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转股已落地逾9000亿 银行系贡献半壁江山

核心提示:截至2019年4月末,债转股签约金额已经达到2.3万亿元,投放落地9095亿元。已有106家企业、367个项目实施债转股。实施债转股的行业和区域覆盖面不断扩大,涉及钢铁、有色、煤炭、电力、交通运输等26个行业。

截至2019年4月末,债转股签约金额已经达到2.3万亿元,投放落地9095亿元。已有106家企业、367个项目实施债转股。实施债转股的行业和区域覆盖面不断扩大,涉及钢铁、有色、煤炭、电力、交通运输等26个行业。

6月5日,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披露了市场化债转股进展的最新数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计算,债转股资金落地比例达到40%,而在2018年8月末,这一比例为20%。8个月间,债转股资金落地比例翻了一倍。

成立不到两年的银行系债转股专营机构已经成为债转股主力。目前,工农中建交五家大行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共落地实施债转股项目254个,落地金额4000亿元,占落地资金的44%,贡献近半落地资金。其中,通过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私募资管产品等渠道共募集社会资金2500亿元。

5月2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下一步要在债转股增量、扩面、提质上下功夫。提出要建立债转股合理定价机制,积极吸引社会力量,完善政策,解决金融资产投资公司持有债转股股权风险权重较高、占用资本较多问题。

拓展募资渠道

上一轮政策性债转股中,资金来自于国家财政拨款。而在市场化债转股下,资金募集成为制约债转股进展的先决条件。如何拓展债转股资金渠道?

2018年7月,人民银行定向降准释放约5000亿元用于支持市场化债转股。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负责人黄晓龙表示,定向降准的带动作用比较明显。定向降准后新增落地金额5080亿元。由于商业银行比较熟悉企业情况,对民企融资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大。4月末,17家商业银行对24家民营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其中定向降准后新增投资了22家。

成为市场化债转股主力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如何多渠道募资?

作为国有大行独资机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注册资本均在百亿规模,背靠母行雄厚的资金实力。

黄晓龙介绍,银行系债转股实施机构通过设立私募基金子公司、与产业基金和地方政府合作等方式,积极拓展募资渠道。其中通过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私募资管产品等渠道共募集社会资金2500亿元。银保监会在2018年6月发布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管理办法(试行)》要求,债转股机构申请成立的私募基金面向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但应当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和信息披露,明确告知投资者募集资金用于债转股项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农银投资与央企、地方AMC、政府投资基金等广泛成立债转股相关基金,建设银行则发行了银行间市场首单债转股资产支持票据业务。

一位资产管理公司资深业务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市场化债转股尤其需要注意债项资金和股项资金的区别,债项资金有期限要求,并且对收益水平有一定预期。资管新规期限、用途不得错配的要求下,但债转股项目的退出时间和收益都具有较大不确定性,需要更长远地考量。

国常会上还提出,支持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发起设立资管产品,并允许保险资金、养老金等投资。探索公募资管产品依法合规参与债转股。鼓励外资入股实施机构。

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在上述吹风会上表示,社会力量参与债转股强调主体多元和方式多元。主体多元就是民资、外资等各种所有制性质的投资者都可以依法平等参与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方式多元就是有多种方式参与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既包括战略投资方式,也包括机构投资方式,还有财务投资方式。

市场化定价难题

在106家实施债转股的企业中,有24家为民营企业,其他以央企和地方国企为主。

一位市场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相较而言,央企和地方国企有隐性政府信用的支持,杠杆率的降低对其经营、融资影响较小;民营企业更需要市场化债转股纾困。

连维良表示,下一步肯定会增加民营企业的比重,一方面是民营企业本身债转股,远兴能源、南京钢铁等民营企业通过债转股减轻了企业短期的偿债压力,完善了治理结构,呈现良好发展前景。另一方面,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的债转股,比如沙钢、德龙钢铁,分别控股了重整之后的东北特钢和渤海钢铁。

市场化债转股实施中,一大难点在于定价难。

连维良表示,进一步完善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合理定价机制。要在有效防范国有资产流失的前提下,完善国有企业、实施机构尽职免责办法,进一步提高国有企业资产转让定价市场化水平。“只要依法合规,按程序,尽到法定责任,对决策前已经客观形成的损失或者是因市场因素可能形成的损失,要落实相应的免责条款。通过这样一些机制来实现快速决策、及时交易。”

此外,连维良表示,上市企业转股价格可以参考股票二级市场的价格,非上市企业转股价格可以参考竞争性报价或其他公允价格。此外,推动各类产权交易场所为债转股提供交易定价服务,更好地形成竞争性的市场。

上述资产管理公司资深业务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多数债转股项目是通过一对一谈判完成的,参与机构不多,难以形成市场化定价。“市场化债转股仍然是针对暂时性困难的高杠杆企业,不适合大规模广泛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