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入局美年健康民营体检能否突破困局?

核心提示:互联网巨头再次盯上民营体检这块大蛋糕。

互联网巨头再次盯上民营体检这块大蛋糕。

10月27日晚间美年健康公告称,公司分别向阿里网络、杭州信投和上海麒钧转让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2.09亿股、1.96亿股、2.00亿股,合计6.0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6.16%)。次日,美年健康开盘直线拉升至涨停,报14.97元/股。

其中,阿里网络、杭州信投构成一致行动人关系,将持有公司10.82%的股份;上海麒钧将持有公司5.34%。这也意味着,阿里巴巴一跃成为美年健康第二大股东。美年健康的控股股东俞熔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比例由37.61%下降为22.88%,公司实控人仍为俞熔。

阿里巴巴已经入股两大民营体检巨头——美年健康和爱康国宾,而未来民营体检能否突破自身发展局限,解决近年来负面缠身成为行业急需解决的问题。

长期以来,民营体检行业资本过度扩张,一味追求走量价格战,发展模式存在偏离,转变成健康发展模式的需求更为急切。归根结底体检行业仍是知识密集型行业,对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要求很高。

套现73亿元

“中国下一个首富,一定在大健康领域。”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成员马云这么说的时候,也早已带领阿里着手布局医疗行业。彼时医疗产业方兴未艾,在国家政策和大健康的趋势下,众多大佬们纷纷转舵,砸钱投资,其中不乏阿里巴巴、腾讯这类互联网巨头公司。

此次股份转让价格为12.01元/股,较美年健康10月25日收盘价13.61元/股折价约12%。以此计算,阿里网络、杭州信投、上海麒钧受让上述股份需要付出的对价分别为25.10亿元、23.54亿元、24.01亿元,阿里方面付出对价高达48.46亿元。这也意味着美年健康实控人俞熔及一致行动人套现72.65亿元。

美年健康方面表示,阿里网络、杭州信投和上海麒钧作为公司重要战略股东和合作伙伴,能够帮助美年健康提升数字化、智能化发展水平,构建协作创新的技术平台。

其实早在此次入股前,阿里就和美年健康有过合作。

2017年,阿里云曾与美年健康展开合作,双方共建云计算平台,开展健康体检、医学影像等核心大数据分析及合作应用,并联手打造健康大数据开放平台。这次入股美年健康,阿里可能“蓄谋已久”。

太平洋证券分析师杜佐远指出,阿里此次入股是对预防医学产业的重视和看好,也是对美年行业龙头地位的认可。

互联网巨头“弄潮”

前几年,民营体检行业还是“三足鼎立”的格局——爱康国宾、美年健康和慈铭体检共同称霸民营体检市场。2014年,美年健康收购慈铭体检27.78%股份。伴随着美年健康的入股,民营体检行业只剩两巨头——爱康国宾和美年健康。

很长一段时间,爱康国宾和美年健康不断上演“宫斗大剧”,不断争夺民营体检市场。2018年3月,爱康国宾宣布接受阿里系的私有化邀约。2019年1月,爱康国宾宣布完成私有化,正式改姓阿里。

然而时至今日,随着互联网巨头阿里的加入,民营体检格局再生变。

进驻爱康国宾后,阿里并没有停下自己的野心。仅仅时隔一年不到,阿里又完成了对美年健康的进驻,两巨头双双落入阿里的口袋。

仔细看来,阿里对美年健康的入股正当其时。

从公司发布的三季报来看,前三季度共实现营业收入62.78亿元,同比增长7.89%;其中归母净利润3.91亿元,同比下降5.46%。第三季度单季实现营收26.36亿元,同比增长2.24%;其中归母净利润3.74亿元,同比增长46.80%。

公司第三季度营业明显回暖,收入利润端增长企稳。去年,公司频频受各种负面舆论影响,市值曾一日之内蒸发了67.7亿元。从收入端看,个检、团检业务均重回增长趋势。而利润端方面增长更加明显,主要是因为固定成本开支相对稳定、旺季后利润端弹性显现。

对此,中信建投分析师贺菊颖表示:“预计去年事件影响已开始逐渐消退。今年以来美年健康强化健康体检质量管理,上线标本管控系统提升体检报告质量及合规运营,并在检后报告咨询和客户维护上进一步提升客户感受,这些改进措施在三季度取得明显成效。”

从长远来看,健康管理行业依旧是市场前景广阔的朝阳产业。公司作为民营体检行业的绝对龙头,有望在未来开启新一轮的扩张和高增长。

借着春风,互联网巨头的健康布局从未停止。

此前,国务院印发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了健康中国建设的目标和任务,围绕疾病预防和健康促进两大核心,将开展15个重大专项行动,努力使群众不生病、少生病。同时,纲要明确指出:到2020年,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超8万亿,到2030年达16万亿。康养产业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

16万亿的天文数字,必定掀起一场资本的狂欢。借着行业的春风,互联网巨头对健康产业的布局从未停止过。在医疗产业方面,同为互联网巨头的腾讯也不甘示弱。近年来腾讯在健康产业上的投入亦不菲,包括微医(挂号网)、好大夫在线、丁香园在内,数十家互联网医疗企业获得腾讯投资,金额累计近百亿元。

困局待解

尽管资本狂欢、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圈,但囿于医生资源短缺,高速扩张发展,民营体检实际上一直以来仍问题重重,靠价格战、过度营销扩充体量成为痛点。

爱康董事长张黎刚也曾直接爆出体检行业众多黑幕,检验从业人员没有相关的从业资格证书,抽血后不检测直接倒掉出结果报告等,将民营体检业内乱象推向风口浪尖。

美年大健康产业集团董事长俞熔也曾直言对于民营体检机构来说,未来是跟公立医院竞争,但民营体检行业现在的竞争是低水平的内耗和价格战,对未来行业的发展没有帮助。

“广州一个公立医院护士的收入达到万元,但是有民营体检机构为了压缩成本,实现迅速扩张,实际工资水平可能只有2000-3000元,医生工资可能只有4000-5000元。民营体检机构普遍存在的现状就是人员流动性大,医护人员以次充好。”广州某三甲医院体检中心的一位主任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目前,中国体检市场虽公立医院占主导,但呈现出民营体检机构和公立医院并存的发展模式。民营体检机构“卖服务”,而公立医院体检中心则胜在质量有保证。然而看似门槛低的体检科同样对医生资质和经验有着很高的要求,例如彩超的判断,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于医生的经验。而随着互联网巨头入局,民营体检战事未来格局仍存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