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三婚”

行至末路的贾跃亭,在孙宏斌、许家印之后,找到了朱骏。

远在美国的朱骏,凌晨被微信群爆炸的消息叫醒。他对这场合作的原由,仍然只字不提。公开的声明中,他说期待与FF建立长期而成功的合作关系,九城也将借此,向高科技多元化公司的转型走出了坚实的一步。

行至末路的贾跃亭找到了朱骏。

今年以来,朱骏多次和FF创始人贾跃亭有过接触。尤其是在近期,他和多位投行人士频繁现身FF在美国的办公室。车,他亲眼看到并体验到了。于是,便有了这场外界看来“病急乱投医”的合作。

3月25日,第九城市宣布,旗下子公司与FF建立合资公司,在中国制造、营销及运营电动汽车。双方各占合资公司50%的股份,九城将以三个等额分期,向合资公司注资最高达6亿美元。

目前,九城的市值刚刚突破一亿美元。朱骏拿什么兑现承诺?而贾跃亭的车,是否还只能停留在PPT上?谁拯救谁?答案还不得而知。

只是,第九城市股价在盘前已经大涨近80%,投资还是投机?只有朱骏自己才能回答。

朱骏何许人也?

作为九城董事长兼CEO的朱骏,远不如他曾运作的申花队、魔兽世界出名。和他相识的人,评价他时也总爱用聪明、大胆、桀骜不驯等词语。

在轰轰烈烈的网游当道的时代,他曾与陈天桥、丁磊齐名。只不过,商场如赌场,赌对了一两款游戏可以迅速跻身富豪榜,而失败则面临断崖式的下滑。

此番选择联手贾跃亭,无疑又是一场大胆的冒险。如果时间拨回到2016年,似乎一切又早有预谋。朱骏在一场饭局中,对包括21Tech在内的媒体曾提到过贾跃亭,“很佩服贾跃亭,创业很不容易。”

他也坦言,如果自己是贾跃亭,还这么年轻,一开始就会玩得再大一点。

玩一票大的?

如今,这俩人牵手后,看起来真的要玩一场大的。从协议来看,合资公司的首要目标,是在中国独家生产及销售FF研发的电动汽车Faraday Future’s new brand V9 model。这是一款按照FF91的技术和设计概念制造的车型,它主要针对中国消费市场。

根据授权协议,FF将授予合资公司在中国制造、营销、分销和销售Faraday Future’s V9 new brand model汽车,及其他约定车型的独家许可。这意味着,朱骏做的仍然是代理销售的生意,这与他多年前代理《魔兽世界》的路数如出一辙。

1999年,朱骏以50万美元成立了第九城市,并在2004年与暴雪娱乐达成合作,取得了《魔兽世界》在中国大陆地区独家代理运营权。这款风靡世界的网游让九城赚的盆满钵满。2005年,九城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这也是继盛大网络之后,第二家在美上市的中国网络游戏公司。2008年,九城游戏业务总收入为15.6亿元,成为当年游戏界老大。

不过,随着2009年暴雪娱乐将《魔兽世界》的代理权转移给网易游戏后,第九城市的发展也进入低谷。2018年中报显示,九城营收总额仅为200万美元,净利润则为-1100万美元。

“九城一直比较擅长于代理运营的业务,以前是代理海外游戏,现在也可以去代理FF汽车,获得中国市场的相关授权,这并非没有可能。”知情人士透露。

根据双方声明,合资公司预期年产30万辆智能电动车,将于2020年前实现量产车下线及预定销售。FF将向合资公司注入中国相关生产基地资产,这指的是位于浙江德清的莫干山乐视汽车小镇。

6亿美元从何而来?

对于贾跃亭来说,最需要的还是钱。3月21日,FF出售了其洛杉矶总部,以便筹资帮助公司继续维持运营。据一位熟悉这笔交易的前雇员估计,该总部的售价约为1000万美元。

然而,这场比连续剧还要狗血的融资大戏依然没有剧终。“FF在中国和美国范围内,申请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专利已达2000多件,授权专利数百件。与此同时,我们也着力于实现中国市场的稳步落地与开发。通过合资公司的成立,我们得以进一步推进实施中美双品牌双主场战略,并实现我们豪华电动车品牌在中国的落地。”贾跃亭显得颇有信心。

外界看来,九城本身业绩已经岌岌可危,市值仅在1亿美元左右。朱骏拿什么来驰援贾跃亭?按照协议,九城将以三个等额分期,向合资公司注资最高达6亿美元。

有投行人士向21Tech透露,香港最大投行AMTD(尚乘集团)和美国精品投行Maxim(马克西姆集团)才是本次交易的幕后最大金主。两家投行将为合资公司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在完成约定条件后,陆续协助九城实现对合资公司的资金注入。

公开资料显示,尚乘集团是香港规模最大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之一,服务遍及全球。创立于2003年,尤其注重金融科技和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曾投资过神州专车、微医、58金融、柔宇科技等。而Maxim则致力于为美国、欧洲、以色列和亚洲的多个行业公司,提供战略建议和融资解决方案,覆盖了2000多家美国机构投资者,全球金融机构和高净值的私人客户。

两家投行的出手,可能不仅仅是为了完成贾跃亭的造车梦,更是在为资本市场画饼。去年底,FF官方就曾宣布财务战略的调整,称将全面启动2020年IPO规划。本次成立合资公司,将对FF Global的股权融资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究竟是投资还是投机?

从2017年初开始,第九城市多次由于无法满足纳斯达克上市规则的,最低买价(1美元)要求和公开持股股票市值(最小5000万美元)要求,被通知不符合持续上市规定。

2018年10月19日,第九城市退出纳斯达克全球市场,保留代码转板至纳斯达克资本市场。纳斯达克资本市场即纳斯达克三个层次(精选市场、全球市场、资本市场)中上市门槛最低的,主要为规模较小、风险较高的企业。

此番出手,对于沉寂中的九城来说,是一笔只赚不赔的买卖。目前,FF已顺利结束了产品研发阶段,在过去一年成功下线多台预量产车,距离量产车交付仅剩一步之遥。在2018年11月12日,FF的一场战略会上,贾跃亭透露, FF累计投入近20亿美元,净资产近5亿美元,供应商欠款为8000多万美元。

“新的投资人只需要再提供5到6亿美元左右的资金,就可以顺利实现FF 91的量产。”贾跃亭表示。但愿这句话不是一句谎言。毕竟,对于他来说,能支撑的时日不多。蔚来汽车的财报透露,公司2018财年总收入为49.512亿元人民币,而亏损超过96亿元。仅第四财季净亏损就超过35亿元。

如此大规模的烧钱力度,也令蔚来不得不刹车。在财报发布的同时,蔚来汽车宣布将暂停在上海嘉定的自建工厂项目。衡量这场联姻是投资还是投机?也只能等到新车量产,如果不能顺利融资支撑到量产,一切都没有意义。

贾跃亭昔日的伙伴孙宏斌曾感叹,“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最终,在掏出了100多亿的真金白银后,还是洒下了悔恨的泪水。

15年前,朱骏赌对了《魔兽世界》、《奇迹》两款网游,成就了数十亿的身价。两次豪赌成功,自信的朱骏十分相信自己的判断力。“有人问我以后要干什么,我说做分析师,我对企业分析得很准。哪一天,我不做九城了,就做分析师,当足球老板。”

现在,这个分析师看准了FF,他再次下注了。但愿这一次能有双赢的结局。

来源:21Tech(News-21) 作者:陶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