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金比例下调银行审批“压力山大”: 看重现金流、股东背景,穿透有难度

核心提示:“通知印发后,资本金比例门槛降低,合法合规性要求更高,监管方也更加严格。银行在执行中压力更大、责任更重。”11月28日,中部省份某政策性银行信贷部人士坦言。

“通知印发后,资本金比例门槛降低,合法合规性要求更高,监管方也更加严格。银行在执行中压力更大、责任更重。”11月28日,中部省份某政策性银行信贷部人士坦言。

他所说的通知,是指国务院11月27日印发的《关于加强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金管理的通知》(国发〔2019〕26号,下称26号文)。通知对适当降低项目资本金比例和加强投资项目资本金管理提出一系列政策措施,其中部分项目资本金比例下调5个百分点。

对于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而言,资本金只占很小一部分比例,剩余资金仍需通过金融机构获取,尤其是银行。21世纪经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多位银行人士认为,“资本金比例下降类”项目贷款风险有所增加,因此将更看重项目的收益情况、股东背景。同时,对资本金的真实性审查仍存难度。

26号文也被认为是提振基建的重要举措。“未来资本金筹集方式上,不仅可以由项目单位通过自有资金来筹集,也可以通过专项债、权益型工具来筹集,资本金筹集的难度降低。同时,降低资本金比例意味着放大了杠杆,三者均有助于稳投资、稳经济。”国家发改委PPP专家张宇表示。

更看重项目收益及股东背景

26号文明确,港口、沿海及内河航运项目,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由25%调整为20%。此外,公路、铁路、城建、物流、生态环保、社会民生等领域的补短板基础设施项目,在投资回报机制明确、收益可靠、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可以适当降低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但下调不得超过5个百分点。

换言之,如果公路、铁路等项目满足上述要求,资本金比例可以低至15%。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研究所体制政策室主任吴亚平表示,具体项目的资本金比例要在国家规定最低比例的基础上由市场决定,由投资主体和融资机构自主协商确定。

一位股份制银行总行信贷部门人士坦言,在资本金制度下,企业自有资金少了,意味着债务性融资就多了。“就和买房似的,首付付少了,银行贷款风险自然大了。”

所谓资本金制度,即投资人依照投资总额的一定比例先行缴纳自己应出资的份额,投资项目资金剩余的部分以注册资本金作为担保,由投资法人面向社会通过融资手段获取。

中部某省份国有大行公司部负责人认为,资本金比例下调后,项目数量可能小幅增长,商机增加,但“资本金比例下降类”项目贷款风险也将有所增加。“资本金降低会使企业资产负债率提升,信贷风险有所加大。”

因此,将对项目进行全面评估,比如项目财务评估更看重项目基础财务数据、项目的盈利能力和清偿能力等数据。前述政策性银行信贷部人士则表示,将更看重项目未来现金流及其可实现性。

某股份行西部省分行公司部副总表示,资本金比例下调,资质好的企业才能获得这一政策红利。因为资本金比例下调、贷款风险加大,银行更注重实施主体及股东的偿债能力,目前项目贷款倾向于实施主体股东是央企、优质国企类企业。

东北地区某区县投融资中心负责人打比方称,资本金就是小伙子的家底,健康、正直、能力强是重要的。“在合规的基础上,资本金够用就行,就像彩礼,主要还是向女方表达诚意。”

穿透审查仍有难度

对于银行而言,项目资本金到位情况不仅直接关系到银行的贷款安全,也是判别银行贷款本身发放是否合规的重要标准。因此,对资本金的来源判断就异常重要。通知对“项目资本金对项目来说是非债务性资金”这一本质属性进行了明确。

通知称,金融机构在认定投资项目资本金时,应严格区分投资项目与项目投资方,依据不同的资金来源与投资项目的权责关系判定其权益或债务属性,对资本金的真实性、合规性和投资收益、贷款风险进行全面审查。

其中审查的一项重点即为项目资本金是否是债务性资金。在资本金比例下调后,如果项目资本金来自于债务性资金,则会放大杠杆,增加项目及银行贷款风险。

前述股份制银行总行信贷部门人士坦言,资本金来源判断难度挺大。比如有的项目资本金有股权基金的出资,理论上应该把基金协议都看一遍,再上推到最终出资人,这流程里面所有的出资都不能是债务性资金。但实际上很难判断,因为有的签了抽屉协议,银行很难查证。

前述政策性银行人士称,特别是对跨区域的、建立了资金池的大中型集团企业,尤其难以分辨哪些是权益性资金、哪些是债务性资金。

具体而言,大型企业和项目资本金规模较大,资金往来频繁,资金来源渠道广且账户间流转频率高,致使在日常的项目审查中很难判断项目资本金有多大比例来源于自有资金、股东借款、银行贷款,只能依据企业提供的相关凭证和财务数据加以辅证,准确性不足。

在资本金来源与到位情况的真实性认定方面,中介机构的信息有效性很重要。前述政策性银行信贷部人士表示,降至15%后,资本金比例已经很低,因此建议出台强化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的责任措施,使他们出具的验资报告、财务报表审计报告更加准确。

东部某省银监局人士表示,大部分政府平台采用多头融资的形式,而银行只能对本行发放贷款的专用账户进行监管,项目资本金投入的金额也只能依靠借款企业提供的资金投向单据进行判定,对政府融资平台类贷款的资本金性质确定和管理难度均很大。

相应地,应推进银团贷款。同时,他建议商业银行应加强对资本金落实情况的监督,要确保项目资本金与信贷资金同时间投放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