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科技”成国家高新区关键词 京沪深产业创新能力领跑

核心提示:“今年10月8日被列为实体清单,科大讯飞的股票不仅没有跌,还涨了,而且我们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10月30日,在西安举办的2019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上,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的这一表述引起广泛关注。

“今年10月8日被列为实体清单,科大讯飞的股票不仅没有跌,还涨了,而且我们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10月30日,在西安举办的2019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上,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的这一表述引起广泛关注。

刘庆峰在演讲中称,人工智能的应用红利兑现期已经到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不仅是刘庆峰更加乐观,在已经是第三届的“硬科技”大会上,这个概念也开始真正从会议到平台、从概念到行动、从思路到措施,在西安等先行地区进入实际的落地阶段。

伴随着产学研资各界对硬科技的研究和投入逐步增加,其对于产业发展的支撑作用也越来越明显。此次会议发布了《2019中国硬科技发展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对国内31个省会城市(直辖市)和5个计划单列市的产业创新发展情况进行评价。其中,北京市产业创新综合能力排第一。

北京产业创新能力最强

2018年12月6日,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的国家科技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提出,“引导企业和社会增加投入,突出‘硬科技’研究,努力取得更多原创成果。”由此,“硬科技”的说法开始从西安走向全国。

上述白皮书构建了包含产业创新基础、产业创新投入、产业创新产出、产业创新环境等4个一级指标及25个二级指标的城市产业创新综合能力评价指标体系。北京市产业创新综合能力指数得分为86.59,在36个城市中处于毫无争议的领先地位,在大部分一级和二级指标均名列第一。

在创新产出领域,得益于良好的创业企业氛围,北京近年来呈现出快速上涨的态势。具体来看,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从2012年的33.61件/万人上升到2017年的94.59件/万人,5年间增长了1.8倍,2017年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为全国平均水平(9.75件)的10倍;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数从2012年的6271家增加到2017年的16267家,年均增加2000家,2017年高新技术企业数占全国(130632家)的1/10以上。

紧随其后的是上海和深圳,其产业创新综合能力指数分别为51.86和50.99,分列第2和第3位,属于创新发展的第二梯队。报告指出,上海的产业创新基础指数居第4位、产业创新投入指数得分居第2位、产业创新产出指数得分第3位、产业创新环境指数得分第3位,在引用国外人才和培育科技型企业方面表现突出。

西安、广州、杭州、武汉、南京和天津6个城市产业创新综合能力指数在30分以上,属于创新发展的第三梯队。合肥、长沙、成都、厦门、青岛和宁波6个城市产业创新综合能力指数在20分以上,属于创新发展第四梯队。其余21个城市属于创新发展的第五梯队。

从地区分布来看,城市创新发展指数排名呈现“东强西弱,南强北弱”的态势。第一、第二梯队的城市均位于东部,第三和第四梯队12个城市中,有7个城市位于东部地区,中部地区有3个城市,西部地区仅有西安和成都,东部地区在创新发展上领先优势明显。

另外,在前四个梯队的15个城市中,有11个城市位于南方,只有4个城市位于北方,“南强北弱”同样明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研究所副所长曲双石在解读《白皮书》时表示,当前迎来了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同我国转变发展方式的历史性交汇期,既面临着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又面临着差距拉大的严峻挑战。未来,硬科技作为人类社会发展的核心动力,支撑我国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的作用将日益显现。在科技部的大力支持下,硬科技将成为全国168个国家高新区“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的关键词,将为国家和区域的发展注入强大的“新动能”,将驱动人类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硬科技发展的西安经验

作为国内最早喊出发展“硬科技”的城市,西安近年来将“硬科技”作为当地追赶超越的“新名片”,以此为抓手推进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生物技术、光电芯片、信息技术、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等八大领域的硬科技产业。从此次会议上发布的城市产业创新综合能力指数、全球主要城市硬科技创新指数等指标来看,西安表现不俗。

一直以来,丰富的科教资源和雄厚的制造业基础都是西安产业发展的传统优势。目前,西安拥有国家级孵化器23家、国家备案的众创空间58个,43万余人参与创新创业。2018年技术合同交易额超过1000亿元,研发强度5.1%,居全国大城市第二位。同时,西安年均获得国家科技奖励30余项,省级科技奖励180余项,万人有效发明专利拥有量超过35件。

这些传统优势如何通过“硬科技”的应用,转化为创新优势、产业集群优势?人工智能、高端制造等“硬科技”对于西安这样的城市,有怎样的提升?

在此次会议上,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首先通过与人工智能等“硬科技”技术的结合,制造业可以产生出更多的符合市场需求的高附加值产品,比如说人工智能与电视的结合,家庭宽带的语音交互等。其次,这类技术的运用使得制造业未来的柔性生产成为可能,通过人工智能等技术在制造过程中的控制和对用户需求的深度分析,做到消费者需要什么生产什么。最后,“硬科技”可以替代制造业中大量的危险岗位和简单重复枯燥的不适合人类去做的岗位,大幅提高制造业的生产效率,提升一线工人的幸福指数。

科技部火炬中心主任贾敬敦表示,从区域布局上,选择对部分科技资源丰富、创新主体集聚、产业发展质量较高的创新发达地区进行引导和部署,加快打造硬科技发展的先行区和新高地。应当促进硬科技企业与资本市场的深入对接。加强与资本市场、金融机构等开展合作,筛选和挖掘一批技术创新能力强、成长潜力大、掌握关键核心技术的硬科技企业,向科创板、创业板及创业投资机构等主动推荐,为硬科技发展创造良好的投融资环境,助力硬科技企业快速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