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降息潮来了!美联储暗示降息、澳央行降息救楼市,印度3连降!中国央行如何?

核心提示:当前,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贸易局势动荡不安,部分国家受此影响纷纷降息。目前,印度、韩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央行已

当前,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贸易局势动荡不安,部分国家受此影响纷纷降息。


目前,印度、韩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央行已启动降息。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暗示降息,并表示将采取恰当措施维持经济扩张。


业内人士表示,在此背景下,中国货币政策总体会呈现放松的态势。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空间打开,利率工具可以更加灵活。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暗示降息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周二表示:


美联储正在密切监控美国经济状况,并表示央行愿意适当措施以维持国内经济扩张。受到源自多方面的各种因素同时影响,美国经济已经出现了减速迹象。

鲍威尔资料图 (图片来源 / 新华社)

关于鲍威尔所言的“适当措施”,CMC市场分析师David Madden解读道:“鲍威尔称将‘采取适当措施’维持经济增长,交易员认为这是一个信号,这表明如果他认为有必要的话,就会考虑降息。”


市场普遍认为鲍威尔的言论是在暗示美联储可能降息。


中金公司对此指出,鲍威尔这番表述的一大目的,就是阻断“美国经济下行风险加剧—金融条件收紧—需求转弱”的恶性循环。


“不过,美联储降息举措能否扭转美国经济下行压力骤增的颓势,依然是未知数。”


一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随着特朗普采取一系列强硬贸易谈判措施导致全球贸易局势骤然紧张,大量美国企业正在冻结项目投资与员工招聘,加快收紧开支度过“经济寒冬”。


目前的美国联邦基金基准利率区间是2.25%至2.50%。降息将使企业的借贷成本随之降低。鲍威尔的暗示重新激起了投资者购买股票的热情。


美股整体回弹

全球市场舒缓两日


鲍威尔暗示降息的消息令市场得到提振。


美股周三收高,在近期的波动中罕见的连涨两日。


美股回弹


北京时间6月6日清晨收盘,道指涨207.39点,或0.82%,报25539.57点;标普500指数涨22.88点,或0.82%,报2826.15点;纳指涨48.36点,报7575.48点。

周三美股科技股涨跌各异,网约车股大涨,芯片类股多数下跌。


微软(MSFT)与甲骨文(ORCL)股价攀升,此前微软宣布Azure云将与甲骨文云计算平台进行直接连接。微软收高2.2%,甲骨文收高0.15%。


Salesforce(158.44, 7.63, 5.06%)股价收高5.06%。,该公司第一季度业绩好于预期。


苹果、特斯拉涨超1%;Alphabet跌超1%,为FAANG五大科技股中唯一下跌的股票。

   

芯片类股多数下跌,费城半导体指数跌0.75%,美光科技跌超3%,微芯科技、台积电跌超2%,恩智浦、英伟达、高通跌超1%。


全球市场普涨,商品跌


周三亚洲市场大体收高。日本日经225指数收高1.8%,中国上证综合指数收盘基本持平,香港恒生指数收高0.5%。


欧洲股市中,欧洲泛欧绩优300指数收涨0.24%,英国富时100指数收涨0.1%,德国DAX指数收涨0.1%,法国CAC指数收涨0.5%,西班牙IBEX指数收涨0.4%。


纽约商品交易所7月交割的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80美元,或3.4%,收于每桶51.68美元。


按照即期期货价格计算,美国WTI原油期货较4月23日创造的近期高点每桶66.30美元已下跌22%,标志着WTI期货进入熊市。


全球降息潮拉开序幕

印度、韩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央行纷纷吹响降息的号角,亚洲及大洋洲主要央行集体迎来了降息潮。


“由于贸易争端对全球经济及贸易前景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亚洲经济增长放缓,通胀也在下滑,因此我们认为印尼和印度等内需驱动的亚洲经济体,将有继续下调利率的政策空间,从而有助于刺激当地基础设施投资并支持亚太区经济增长。”安联投资亚太区股票首席投资总监陈致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一直以来,韩国出口被视为全球经济和贸易的“金丝雀” 。


韩国关税厅6月1日发布数据显示,韩国5月出口同比下降9.4%,已连续第六个月出现下跌。其中,芯片出口同比下降30.5%,降幅较上月扩大2.2倍。进口则同比下降1.9%,低于预期的同比增长0.5%。


同时,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对亚太区主要经济体的影响已经开始浮现。新加坡、泰国、越南、印尼、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经济亦集体出现放缓。


世界银行(World Bank)最新公布的2019年全球经济展望预计,东亚太平洋地区今明两年经济增速将降至5.9%,这是自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以来,该地区的经济增速首次跌至6%以下。其中,香港作为一个高度外向型经济体,今年第一季度GDP同比轻微增长0.6%,相比上一季度1.2%增幅明显放缓。


澳央行出手救楼市

6月4日,澳大利亚央行(RBA)宣布:


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历史最低的1.25%,这也是该行近三年来首次降息。


自2016年8月降息以来,澳大利亚央行已有近三年未调整货币政策。由于澳大利亚经济疲软已持续相当长时间,因此本次降息是在意料之中。这也让澳大利亚成为全球率先降息的发达经济体。


澳大利亚央行行长菲利普·罗威(Philip Lowe)承认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因澳大利亚人的信心不足和消费下滑而面临巨大风险。澳大利亚4月份失业率上升至5.2%,同时通货膨胀率持续低于澳央行设定的2%-3%目标区间。然而,罗威依然对澳大利亚经济保持乐观,并预计今年和明年经济增长率达到2.75%。

