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夏利高层大换血:董事长王国强等六名高管集体辞职

1月14日晚间,一汽夏利(000927.SZ)发布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据公告显示,公司董事长王国强、董事会董事毕文权辞职,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同时提出辞职的,还包括胡克强、金叙龙、肖锦东、历伟四位副总经理。

一汽夏利表示,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王国强的辞职报告,王国强因工作原因,申请不再担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和董事会专门委员会委员的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同时,因为工作变动原因,毕文权申请不再担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和董事会专门委员会委员的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一汽夏利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董事会提名雷平、李冲天和王文权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

此外,胡克强、金叙龙、肖锦东、历伟因工作变动原因,申请不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其中,除胡克强担任公司职工代表监事、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负责人外,金叙龙、肖锦东、历伟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一汽夏利方面在公告中指出,上述离职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均未持有公司股份,不存在股份锁定承诺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一汽夏利未在公告中详细解释高管辞任的具体原因,仅均由“工作变动”作为表述。

此外,一汽夏利方面还表示,董事会决定聘任于世庆为公司副总经理兼生产制造总监,韩庭武为公司财务控制总监,王建胜为公司人事行政总监,张杰为公司质量保证总监,王志平任营销服务总监。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一汽夏利经营状况不佳,销量一蹶不振,公司长期处于亏损状态,只能依靠不断变卖资产扭转业绩“断臂求生”。

一汽夏利的产销快报数据现实,2018年一汽夏利全年累计销量仅为18791辆,同比下降30.6%,其中,12月销量仅为980辆。

从产品来看,曾经创下辉煌历史的夏利品牌已经停产,只剩下威系列和骏派系列在苦苦支撑,其中骏派品牌是一汽夏利重点打造的全新品牌。不过,尽管在2018年骏派品牌先后推出了轿车A50、跨界旅行车CX65和SUV骏派D80等多款产品,产品投放速度较快,但市场反响平平,骏派品牌2018年全年产销量仅为17671辆。

销量的持续下滑,一汽夏利的经营业绩也十分堪忧,从2013年起,一汽夏利就陷入了连年亏损,为了保住上市公司的壳资源,多次变卖资产“求生”。

2018年9月27日,一汽夏利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的母体公司南京知行,股权转让价格为1元,但南京知行需向一汽夏利支付一汽华利的8亿元债务及职工薪酬5462万元。

同时,两轮出售之后,一汽夏利的优质资产一汽丰田的股权也已被尽数出售。

此前,一汽夏利曾持有一汽丰田高达30%的股权,但由于2013年、2014年和2015年亏损严重,一汽夏利在2016年8月决定将一汽丰田15%的股权出售给一汽股份,获得25.61亿元的资金,用于发展自主品牌。2018年11月23日,一汽夏利又宣布计划将剩余的一汽丰田15%的股权转让给一汽股份。至此,一汽夏利不再持有天津一汽丰田股权。

不过,对一汽夏利而言,出售股权可以解当下资金紧燃眉之急,但对公司长期发展,并不是一件好事。

在2016年,一汽夏利第一次向控股股东一汽股份转让其所持一汽丰田15%的股权时,虽然使得一汽夏利全年实现盈利1.62亿元,不过扣非净利润为-16.8亿元。转让天津一汽丰田股权不仅收效甚微,并且2017年一汽夏利全年亏损扩大至16.41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达10.03亿元。

将优质资产一汽丰田的股权尽数出售之后,一汽夏利手上的”牌“将只剩下效益并不理想的自主板块,到了无资产可卖的地步,沦为一具”空壳“。对一汽集团而言,一汽夏利甚至已经失去了”存在的价值“,恐成为”弃子“。

人事大换血之后,会对一汽夏利带来怎样的影响,一汽夏利何去何从,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