

小互动:

你看好滴滴的未来吗?你给滴滴的建议是什么?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看法。

来源:21Tech(News-21)作者:王二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