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学院FMBA项目副院长李海涛:坚定普惠金融 下沉经营管理

引言: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回顾70年来的光辉历程,一座座城市的精彩蝶变与转型跨越,都是中国经济繁荣发展的最佳映证;其中,地方商业银行作为城市经济社会的主要角色,是城市改革开放成果和经济繁荣的典型代表,是推动城市起舞的重要力量之源,更是展现城市形象的响亮名片。

为向建国70周年礼赞喝彩,10月1日,由中国新闻网、21世纪经济报道、今日头条联合主办,投投科技承办的“城市力量——致敬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中国地方商业银行发展成就巡礼”活动正式启动。活动旨在真实反映地方商业银行坚持“服务地方经济、服务小微企业、服务城乡居民”全貌,并以此“窥一斑而见全豹”,全面折射地方经济发展的瞩目成绩,为祖国华诞70载高歌献礼。

作为信用风险,金融经济学,对冲基金等领域的学术研究专家,长江商学院FMBA项目副院长、金融学教授、杰出院长讲席教授李海涛博士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中新网:作为中国金融体系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地方商业银行扎根于地方经济,服务于广大企业和居民百姓,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在建国70周年之际,您能谈一谈地方商业银行在地方经济发展过程中起到哪些作用吗?

李海涛:地方金融与地方经济是相互依存、相互支持、共同发展的关系,地方商业银行虽然实力不如国有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但可以扬长避短实现“小而美”的差异化服务,地方商业银行以“服务地方经济、服务小微企业、服务社区居民”为市场定位,能更好地与当地特色相结合,实现对地方实体经济的扶持作用。

一是推动地方基础设施建设。地方商业银行与地方政府关系紧密,更加重视对政府项目的融资,对民生工程、保障工程等基础设施建设作出了较大贡献。

二是推动地方小微企业发展。地方商业银行组织架构相对简单,管理半径短、管理层级少,能够应对地方小微企业的变化而及时做出决策调整,通过信贷投放、财务咨询、理财管理等方式,大力支持小微企业的发展。同时,通过加大对小微企业,尤其是科技创新型企业的支持力度,以信贷投放方式促进地方经济结构调整与地方经济发展。

三是满足地方居民的金融服务需求,刺激地区消费增长。地方商业银行通过细分地方市场,实施业务经营差异化,从产品、服务等方面较好满足了地方居民的特色化需求。

总之,地方经济的发展与地方商业银行的发展相辅相成,地方商业银行发展对地方经济建设起到良好的助推作用,而地方经济增长也反过来推动地方商业银行的进步,共同促进实现共赢。

中新网:您之前提到,金融供给侧改革带来了机会和挑战。很多金融体系都会在供给侧改革中受到很大的挑战,兼并重组让行业集中度提高,这也带来了巨大的机会。您认为这些金融体系的机会具体在哪里?

李海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源于我国长期存在的金融供给与实体需求的结构性失衡,要求从金融“做减法”到结构性“有增有减”,以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为重点,优化融资结构和金融机构体系、市场体系、产品体系,完善金融供给,构建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融资体系,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意愿。随着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持续深化,给金融体系带来的机遇主要体现在:

一是民营银行常态化审批的机遇。开放民营银行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成果,是激发金融市场活力、优化金融机构体系的具体举措。民营银行作为服务小微企业和民营经济的新生力量,可以填补大型金融机构无法或无力顾及的市场,改善金融服务不充分不均衡等问题。

二是专营化金融机构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专营化、特色化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大方向,理财子公司、消费金融子公司、资产管理子公司等特色专业机构有机会发展全新的产品线,并拓展直接融资业务,精准匹配实体部门的资金需求和老百姓财富管理需求。

三是股权债权联动发展的机遇。2016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和科技部联合下发《关于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创新力度开展科创企业投贷联动试点的指导意见》,选择10家银行纳入开展投贷联动的试点银行。中国的金融体系以商业银行为主导,商业银行业的资本实力和服务能力远强于其他金融机构,如果要加大直接融资占比,最有效的方式就把银行的投资能力释放出来,允许更多商业银行成立独立的投资子公司,从事投贷联动业务,投贷联动业务是商业银行经营模式的一次大变革,将为商业银行的发展创造新的机遇。

