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9日 巴西第9天:中交建入主康科玛特,目标是成为市场领袖 ——访问康科玛特执行总裁莫诺

2016年,中交建以1亿美元收购了巴西著名设计公司康科玛特(Concremat)。这是一家成立于1952年的家族企业,主营业务包括工程管理、勘察、设计、监理、环境与社会影响评估及材料检测等,2017年在巴西最大建筑工程公司500强中工程咨询公司排名位列第一。

今天来到康科玛特办公楼,采访中交建所属康科玛特公司CEO莫诺。莫诺毕业于巴西坎迪多门德斯大学经济学专业,已在康科玛特公司工作近9年,他的祖父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  

 

康科玛特公司CEO莫诺。

        

采访分两次进行,莫诺中途去参加了“乙醇管道项目”视频会议。从我踏进公司,就不断有巴西员工用中文“你好”打招呼。

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过程伴随着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过程,巴西也不例外。有着67年历史的康科玛特公司见证了巴西经济的起飞与跌宕起伏。

“1952年公司成立时值巴西产业发展初期,时任总统儒塞利诺在任期内(1951-1955年)推出《国家发展目标计划》,著名口号是‘五年进步五十年’,《目标计划》强力推进巴西能源、交通、农业、工业及教育的发展,这是巴西有史以来最大规模促进工业与农业建设的扩张时期。”莫诺说,“那时我祖父是巴西联邦大学建筑学院教授,他访问德国后回到巴西,创建立了巴西第一个混凝土结构的私人实验室,这就是康科玛特的起步。Concremat是‘Control、Concrete、Material’的缩写,即‘控制混凝土材料’的意思。”

上世纪70年代,巴西开始大规模投资桥梁、道路、港口,康科玛特为这些项目的规划、勘察及工程监理、施工管理提供服务。“巴西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进入基础设施建设黄金期,人口从4000万增长到现在的2亿多。人口的激增让巴西需要建设更多的基础设施,康科玛特为绝大多数大型项目的建设提供了服务,包括巴西第一个炼油厂、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总部大楼、巴西第一条高速公路,我们提供了设计、建筑工程材料的技术控制实验以及项目管理,公司由此得到迅速成长,”莫诺说。

康科玛特为绝大多数大型项目的建设提供了服务,包括巴西第一个炼油厂(上中)、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总部大楼(中左)。

2013年康科玛特成为巴西最大的设计咨询公司,当年营业收入达到13亿雷亚尔,但自2014年遇到了危机。“首先是联邦政府对‘洗车案件’的调查行动,这是针对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及四个主要建筑公司腐败案进行的调查,此后政府对涉腐企业采取了一系列惩治措施,市场发生了改变。”莫诺回忆说:“2014年康科玛特占全国市场份额12%,2017年市场份额上升到14%,营业收入却下降到5亿雷亚尔。建筑市场总体规模下滑了近1/3,我们面临着选择。”

随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繁荣期结束,巴西进入严峻的经济衰退期。时任总统被弹劾、前任总统被捕入狱,政局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加上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的冲击,巴西经济增长率从2010年的7.54%变为2015-2016年的负增长,导致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萎缩。

莫诺说:“此时我们与中交建进行了一年半的谈判,最终中交建以80%控股康科玛特公司。这次并购对康科玛特来说是一次发展的机遇。家族公司确实受到发展瓶颈的限制,并不是所有的家族成员都希望公司扩张,我们引入具有百年历史的中交建为合作伙伴,才有望实现做市场领袖的目标”。

什么让康科玛特与中交建相互吸引?他说:“我们看中的是中交建超出世界行业平均水准的竞争力、领导力及决策机制与管理体制;而中交看中康科玛特在巴西当地市场的品牌价值与属地化平台资源。”

中巴分居地球两端,两家公司文化差异甚大,并购后将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莫诺说,首先,外国公司的进入有两种方式,一是自己进来,二是倚重本地公司平台,而中交建选择了后者,看中本地平台的价值。“中交南美区域公司董事长常云波战略目标清晰,展现了他的领导力,创造了自由、独立的公司文化氛围。其次,所有工程建设都是从项目设计开始,到项目管理、监督,长年以来康科玛特的收入大多来自这些领域,我们一直期望扩展业务领域,比如做EPC总承包商。中交建入主以后,其交通基础设施投资人的定位在巴西受到市场高度认可,总投资7亿多美元的圣路易斯港将进入大规模建设阶段,而康科玛特正是借此项目实现了多年来做EPC总承包的梦想。现在有大批优质投资项目信息储备,我们从涉腐的巴西四大建筑公司中招揽了优秀的专业人才,不断打造完善投资团队,我们将有更多的发展机会。”

最后莫诺说:“我父亲今年已经79岁,他认为康科玛特与中交建的合作,将会给股东、员工、客户创造更高的价值。我们对实现做市场领袖的目标充满信心。”

中交南美区域公司董事长常云波(下右一)战略目标清晰,康科玛特藉此实现了多年来做EPC总承包的梦想,莫诺 79岁的父亲(上左三)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