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答问金句大全

1987年,43岁的任正非在深圳的一家居民楼中创立了华为公司,当时的资本只有21000元人民币,如今华为已成长为全球科技巨头,这个过程也是经典的中国式创业故事。

1月17日,故事的主角任正非在华为深圳总部J区培训中心接受了国内媒体采访,100分钟里,关于基础研发、教育、5G、人工智能、女儿等等均在笑谈中回应,非常全面,非常坦诚。

其中的不少回答也时常在任正非的日常发声中出现,比如聚焦、华为永远不跨界、不支持“自主创新”等等,同时他的回答也充满辩证性。

以下是他回答的金句摘录:

1、我们今天可能要碰到的问题,在十多年前就有预计,我们已经准备了十几年。

2、我从来不支持“自主创新”这个词,什么都要自己做,除了农民,其他人不应该有这种想法。自主创新若是精神层面我是支持的。

3、见媒体是公共关系部逼的,我们没有遭遇多大困难。

4、五年以后,华为年销售收入可能比今年多一倍多。

5、因为半径越大,问题越多。如果我们缩到小小的一点,像农民种地一样,只有土豆这么大,外界都看清了,那谁也不会质疑。半径越大,越看不清,未来10-20年之后的探索我们更加看不清,所以大家的质疑会多一些,但是质疑并不等于有多大问题。

6、未来二三十年,人类社会一定会有一场巨大革命,在生产方式上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7、这个时代对一个国家来说,重心是要发展教育,而且主要是基础教育,特别是农村的基础教育。没有良好的基础教育,就难有有作为的基础研究。

8、要让教师成为最光荣的职业,再穷不能穷老师,振兴教育不在房子,在于老师。

9、新技术进入时代的周期变短了。这个过程缩短非常厉害,即使不能叫毫秒级,也是极短级。如果我们还是等着产业分工,不进入基础研究,就有可能落后于时代。

10、今天大家看到华为有很多成功,其实成功很重要的一点是外国科学家,因为华为工资高于西方公司,所以很多科学家都在华为工作。因此,我们国家要和西方竞技,唯有踏踏实实用五、六十年或者百年时间振兴教育。

11、振兴教育不在房子,在于老师。黄埔军校就是两条绑腿,抗大就是一条小板凳。

12、华为有什么?一无所有!华为既没有背景,也没有资源,除了人的脑袋之外,一无所有。

13、5G实际上被夸大了它的作用,也被更多人夸大了华为公司的成就。

14、不要把5G想象成海浪一样,浪潮来了,财富来了,赶快捞,捞不到就错过了。5G的发展一定是缓慢的。

15、网络结构性的问题没有解决,5G用上来和4G差不多。就好比我嘴巴很大,但是喉咙很小,我吃一大块肉还是一口吞不进去。因此,不是5G的基站是万能的,大家别那么着急。

16、总体来说,我们对自己的基础研究评价应该还不够满意,为什么呢?这30年,其实我们真正的突破是数学,手机、系统设备是以数学为中心,但是在物理学、化学、神经学、脑学……其他学科上,我们才刚刚起步,还是落后的,未来的电子科学是融合这些科学的,还没有多少人愿意投奔我们。

17、时代发展进入饱和曲线阶段,我们刚好在这个曲线的平顶上,新公司很容易追上我们。这就是我们认为未来的风险。

18、做百年老店是非常困难的,最主要的是要去除惰怠。

19、我们每年对一个“城墙口”的炮击量已经超过150-200亿美金,这还仅仅是研发费用,其他部门也在冲锋,加起来大大超过这个量了。我们只有集中在一个点上突破,才能在人类社会中立足。

20、我们还是胸有成竹的,但是说话总是要夸大一点,好像自己真的是很担忧,大家不要听那些形容词。

21、我们永远不会造汽车。我们是做车联网的模块,汽车中的电子部分——边缘计算是我们做的。我们不会跨界,我们是有边界的,以电子流为中心的领域,非这个领域的都要砍掉。

22、盲目的人口红利化是错误的,因为社会的生产方式是走向人工智能。

23、人工智能有可能是泡沫。但别害怕这个泡沫破灭,那些失败的专家工程师,我们招聘,为什么?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生产结构,改变我们在全世界的服务结构,我们需要这些人。为什么我要失败的人呢?失败的人就是理想太大,平台太小。但是我的平台很大,能够容纳你跳舞。

24、我与女儿现在就是打打电话,电话上也仅仅是讲讲笑话,晚舟也很坚强。

25、除了困难,都是困难,没有不困难。

26、没有原创发明,哪有未来的“高通”呢?我们应该认识到,知识产权保护是有利于国家长远发展的,而不是西方拿来卡我们的借口。

27、我认为在尖端的未知上更多的强调自主创新是可以的,比如嫦娥4号,人家不给你,那你得自主。但是我们不能在低层面上强调自主创新,一个螺丝钉你也要自主?

28、我认为,美国发出不同声音的可能也是少量政客,他不能代表美国人民,也不能代表美国工业界、美国企业、美国科技界。少数政客的声音是会有很大的噪音,但是起到多大作用,最终还是要看结果。

29、(华为下一步可能会倒下)早晚的事情,这是个哲学命题,不是一个现实命题。

30、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是永远的最高纲。

31、我们至少有700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120多名化学家、六七千名基础研究的专家、六万多名各种高级工程师、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