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张阔:民营中小企业在贸易摩擦中外迁几率很小,需要数字化手段解决其痛点

1月3日下午,阿里巴巴中小企业国际贸易事业部联席总经理张阔在京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历经近40年的发展,中国外贸增长了整整一千倍,中国外贸的主体已经变为合资企业与民营企业。而在贸易摩擦不断加剧的背景下,大型外资企业很容易迁移至其他国家去,而民营中小企业由于完整的产业链都在中国,迁至国外的可能性最小,当前急需解决其痛点,通过数字化手段可以降低其成本,抵御外部风险。

为此,阿里国际站近日启动了“数字化出海”计划,并将在1月8日开幕的CES展会上展示更多科技手段,致力于打造一套外贸商业操作系统,帮助中小出口企业开源节流、获得更多订单。

张阔表示,1978年中国的出口额是168亿人民币,今年虽然整体数据尚未公布,但结合前11月的数据,全年出口额应该在16万亿以上,这意味着在过去40年来,中国的出口业务增长了一千倍。

过去40年将,外贸出口的主体也在发生着改变。张阔表示,以1999年为界限,在此之前,中国出口的主力是国有企业和合资企业,其他的中小型民营企业基本上没有办法参与到跨境贸易中来;而在此后,尤其是2001年加入WTO之后,民营企业与中小企业的出口实现了快速增长,后者也是未来为中国出口带来新增量的主体。

权威机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外贸出口结构为民营企业占46.5%、外商投资企业占43%、国有企业占10.5%。

值得注意的是,外贸发展的整体环境正在发生变化,不断加剧的贸易摩擦为外贸企业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

张阔指出,在贸易摩擦之下,中国的大型合资企业可能面临着剧烈的波动,以加工贸易为主的外商投资企业可能会通过重新布局全球供应链来应对贸易冲突。

“大部分这些企业来中国是因为成本低,如今这种比较优势正在削减,贸易摩擦下不少企业会考虑外迁。从贸易角度来讲,类似优衣库、耐克这些企业是最容易迁移到东南亚等国家的企业。”

“中美经贸摩擦一开始,富士康就率先将一部分产业转移到了美国,前几个月国内原来的不少日资企业和美资企业也转移了自己的工厂。这类大型企业经营相对比较稳定,其成本与利润也是固定的,加征关税会带来明显的影响。实际上如果这些产业在全球发展都已比较完善,各国之间只是用工成本和贸易成本的差别,放在哪去造差别并不大。”

中国的民营中小企业则不同,张阔表示,这类企业的发展根植于中国强劲的内生动力,其在上下游之间已经形成了非常完整的产业链,其供应关系也全部在中国,而将后者复制到海外去并非一朝一夕的事。

值得注意的是,民营企业普遍规模小,能力弱,产品议价能力差,利润本来就小,其受贸易摩擦的伤害也非常严重。以阿里巴巴一达通所服务的中小企业为例,美国市场是总体出口占比最大的单一市场,达19%。数万个中小企业已经或者即将受到加税影响,涉及出口额数十亿美元,占其全球出口额超过三分之一。

在张阔看来,寻找新的商机和流量、拥抱在线跨境交易平台和外贸综合服务平台是两条重要的破局之路。

他指出,在国际贸易领域,互联网和无线互联网的渗透率已经非常高。整个跨境贸易正被互联网和大数据重构。在语言交流、机器翻译、流量获取、海外营销、国际物流和支付、信用保障和融资、买卖双方精准匹配上,跨境在线贸易平台已经能提供成熟解决方案。这将明显降低中小企业的交易成本,帮助其抵御风险。

他指出,中国已经有很多跨境在线贸易平台,中国互联网在全球范围内的技术、数据和业务形态优势,将为中国外贸企业提供了低成本、低门槛和高效率的新外贸抓手。

“外贸数字化到了一个临界点和突破口,我们希望能给出口企业打造一个基于数字技术的外贸商业操作系统,让外贸链路数字化和标准化。”张阔透露,其数字化出海解决方案,将在2019年1月8日的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ES)上集中展示。

12月27日,阿里国际站启动了“数字化出海”计划,帮助中小出口企业开源节流和获得更多订单。据张阔介绍,在即将到来的CES上,其向全球中小企业展示一系列外贸黑科技,重点是“视频通话实时翻译”、“沉浸式视频选品”、“图搜”和“VR看厂”等内容。

比如,企业戴上VR头盔就能实时查看万里之外中国的工厂情况;买家打开客户端扫一扫商品就能知道哪些供应商能供货;买家和卖家想要交流,通过视频通话实时翻译技术,能实现沟通无障碍;小额贷款服务能让买家通过手机App在10分钟拿到最高15万美元贷款;供应链数字化后,中美货物运输能实现5日达等。

“绝大部分来参加CES的都是中小企业,我们希望帮助中小企业实现数字化,并在展会上帮这些企业把自身能力做一次极致表达。”张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