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减持美债至近两年低点 私人资本涌入填补“资金缺口”

核心提示:随着8月美债收益率一路走低,中国持有美债规模连续两个月下滑。

随着8月美债收益率一路走低,中国持有美债规模连续两个月下滑。

10月17日凌晨,美国财政部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8月中国持有美国国债规模较7月环比下降68亿美元,至11035亿美元,创下2017年6月以来最低值。

“中国之所以连续2个月减持美债,主要是受到8月美债收益率持续走低冲击,不得不适度调仓以确保外汇储备资产长期保值增值。”一位国内私募基金宏观经济学家分析说。

与此同时,8月外国官方资产从美国净流出510亿美元,加之美国8月长期投资组合资本净流出411亿美元,创下去年12月以来的最大月度净流出额,凸显外国官方资产对长期美债配置兴趣正随着其收益率走低而削弱。

值得注意的是,8月日本偏偏反其道而行,其持有的美债规模较7月环比增加439亿美元,创下2013年7月以来的最大增持幅度,至1.17万亿美元。

对冲基金PGIM固定收益部门经济学家Nathan Sheets向记者直言。原因是以往日本机构投资者与散户投资者都会配置欧洲高收益国债博取利差收益,然而8月欧洲国债收益率跌幅远远超过美债,加之欧洲负利率债券规模迅速扩大,迫使他们不得不转而拥抱收益率尚且为正的美债。

“不过,这种局面未必会持续很久。”Nathan Sheets分析说, “更重要的是,随着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加大与美股回调压力骤增,海外资本撤离美元资产依然是大势所趋。”他强调说。

中国减持美债背后

“8月中国持有美债规模环比下降68亿美元,早在市场预期之内。”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究其原因,一方面8月金融市场对贸易局势趋紧令中国适度减持美债有所预期,另一方面美债收益率持续走低,也令越来越多国家央行不得不削减美债头寸以捍卫外汇储备长期保值增值。

一家受托多国外汇储备进行投资管理的海外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区首席代表则向记者直言,8月中国持有美债规模环比减少,有可能是负责投资管理中国部分外汇储备的海外投资机构鉴于美债收益率走低而采取的交易套利措施。毕竟,当时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路走低至1.5%,令市场普遍认为美债收益率跌幅过大令美债价格偏高,存在高抛低吸的交易型获利机会,此外部分长期投资组合(以各国债券持有到期为主)鉴于美债收益率走低,不得不采取调仓措施,包括加仓相对高收益的高信用评级机构债或企业债替代同期美债头寸,也会造成美债持仓规模随之下降。

在他看来,8月中国持有美债规模实际上“不降反增”,原因是被视为中国持有美债离岸账户的比利时账户在8月增持118亿美元,持有量达到2179亿美元,创下2015年4月以来的最高值。若将比利时账户增持美债额减去中国的减持额,8月中国反而“增持”美债约50亿美元。

“这与部分国家8月增持美债的做法相同步。”他指出。除了日本,沙特、巴西、英国均在8月增持美债,其中8月英国持有美债的规模较7月环比增加152亿美元,至3499亿美元。

多位海外投资机构交易员认为,这背后,可能是在岸机构账户逢高抛售部分美债同时,离岸账户则“逢低”买入短期国债,既能捕捉到交易获利机会,又确保美债投资组合能实现长期保值增值的需要,因为当时金融市场已经传闻美联储即将采取新的购债QE计划以提振美国经济,令短期美债价格趋于上涨。

在上述海外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区首席代表看来,比较今年以来中国与比利时账户持有美债规模变化可以发现,尽管美债收益率一度大幅走低,但中国持有美债的整体规模基本保持平稳波动。具体而言,今年前8个月中国累计减持美债约201亿美元,但同期比利时账户增持美债规模达到328亿美元。

“这背后,是当前美国经济增长基本面在全球范围内处于领跑地位,因此配置美债的安全性相对较高。”他指出。

私人资本涌入未必持久

值得注意的是,8月1215亿美元海外私人资本涌入美元资产,成功抵御了约510亿美元海外官方资本净流出额,确保当月美国获得约705亿美元资本净流入。

与此对应的是,私人资本云集的开曼群岛、爱尔兰、卢森堡、瑞士均在8月环比增持美债,其中开曼群岛的当月美债增持额达到179亿美元,当月增持幅度逼近历史最高值。

“相比海外官方资本通过调仓确保外汇储备长期保值增值,私人资本更关注当时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加大与贸易局势紧张,对自身资产组合的短期冲击,因此他们更愿涌入经济增长基本面相对良好的美元资产避险。”对冲基金Rhino Trading Partners策略分析师Michael Block向记者透露。这在日本利差交易资本领域展现得淋漓尽致。

以往,大量日本机构投资者与散户投资者会买入欧洲高收益国债博取利差收益(即欧洲高收益国债与日本负利率国债之间的利差),但随着英国脱欧风波再起与全球贸易局势紧张导致欧洲、英国国债收益率大幅走低,其中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8月更是从-0.35%跌至-0.7%(债券价格相应走高),导致他们纷纷逢高抛售欧债,转而买入收益率为正的美债避险。

他坦言,很多日本机构投资者与散户投资者之所以涌入美债资产,不仅为了博取美债1.5%的正收益率,还打算通过美元升值获取更高的汇兑收益。具体而言,7月底美联储降息并未令美元走低,反而在8月出现约1.5%的升值,因此大量日本机构投资者与散户投资者纷纷在美元指数跌至97附近时买入美债,豪赌美元触底反弹收益。

一位熟悉日元套利交易进展的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整个8月,部分采取3-5倍杠杆,在美元指数97附近买入美债的日本投资者已实现约4%-5%的年化收益率。不过,随着近期美债收益率反弹走高(债券价格走低),加之美联储9月降息与重启QE购债计划令美元指数趋于下跌,如今这些日本利差交易资本正在纷纷获利了结离场。

“因此,靠私人资本净流入填补外国官方资本净流出缺口的办法未必能持续太久,除非美国经济增长基本面大幅好于市场,才能挽回市场对美元资产的投资信心。”他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