四是资产证券化的机遇。随着个人消费类贷款呈现爆发式增长。受此带动,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产品无论是在场内、场外都将进一步强劲发展。银行体系积累的大量住房抵押贷款也需要通过资产证券化获得流动性。此外,随着住房租赁时代的到来以及房地产商逐步转向“轻重分离”发展模式,未来不动产资产证券化空间巨大。

五是不良资产的机遇。经济结构性和周期性调整不可避免导致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率逐步上升,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压力需要转移,大量的不良资产需要清收和处置,将给不良资产处置、债转股、不良资产证券化等业务带来新的机遇。

中新网: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要“激励加强普惠金融服务”,能否讲一下在银行体系推进普惠金融工作中地方商业银行起到了怎样的功能?

李海涛:地方商业银行作为我国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普惠金融的主力军。比方说,我前段时间刚刚调研过一家长江校友的企业——重庆富民银行,他们是一家重庆本土的民营银行,发起股东都是重庆当地民营企业,银行定位就是“扶微助创”,扶微就是扶持小微企业,帮扶金融弱势群体,助创就是助力创新创业,推动产业创新升级。

富民银行虽然成立时间不到三年,但是做得已很有特色,他们没有营业网点,也没有现金业务,不再是一家传统银行,他们主要以数字化手段为小微企业、三农生态、创新创业三大客户群提供金融服务。我去看了他们服务小微企业的“极速贴现”产品,贴现的都是小微企业持有的小额票据,最小金额的才几千元,全流程线上操作,贴现资金“1秒到账”,极大提升了小企业主票据融资的效率,到今年8月末,富民银行“极速贴现”通过互联网服务实体企业超过3万家,贴现总金额超过500亿元。

富民银行还有一个“商户贷”的产品,根据商户聚合支付的收单数据给商户做小额信用贷款,这个产品从获客到授信到放款,全部是线上完成,单个客户的平均贷款余额不到5万元,但是客群很大,使用非常方便,让街边的小商小贩都有机会获得银行的纯信用贷款,这就是普惠金融的力量。

普惠金融的客群大多为小微企业主、个体工商户,他们的金融需求主要有“小、散、远、急”的特点,这些客户往往是大银行服务不到的长尾客户,地方商业银行立足当地,扬长避短,以各种创新的金融产品满足各领域、多层次的客户需求。同时,目前地方商业银行都在推进数字化转型,运用最新的金融科技,逐步把零散的小微企业贷款业务由线下转移到线上,大幅降低了银行业务的运营成本,并围绕“衣、食、住、行、游、娱、购、学、养、健”等场景,实现客户生活场景化和银行金融服务场景化的结合,提高普惠金融服务的渗透率。

中新网:在您看来,要解决中国金融行业的痛点,也就是要服务中小企业、服务小微企业、服务民营企业。您认为地方商业银行在这些方面应该实施哪些措施?

李海涛:地方商业银行要想发展好普惠金融,思想认识是根本,市场定位是基础,技术支撑是依赖,风险管理是关键。为此,地方商业银行的工作重点是要统一思想认识、明确自身定位、提高服务质效、加强风控管理,持续提升金融服务能力。

一是坚定普惠金融,强化市场定位。地方商业银行服务小微企业,既是积极承担社会责任的表现,也是对金融脱媒的现实需要。地方商业银行应坚持服务地方经济和小微企业的发展方向,下沉经营管理和服务重心。

二是以客户为中心,提升服务效率。充分运用大数据分析和信息科技技术,加强与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深度融合,丰富获客手段,提升客户体验。同时,围绕新兴产业、科创产业、核心企业供应链等领域,推进产品和模式创新,加快产品创新,在守住风险底线的基础上,优化业务流程,提高金融服务效率和服务质量。

三是坚守风险底线,实现可持续发展。以“坚守合规、管控风险”为指导思想,在落实监管要求和严守风险底线的前提下,积极运用大数据等新兴技术,完善风险管理体系,不断优化信贷资产结构,积极为长尾客群以及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切实做好全流程、全方位的风险管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