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银研究:预计2019年全球GDP增速3.6%,中国6.3%左右

1月4日上午,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举行“2019年宏观经济金融展望”发布会,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等人对未来宏观形势进行展望。

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不确定性因素增多。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动力减弱,欧洲经济增速明显放缓,日本经济维持小幅增长,新兴经济体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连平预计,2018年全球经济增速为3.8%,2019年增速下滑至3.6%。其中,发达国家2018年经济增长2.4%,2019年增长2.0%;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2018年经济增长4.8%,2019年增速为4.6%。

具体到中国,全年经济增速可能前低后稳。从生产供给侧来看,经济结构转型时期传统生产动能减弱,劳动力供给持续下滑,劳动力成本、地价成本、自然资源成本都在持续上升,并且环保约束压力加重,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率将在低位运行。

从需求侧来看,三大需求整体趋于减弱,2019年出口增速和货物贸易顺差可能明显回落,与出口相关的制造业投资增速也将放缓。基建投资将明显反弹回升,但难以对冲房地产开发投资和制造业投资下行。预计2019年经济增速可能在6.3%左右,下行压力主要体现在上半年。随着宏观政策效果显现,下半年经济运行将趋好转,全年经济增速可能前降后稳。

目前,宏观政策已经开始逆向调节,且力度在不断加大。宏观政策对经济运行的作用将从2018年的适度抑控转为2019年的支撑和托底。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力提效。预计财政赤字率可能从2018年的2.6%调升至3%,地方政府专项债在2万亿左右,将带动基建投资增长加快。

稳健货币政策边际定向放松,监管弹性进一步增强。2019年信贷增速稳中有升,叠加表外融资收缩步伐逐步放缓,社融增速可能达到12%,全年社融增量在22.5万亿左右。M2增速将位于8.5-10%的区间内。2019年DR007中枢会较2018年底小幅下行至2.5%上下波动。

2019年整体物价上涨动力不足。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下主要有三方面因素,分别是输入性通胀、需求拉动、流动性充裕。目前来看,这三方面因素都较弱,2019年我国物价大幅上涨的可能性较小。国际原油和大宗商品价格已经下行,输入性通胀压力较小;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较弱,对物价的拉动作用不强;货币政策将坚持不搞大水漫灌,不存在流动性泛滥进而抬升物价的可能性。2019年CPI翘尾因素平均在1%左右,新涨价因素较弱,全年CPI平均涨幅可能在1.8%左右。PPI平均涨幅降到0.5%-1.5%,取中值为1%,不排除有的月份可能出现负增长。

连平认为,2019年中国经济不会出现“滞胀”风险。2019年整体物价不会大幅上涨,当前中国经济正在发生一系列结构性变化,并不具备形成“高通胀”的条件,所以经济中不存在“胀”的风险。但是经济存在下行压力,从某种意义上讲“滞”的风险仍然存在。但这种所谓的“滞”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增长停滞”,而是经济增长明显放缓,对其他风险隐患显性化带来压力。可见,当前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不是通胀问题,而是需求放缓过快的问题。

国际收支趋向平衡,人民币贬值压力减轻。2019年我国经常账户可能录得小幅逆差,跨境资金流动形势有望保持总体稳定,但资金流出压力仍不容忽视。同时,人民币仍有贬值压力。如果中美贸易形势缓解,美联储加息步伐放缓,人民币贬值压力将会明显减轻,不排除出现阶段性升值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