图片来源 / 图虫创意

印度三连降


4月4日,印度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决定将回购利率下调25个基点,从此前的6.25%下调至6%,这是年内第二次降息。


外界普遍预期,印度央行将会在6月6日宣布年内至今的第三次降息。而印度央行上一次连续三次降息是还在2013年。


印度中央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该国GDP增速降至5.8%,创2015年三季度以来新低,较去年同期8.1%的增速明显放缓。在路透调查的66位经济学家中,三分之二的人预测印度央行将在6月初的利率会议上下调回购利率25个基点至5.75%,为2010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图片来源 / 新华社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空间打开


“在此背景下,中国货币政策总体会呈现放松的态势。”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在美联储等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继续偏鸽、部分央行开启降息周期的外部环境下,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空间打开,利率工具可以更加灵活。市场人士预计,如果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可以通过调降MLF、逆回购等政策利率应对。

图片来源 / 图虫创意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货币政策具有外溢效应,但也受到美联储的影响。这种关联,被央行行长易纲总结为“以内部均衡为主兼顾外部均衡”。


具体而言,中国的货币政策应坚持“以我为主”,保持货币政策的有效性,进而支持实体经济。比如国内经济出现下行压力和信用收缩时,就需要略微宽松的货币条件,但如果太宽松、利率太低就会影响汇率,所以要考虑外部均衡,要在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近年的货币政策操作亦体现这一特点。2017年美联储连续加息,同期中国经济增速稳中有升,央行也多次跟随上调逆回购、MLF利率。但2018年美联储加息后,央行仅在当年3月跟随上调利率此后并未跟随,而且还进行了降准的操作。


两国货币政策由此明显分化,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加大。今年3月,美联储表示年内暂停缩表后,汇率有所反弹。近期在贸易摩擦升级的情绪影响下,人民币再度波动加大。


此次美联储的表态意味着美联储仍将保持鸽派,中美两国货币政策方向趋同。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汇率贬值的压力仍然存在,但是如果美联储开启降息的话,汇率压力就会小很多。” 


此前5月,易纲在出席中债指数专家指导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时表示,中美十年期国债利差仍处于较为舒服的区间,美联储加息可能性降低,有利于人民币汇率稳定。


2018年货币政策分化后,中美两国利差一度收窄到30BP,不过近期中美利差持续走高至110BP,超过易纲2018年4月在博鳌所说的舒适区间(80-100BP)的上限。在此背景下,外部约束减轻,货币政策“以我为主”的空间更大。


内部来看,货币政策主要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以及流动性压力。一季度经济数据向好后,4月份的各项数据出现明显回落。


“从二季度的高频数据看,5月制造业PMI回落至荣枯线以下,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预计二季度经济增速在6.1%左右。”邵宇预计称。


降息成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选项之一。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存在利率双轨制的因素,降息既可以降低存贷款基准利率,也可以降低MLF、逆回购等政策利率。


邵宇称:


“在利率市场化的背景下,央行更倾向于调整逆回购、MLF利率,通过货币政策传导影响基准利率。央行尽量不动基准利率,但因为传导机制还在建立的过程中,也不排除调整基准利率的可能。


中信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表示:


货币政策利率工具可以更加灵活,长期来看中国可以适当跟随全球货币政策降低政策利率,也可以考虑进一步下调TMLF利率实现降低小微企业信贷综合融资成本的目标。


不过亦有不同意见。


李迅雷表示:


现在看降息的可能性不大,美联储还没有明确表示要降息。对中国而言,不论是降低基准利率还是降MLF、逆回购等政策利率,都可以降低融资成本,但现在的问题是要解决信用扩张不足的问题。


6月降准?


流动性方面,5月末由于包商银行事件的影响,市场流动性趋紧,非银尤甚。不过在央行持续注入流动性后,资金利率明显回落。6月5日,DR001降至1.58%,DR007降至2.44%,已低于7天逆回购政策利率(2.55%)


“5日早上开盘隔夜利率2.5%,十点钟一看降到了1.6%,市场流动性并不紧张。但因为6月跨半年,接下来流动性可能会紧张,因此市场都在借跨季资金。” 一位非银机构交易员告诉记者。


一位股份行债券交易员介绍,近期流动性分层比较明显,大行、股份行资金相对宽松,但中小行、非银资金略紧。从到期的情况看,6月到期量比较大,利率可能会有所上升,但央行会相应通过MLF续作、逆回购等形式投放流动性,隔夜利率不会超过年内3%的高点。


Wind数据,6月6日有4630亿MLF到期,6月19日有2000亿MLF到期。由于到期规模较大且面临跨季因素,有市场人士认为,央行可能会采取降准的措施应对。


对此,李迅雷表示,6月降准显然没有必要,之前刚做过一轮针对中小银行的降准,6月17日还将释放约1000亿的长期资金,预计6月份央行主要通过MLF、逆回购等调节市场流动性。


“如果美联储降息的话,两国短端的利差压力不会那么大,中国也可能降息、降准,但还要观察,短期内央行会通过MLF、逆回购等形式调节市场流动性。但降准降息的操作可能要等二季度数据出来之后再进行。”邵宇表示。

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文中投资建议仅供参考。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者:朱丽娜、张涵、陈植、杨志锦

编辑:包芳鸣、李艳霞、张星、刘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