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讲大师任正非

核心提示:深夜惊雷。11月12日晚,风语筑(603466.SH)突发公告称,因涉嫌串通投标罪,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晖于11月12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李一戈

过往一年来,任正非在公众面前曝光的次数,估计比他此前30年加起来还要多。这当然是因为华为处在特殊的时期。不仅如此,华为还向媒体和合作伙伴开放了工厂、档案室和实验室。从这个意义上说,华为不再神秘。

国内民众对华为的认知有了空前的提升,但大多数也止于“华为手机”层面,再加个华为手表。近年来华为手机的国内市场占有率迅速提高,与此有关。像我这样的科技小白,也是近几年才知道华为的基站在全球的硬核竞争力。当然,华为的芯片和云服务也不可小觑。

其实,早在多年以前,讲述华为传奇的图书音像产品,已不可胜数。到各大机场书店一逛,有关华为的出版物触目皆是。但华为模式——如果存在这种模式的话——几乎是不可复制的。我常常说,如果要复制某种模式或商业模式,不仅仅是要复制该模式的创始人,还要复制其历史背景、发展路径,以及公司的治理制度,何其难哉。

譬如,华为以工会为载体的员工持股制度,绝大多数企业就学不到。这一点,一批又一批海外媒体很认真地查阅了华为股权文档室的资料,仍然没搞明白。工会持股会,这几个字远远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畴,以至于每次采访都有媒体发问,问了也还是似懂非懂,只好乱点头。不过,想必很多人对作为创始人的任正非目前仅合计持有华为1.14%的股权这个数字印象深刻。

今年我参加了两次对任正非的集体采访(访谈)。5月份那次是十来家国内媒体,每家媒体都有发问机会,而且不止一次。原定的采访时间早就过了,但任正非仍让大家继续问,有问必答,绝不回避。到最后,连他个人的经历、婚姻、家庭都问到了,实在没有问题要问了才结束。然后一一跟大家握手,满足了所有人跟他合影的愿望。

11月6日这次,是任正非的咖啡时间第三期。两位对话嘉宾,一位是来自德国的智能工厂4.0之父Stephen Engle,一位是研究地缘政治40年的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虽说对话主题是“数字主权”,听起来偏技术,比较专业,但来自彭博社的主持人抛出的问题却与其他任何媒体的发问没什么区别,涵盖了贸易关系、地缘政治、网联网数据安全、5G、区块链等。

对话全文已经发布,想看的随便都能找得到。我对新加坡马凯硕院长的一段话印象比较深,值得此处引用。他说,谷歌是美国的特洛伊木马,一旦你与谷歌捆绑,你就与美国的信息生态系统捆绑。你不但会获得美国的信息,还会获得他们的价值观、观点,你甚至通过谷歌的眼睛来看整个世界。华为(搭载谷歌服务)是让美国有机会把美国的特洛伊木马嵌入到中国手机里,美国却说“不”,这让人不太理解,也不符合逻辑,这也说明美国缺乏长远战略思维。我实在搞不懂华盛顿的人是怎么想的,在他们说“不要使用谷歌服务”时,就像是朝自己开了一枪。——全场掌声。

这次现场估计来了上百人,大部分是国际媒体。主持人很公允,5个提问,3个给了国际媒体,2个给了中国媒体。至于提问所暗含的专业能力和深刻性,看了答问全文的朋友自有体会。有一个问题,来之前我就知道他们会提问——每场有国际媒体参加的采访或对话几乎都必定会问,其他地方每场涉及华为5G安全的对话也必定会问——现场果然也问到了,那就是,所谓华为设备的“后门问题”。

这个“伪问题”,任正非不厌其烦地回答了几十次上百次了吧,这次又端端正正地回答了一遍。旁边的华为5G安全研究首席专家刘斐也回答了。但国际媒体及其舆论就此释然了吗?我想下次“他们”还会问,直到你认同他们的疑惑。

其实我也准备了两个问题,但没有被点到。其中一个问题是:人们总是看到他们愿意看到的,华为向参访者敞开大门,任正非不辞辛苦地有问必答,国际舆论对华为的误解误读,尤其是一些关键问题的误读,有多大程度的缓和?虽然没能问出来,但我大致也能猜出任正非会怎么回答。

任正非说,他在台上回答问题的时候常常盯着台下坐着的两个人(一个是负责政府事务和公共关系的高级副总裁陈黎芳董事,一个是任正非的媒体关系助理),她们点头才可以继续说。这当然是半玩笑话,但有些话也委实是不能说出来的。比如辽远建构的成见,就如同迥异的文化和价值观,望之无形,却森如壁垒,诚难破解。

创始人的价值观,决定了一个企业的价值观。毋庸置疑,任正非是华为的灵魂,精神导师。如果说,30多年来,任正非像个牧师似的在华为内部宣讲,使得华为基本法和价值观渗入到了现在19万多的华为人内心,那么,过去一年来,任正非不得不走出华为,向公司外部,向整个世界来宣讲华为。他行走的,是高山之间的险峻小道;乘坐的,是一架时刻在修补的旧飞机;而带贵州口音的普通话传达的,是与嘈杂纷乱世界达成和解的迫切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