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跑,网上“城管”要来了!

核心提示: 来源:21早新闻记者: 杨清清实习记者:孙振楠编辑:刘雪莹 曾经高喊“生意太好做了”,而今却谁都无法预知自己明天的命运。2019年1月1日开始,《电商法》正式实行,焦虑、谨慎与侥幸错综复杂地交织在在代购这一群体身上。他们如现实中街边的“走鬼”,边做着生意,边要注意可能到来的“城管”。 01“接下来短期之内,我都不会再飞韩国了。”在接受21早...


来源:21早新闻

记者: 杨清清

实习记者:孙振楠

编辑:刘雪莹


 

曾经高喊“生意太好做了”,而今却谁都无法预知自己明天的命运。


2019年1月1日开始,《电商法》正式实行,焦虑、谨慎与侥幸错综复杂地交织在在代购这一群体身上。他们如现实中街边的“走鬼”,边做着生意,边要注意可能到来的“城管”。

 

01


“接下来短期之内,我都不会再飞韩国了。”在接受21早新闻记者采访时,孟欣(化名)坚定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作为一个在微信朋友圈从事代购五年的“资深人士”,与几年前刚开始“起家”时热火朝天大批进货相比,如今的孟欣已经谨慎得不能再谨慎。“《电商法》刚开始实行,大家都是试探的状态,大批量去带东西,现在很危险。”


孟欣口中的《电商法》,即自2019年1月1日开始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其中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同时,《电商法》还给出定义,电子商务经营者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


这也就意味着,无论是在微信朋友圈里卖货,或是在直播平台带货,在淘宝开代购店,自1月1日后都需要进行注册登记并依法纳税。经营者一旦违规,最高罚款200万元,且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观望是当前个人代购们普遍的态度。他们一面小心翼翼地以各种隐蔽方式出货,一面不时探听同行及市面上的消息。“现在还没有发生一起代购被查处的案例,好像没有那么严重吧?”当被问及对未来交易风险的考虑时,孟欣的语气有些举棋不定。不过侥幸之后,她也坦言,“最近没怎么发过广告,连发的心思都没有。”


为了应对来势汹汹的《电商法》,孟欣提前了好几个月去做准备。


孟欣并非全职代购,而是在正常工作之余兼职卖货。因为工作原因,身处烟台的她时常会去韩国出差,一些亲友也经常会出入韩国。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孟欣与她的这个“小团队”轮流去“进货”:每个月统计手头订单,然后由一个人飞到韩国,根据订单在免税店进货,回国后打包发货。


然而最近这三个月,她听闻了电商新政的严苛,决定每月亲自飞往韩国进货。除了背回当月手头客户的订单商品之外,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需要亲自去免税店看,看哪些是热门的东西,然后抢回来囤货。”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都是尽最大努力往回带东西,这几个月基本都是超载情况。”


之所以如此,源于孟欣的担心。她认为,2019年电商新政实施后,从国外大批往回带东西风险会很高,因此,孟欣希望在截止时间之前,尽可能地积攒一些商品,以此再捞上一桶金。

 

有人坚守,有人撤退


有人坚守,有人撤退。


“最后一个月不想被封号,最后的好东西通通好价格给你们。”在美国留学的代购小枝(化名)在朋友圈广告里写道。她在2019年元旦到来之前便开始清货,并提醒客户们避免使用“银行”、“转账”、“买卖”等敏感词。


实际上,“最后一趟!”、“转行清仓!”……代购们的朋友圈不乏这样的字眼,弥漫着前所未有的恐慌。


2019,朋友圈代购画风一夜改变


小枝微信号的“代购风”十足。“在美国上学一年,2019年1月初人肉回国”、“全部专柜、丝芙兰、免税店”、“家人移民,澳洲也可代”、“可以提供发票、采购视频”、“不定期抽奖、小优惠”——在她朋友圈首页封面图里,写着这样一些关键词。


而当时针转向2019年新年伊始,小枝朋友圈的画风随即也发生了变化。她和大部分国外代购一样,开始使用简笔画和生僻外文发起代购广告:不规则的长形粉块下写着“粉色的水”,以此来暗示圈内人称“粉水”的兰蔻柔肤水;悦木之源化妆水则被形容为“蘑菇和灵芝炖的汤”。

小枝朋友圈的代购广告


其他代购朋友圈,图片来自网络


只是,即使变身“灵魂画手”,依然难逃监管。


“这几天陆续开始清囤货,然后代购就不做了。”1月6日,小枝这样坦言自己的计划。

 

做不做、怎么做,已经成为摆在代购们面前的一个抉择。孟欣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需求是一定会有的,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不敢动了,也不让顾客下单。”


事实上,元旦期间,孟欣还接到顾客的需求,她犹豫着联系了之前“团队”中身在韩国的朋友,问可否在本月回国时带些东西。“他那边好久都没回复,可能也是在担心,”孟欣表示,“比如万一被海关查到,也许会影响未来赴韩的签证?所以都比较犹豫。”

 

曾经的黄金时代:太好做了,超级赚钱


在孟欣的记忆中,2014年前后代购逐渐兴起,也是黄金时代。“生意真是太好做了,非常好做,利润很高,超级好卖。”在向21早新闻记者回顾自己的“代购发家史”时,孟欣连连感叹。


孟欣回忆:“我个人有很深的印象,就是2013年那会,尤其是韩妆,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火。”


2014年初,孟欣首先尝试在QQ上售货,2015年8月她又注册了微信号。网上接到订单后,在韩国的同学可以随时将商品直邮给孟欣,然后由她来分发,因此订单量不受限制。孟欣坦言那时“订单量特别多,做得非常轻松”


做代购有多赚钱?


