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元即可开店,云集创始人身价追平王兴!

核心提示:作者:电商君来源:电商报(ID:kandianshang)中国电商影响力媒体肖尚略身价将追平王兴中国电商市场的造富神话还在继续。就在很多人以为拼多多的社交电商已经是最后的电商模式时,不满四岁的云集却“奇袭珍珠港”,不仅成功挤入电商第一梯队,还于5月3日在纳斯达克上市。上市当日,云集开盘价13.42美元,较11.00美元发行价涨22%,首日收盘,云集涨幅28.64...

作者:电商君

来源:电商报(ID:kandianshang)中国电商影响力媒体

肖尚略身价将追平王兴


中国电商市场的造富神话还在继续。


就在很多人以为拼多多的社交电商已经是最后的电商模式时,不满四岁的云集却“奇袭珍珠港”,不仅成功挤入电商第一梯队,还于5月3日在纳斯达克上市。


上市当日,云集开盘价13.42美元,较11.00美元发行价涨22%,首日收盘,云集涨幅28.64%,收盘价为14.15美元,市值达30.87亿美元;截至5月8日收盘,虽股价有所回落,市值仍达28.55亿美元。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云集上市还成功让全球第一电商平台亚马逊沦为背景墙。


前段时间,亚马逊在进入中国15年后宣布退走中国,很多人相信,中国人对亚马逊会员购物根本就提不起兴趣。



但云集再次打破了这种认知:2018年,云集的付费会员数量超过740万,会员复购率更是达到匪夷所思的93.6%!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从来就没有什么绝对优秀的商业模式,也从来就没有什么一成不变的商业格局。


正是因为开辟了天猫、淘宝、京东、拼多多之外的另一种模式,云集创立至今,身后并不缺挥舞着金元的投资人。


迄今为止,云集进行过3次融资,其中A轮融资2.28亿人民币,B轮融资1.2亿美元,此次赴美IPO将融资超2亿美元。



中国的电商市场,真是一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自留地啊。


目前,云集创始人肖尚略持有云集46.4%股权,为最大股东;云集CTO郝焕和另一中层员工分别持有云集2.5%股权。

钟鼎创投和Crescent Point Group是云集两大非自然人股东,分别持股13.7%和10.5%。


此前有媒体估计,肖尚略的身价将达到46亿美元,和美团的王兴、比亚迪的王传福、三一重工的梁稳根、红星家具的车建兴等并驱齐驱。


成长速度比拼多多还猛

云集创始人肖尚略五官清俊,体格匀称,谈吐之间机锋顿出,拥有很多迷弟迷妹们。


2003年,当时的淘宝才刚刚起步,肖尚略看准时机,在淘宝上开了一家叫“小也店”的香水店,肖尚略也在业内得到一个“小也”的浑名。


到了2012年,在肖尚略的成功运营下,小也香水以12%的市场份额成为淘宝香水类目的行业第一。


2015年,肖尚略创立云集,经营模式上走的是类似京东的自营电商路线。但是在推广上,云集却有一套自己的制度。


  • 首先,早期利用微信平台红利快速筑起强大的护城河。


  • 其次,飞速发展付费会员,比如说,将那些兼职或赋闲在家的人发展成自己的会员,形成可怕的复购力。


  • 最后,后期利用自己的供应链做自营品牌,在贴近大众需求的同时,保证商品质量。

从营收上看,2016年至2018年,云集的总收入分别为12.84亿、64.44亿和130.15亿,增速分别为401.9%和101.97%。


从平台买家数量上看,2016年至2018年,云集的买家数量分别为250万、1690万、2320万,增速达到576%和372.78%;其中付费会员分别为90万、290万、740万,增速达到222.22%和155.17%。


对比同时期的拼多多, 2018年,拼多多营收131.20亿元,云集营收130.15亿,二者不相上下;在净利润上,云集2018年净亏5632万,而同期拼多多亏损39.58亿元。


反映在客单价上,2018年云集平均客单价超过978元。拼多多2018年第一季度平均客单价只有38.9元。


这是一个比拼多多还猛的对手!

会员制电商时代来临?


放眼全世界,会员制电商做得最好的是亚马逊。


如今,亚马逊在全球拥有超过1亿的付费会员,这个数量是会员制鼻祖Costco2018年会员数的2倍。


2018年,每个亚马逊Prime会员平均在亚马逊平台上消费1400美元,非会员的消费额约为600美元。


亚马逊进入中国后,也曾经想将它在世界范围内都获得极大成功的会员制复制到中国市场,但是不差钱的中国消费者并不买账。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很多年轻人宁愿花5000块买一双鞋,却到处找人借每个月15块的腾讯视频会员,更别说一年好几百元的亚马逊会员费。



而几乎是在亚马逊退走中国市场的同时,云集却旗帜鲜明地提出:从社交电商转型为会员电商。


云集这么自信,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首先,云集会员的扫货能力很强。


2018年,云集66.4%的商品交易总额来自会员购买,其余来自非会员购买,这说明,会员是云集产品的重要消费者。


其次,云集的业绩和会员的利益息息相关。


在云集平台上,非会员接受现有会员的邀请后,购买398元的会员礼包,即可变成会员。会员既可以以会员价购买平台上的商品,将产品分享给其他人并且交易成功后,分享者可获得商品价格5%-20%不等的销售返佣。

不过,这样的运营模式也给云集带来了麻烦。

在云集成立之初,云集的推广模式为:店主—导师—合伙人。也就是说一个新用户通过缴纳一年365元的费用便可以成为店主,再邀请新用户成为店主的数量达标后,就能升为导师、合伙人。其中在成为导师后,便可领取提成,从365元的平台服务费中抽走170元,而导师的合伙人上线能拿走70元。

这样一层一层的分销,是比较明显的自上而下的“传销”模式。2017年,滨江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云集的行为涉嫌违反《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的规定,罚款958万元。

CEO肖尚略随后回应称,迟到的罚单针对的是云集之前的APP社会化地推模式,云集已经对APP的推广模式进行了整改:

目前云集的用户分为两个层级,免费vip用户和付费的钻石会员,vip用户购买398元的平台服务费后便可升级为钻石会员。钻石会员即所谓的店主,自己买东西时有优惠,卖出东西有返佣。第一代的用户当直接或间接邀请100位新店主后,可成为新主管,店主邀请团队人数达1000人后,主管可竞聘经理。

不过市场仍有质疑的声音。“店主—主管—经理”其实和“店主—导师—合伙人”的模式没有太大的差别,换汤不换药,云集依然难脱传销疑云。

在招股书中,云集也对这个风险直言不讳:“如果我们的商业模式被发现违反了适用的法律法规,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将受到重大不利的影响。”

只不过,云集上市给市场提供了一个鲜明的电商模式案例,这是否意味着,会员制电商时代已经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