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这十年:美团拼多多上位,谁能抓住未来

核心提示:2009年,第三代iPhone 3GS正式发布,宣告世界经济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十年以来,如今新贵企业所做对的,也正是曾经霸主所错失的。

2009年,第三代iPhone 3GS正式发布,宣告世界经济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十年以来,如今新贵企业所做对的,也正是曾经霸主所错失的。

对于百度而言,2005年的夏天,是它的一个高光时刻。

当年8月5日,这个号称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27美元/股,首日上市开盘66美元/股,收盘时涨幅354%,定格在122.54美元/股。这也创造了美国股市213年以来,外国公司首日涨幅的最高纪录。

彼时,在接受采访时,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语气轻描淡写地如是解读:“当今纳斯达克最热的两个名词,一是‘中国’,二是‘搜索’,百度凑巧都沾了边。”

同样意气风发的,还有京东。2014年5月22日,京东商城登陆纳斯达克,开盘价21.75美元/股,较发行价19美元/股上涨14%,市值297亿美元,成为当时仅次于腾讯、百度的中国第三大互联网上市公司。此后,随着阿里巴巴赴美上市,定下了国内电商行业阿里京东双雄争霸的格局。

然而时间流转,世事变迁。据北京时间10月30日收盘最新数据,阿里巴巴、腾讯市值分别为4605亿美元、3.02万亿港元(约合3852亿美元),稳居中国互联网企业市值前两位。之后是美团与拼多多,市值分别为5452.68亿港元(约合695.5亿美元)、471亿美元。京东位列拼多多之后,以464亿美元市值位居第五,百度则以359亿美元掉至第7位。

错失的机会?

2011年3月,百度市值高达481亿美元,超越腾讯成为当时市值最高的中国互联网企业。

曾经的百度站在了“中国”和“搜索”两大风口之交。之后,惯性前行的它,决心从服务入口切入,拿下移动互联网的战场。这样的狂热在2015年达到了顶峰,彼时李彦宏放话称,要在三年内砸下200亿至O2O领域,进一步完善用户及商户生态建设。

但这并未成行。时针转至2016年,百度进入营收增长的洼地。当年第三季度,百度营收首次出现负增长,前三季度徘徊在11-13倍之间的市盈率,亦成为其史上最低——自2005年上市之后的十年间,百度市盈率维持在18-954倍之间。

同年,“百度打包出售糯米外卖”的传闻不胫而走,尽管百度多次回应予以否认,但最终还是一语成谶。2017年8月,百度外卖以42亿元正式出售给饿了么。

耐人寻味的是,昔日被百度放弃的O2O领域,其角力者已翻身为王。2018年9月,美团赴港上市,如今最新市值已高达695.5亿美元,位列国内科技企业第三。曾经追逐热点又弃如敝履的百度,最终没有逃出被远抛身后的命运。

2014年底,上市半年后的京东,市值达到341亿美元,成为继BAT之后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这也意味着,在众多垂直电商中,只有京东脱颖而出,与阿里巴巴瓜分国内综合电商市场占有率。

然而2018年第三季度,京东年度活跃用户数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下滑,较上一季度的3.138亿下滑3%至3.052亿。曾经聚焦下沉、并不起眼的拼多多,则在截至当年6月30日的12个月活跃买家同比增长245%,以3.855亿的年活跃用户数反超京东8000万人。

“如今崛起的MMP(美团、小米、拼多多)的背后,是它们顺应了我国互联网的发展趋势。”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孙会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这三家企业均成立于2010年之后,诞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本身具备移动互联网基因,这就使得他们在发展战略方面更加适应碎片化、去中心化、场景化的移动互联网特征。”

艾媒咨询董事长兼CEO张毅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进一步强调,新贵企业解决了重要的市场空白点,如拼多多挖掘了巨大的中低端市场,美团解决了本地生活方式的问题。“当年的霸主首先没有做到先发制人、撬动资本,之后的机会便是均等的。”

下一个未来

当前中国互联网企业格局已变。不过,包括蚂蚁金服、滴滴、今日头条等超级独角兽也在厚积薄发、跃跃欲试。未来又将如何?

“在互联网的世界里,一家企业的成功由两个因素决定: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以及用颠覆性科技颠覆自己,”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客席讲师吴奕捷表示,“纵观如今市场上的超级独角兽,它们凭借颠覆性的营商模式取得了大量融资,以开拓市场。”

张毅则进一步认为,由于当前超级独角兽面对的市场空间巨大,解决了衣食住行等基础领域的效率问题,因而具有改变格局的潜力。

不过,孙会峰认为,就目前而言,单一超级独角兽企业还是难以撼动整体BAT独大的格局。“百度在搜索,阿里在电子商务和移动支付,腾讯在社交,三家公司都拥有绝对的优势,在互联网的市场后续开发中,几乎没有哪个企业能绕开这三家所拥有的庞大用户数据。”

在孙会峰看来,无论是今日头条或是滴滴,其目前所获取的数据和信息都是细分市场的数据,还不构成对整体大格局的挑战地位。

吴奕捷同样指出,颠覆性的商业模式,并不等于颠覆性科技。“这些企业的科技含量并不高,持续经营能力需要依赖风险投资和上市融资的资金链维持。”

孙会峰强调,评判超级独角兽未来发展前景时,除了技术、人才、管理水平、融资能力等传统标准之外,还尤其需要关注企业数据获取能力,以及对外开放自身优势的能力。

“如何通过技术优势获取更为大量、优质的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着独角兽企业实现盈利和长期发展的可能性。”孙会峰指出,“而足够的开放能力与实力,利用自身优势赋能其他产业,其实就是一个独角兽企业本身所能触及到的市场容量,它决定着企业的未来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