此前有媒体报道,代购通过返点公司,将能够拿到货物20%—30%的回扣。相当于如果一趟的购买金额为20万,即使是原价卖出,代购也能够到手4-6万的收入。


2016年下半年开始,代购行业的竞争明显变得激烈起来。本来一天左右能把东西置办全,后来两天可能什么都买不到。


“告诉你一个很夸张的例子,我去了之后发现,莱伯妮专柜柜员在玩手机,柜台前也没人,因为早上10点前,当天的量全部都销完了。他们只需要玩一天就好了。”孟欣说。


竞争激烈、抢不到货品、数次被罚,加上电商法的推出,让不少代购萌生退意。


代购水有多深?

在代购行业多年,孟欣深知圈内不足为外人道的规则。


由于市内免税店经常断货,一些代购可能会从化妆品集团的工作人员手中,以接近内部员工价的成本拿货。但因为是从个人手头购买,很难保证质量。不过,这已经算是比较正规的代购手法了。


孟欣指出,有不良商家可能会从国内网店上购买仿冒品,然后欺骗顾客是从国外带回来的正品。像她一样,把免税店密封包装和小票完好无损地交到消费者手上的代购,是非常少的。


甚至,连代购小票也可以造假。


在某宝上随便一搜,只要搜索代购打印(“小票”两字已被屏蔽),就会跳出几十家供货商。不仅提供打印机,还配套各种爆品模板,香港、韩国、美国等代购热门地的小票应有尽有。根据这些模版,小票上的产品编号可以与产品保持一致,只要你提供产品的编号,小票上就能打印同样的编号。



发货地伪造、防伪喷码造假、正品空瓶回收放假货、直播扫货却只拍不买……从产品、物流到收据全线均可造假,行业乱象已多次被媒体曝光。


代购的水挺深的,反正我自己接触多了以后,我第一反应是很不信任国内网站。”孟欣称,“即便哪天我不干了,但买自家东西也会在免税店或找朋友从国外带。”


 电商法落地:影响几何?


《电商法》的实施,要求电子商务经营者落实注册登记,一方面是敦促相关经营者履行纳税义务,另一方面,在发生交易纠纷时,消费者也可以更好地去维权,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代购乱象。


代购涨价?


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规范、纳税便意味着成本。


“最近一个月内,在政策执行力度明朗之前,我还需要观察,不会提价,身边同行也没有提价的,”孟欣告诉21早新闻记者。不过她判断,未来几个月,紧俏商品的价格会有提升。


至于电商新政下能不能将囤货完全出手,她也有所考虑。“我已经让老顾客记录下我的支付宝账号,如果朋友圈卖货比较危险,会封号的话,我计划用支付宝交易。实在不行,就找身边的用户群消化掉。”


影响不大?


相较于“佛系卖家”孟欣,其他的代购则各有表现。有表示清货后不再代购的小枝,也有电商新政实施一周后,毫无忌讳继续在代购微信群里发销售广告的小敏。


“不促销也不囤货”是小敏当前的策略。“我觉得一些人可能将《电商法》妖魔化了,至少目前我还没有受到特别大的影响。”在小敏看来,《电商法》主要针对大型代购,作为每月10-15个订单的小微卖家,“应该不至于查到我头上来”。


还是别太侥幸,行动已经开始。


《电商法》正式实施首日,北京市消费者协会第一时间对亚马逊、京东、苏宁易购、蜜芽网、当当网、唯品会、1号店、国美在线、聚美优品、酒仙网、天猫、淘宝、拼多多等13家电商平台的合同成立条款开展调查。

结果显示,仍有4家企业违反规定。苏宁易购、蜜芽网、当当网、聚美优品等四家电商平台并未及时修改协议条款,仍规定实际发货或发送发货确认邮件时合同成立。


虽然这是对大平台的调查,但显然这只是开始。

21早新闻热文推荐


唱着小曲上着课,马云直呼:不为赚钱!


那些倒在2018年的大企业……


壮志未酬!200亿企业董事长猝死、金融精英病逝……2019,离别依旧


美国发布20项重大科技趋势,将在未来30年改变世界!


崔永元再爆猛料,涉千亿矿权!


万万没想到,中国人玩剩下的东西现在成了世界潮流!


881亿!央行公布一个数字,8年翻了11倍,它比抖音更摧毁人!


丁香错了,权健2017年总收入0元,纳税3500元?!




其它小伙伴


21财经搜索

ID:www-21so-com

长按并识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