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疯狂再起:二三四五借此撑业绩 盛大游戏玩得不亦乐乎

核心提示:沉寂近一年后,曾经疯狂的现金贷再一次进入大众视野。不同的是,这次对现金贷的称呼多了两个字,为“地下现金贷”。不变的是,同样的套路、高息和暴力催收。

沉寂近一年后,曾经疯狂的现金贷再一次进入大众视野。不同的是,这次对现金贷的称呼多了两个字,为“地下现金贷”。不变的是,同样的套路、高息和暴力催收。

之所以叫地下,是因为这种短期高息贷款早已被监管明确为违规。但在暴利的诱惑下,一大批平台还是选择铤而走险,只不过相比此前明目张胆的疯狂,这次变得更为低调了。

除了地下现金贷公司,许多上市公司也布局现金贷业务。现金贷成为二三四五、盛大游戏等公司获取丰厚利润的重要业务之一。

而高息、暴力催收等解决不了的“原罪”,使得现金贷业务随时有叫停的可能,这对于主要靠现金贷赚取利润的上市公司来说,则意味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和业绩爆雷的可能。

一位地下现金贷从业者告诉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前有2月26日公安部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将“套路贷”定义为新型黑恶势力犯罪,后有即将到来的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至少80%的现金贷平台近期暂停了业务,来躲风头。

启阳路4号在聚投诉上看到,投诉量排行榜上,前十名中有9家是网贷平台,投诉原因集中在高息和暴力催收上。

现金贷疯狂再起

2018年11月,空闲了大半年的苏海鑫又开始忙了起来。因为他看到,和他一样几乎没什么活干的圈里的朋友们,慢慢又接到了业务。这些业务包括:为现金贷平台提供系统、买卖流量、数据服务、贷后催收。

苏海鑫知道,现金贷又活过来了。

2017年是现金贷的黄金时代。许多头部平台每月的利润以“亿”计,市场上也流传着“坏账不超过50%都可以盈利”的传说,只要有钱,似乎每个入场的人都可以赚得盆满钵满。

但这种躺着赚钱的日子在当年底戛然而止。由于超过年化100%的高利息、暴力催收引发大学生跳楼、裸贷等恶性社会事件,监管于2017年12月1日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提出了“一刀切”式的严要求,规定年化综合利率不超过36%,切断P2P等资金来源,严禁暴力催收等行为。

2017年12月1日,监管下发《关于规范“现金贷”业务的通知》。

此通知一出,大批现金贷平台停止了业务,行业迅速进入寒冬。

一家长期跟踪报道现金贷行业的媒体负责人曾对启阳路4号表示,某头部现金贷平台在2017年鼎盛时期拥有员工近300人,到2018年中,该公司只剩下30多人。如明特量化、快牛金科等头部平台,则向区块链、风控服务等方向转型。

转型的结果并不理想。区块链在经历一波比现金贷更为疯狂的时期后,也迅速进入谷底。诸多做现金贷时“几乎没什么风控”的平台,做风控服务更是很难被人买账。这使得在2018年大半年的时间里,大多数平台日子过得很艰难,一些小平台干脆关掉公司,寻找别的出路去了。

以美股上市的趣店为例,其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净利润相较于2017年一季度的4.65亿元出现滑坡,下跌至3.16亿元,同比下滑32%。趣店的核心消费金融业务,亦即现金贷业务的关键数据均出现下滑,交易总额同比下降8.1%,活跃用户同比下降13.9%,放款笔数同比更是下降了44.6%。上述财报发布后,趣店股价大跌14.29%。

趣店CEO罗敏在新闻稿中对业绩下滑的解释将监管政策放在了首位,“在去年年底行业政策调整之后,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经历了行业性收缩区间,我们迅速采取了措施,通过暂时收紧信贷标准来控制风险。”

另一方面,虽然现金贷业务被监管一刀切,但大量现金贷用户的需求仍然存在。当大批现金贷平台停止业务后,这些人群的需求就处于无法被满足的状态。

到了2018年底,苏海鑫和他的同行们看到,对于现金贷的监管出现松懈,在暴利的诱惑下,一大批此前的现金贷从业者又冒着风险进来了。

上市公司难舍现金贷

上市公司对现金贷业务也很难割舍。

2月26日,A股上市公司二三四五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快报,数据显示,2018年其营业总收入为38.69亿元,同比增长20.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65亿元,同比增长44.07%。

2015-2017三年间,以现金贷为主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在二三四五营收占比中急速上升。

在A股近期纷纷业绩爆雷的背景下,同样对商誉进行计提减持的二三四五,仍然能保持如此高利润,其现金贷业务功不可没。

以网址导航网站起家的二三四五,凭借对互联网流量的分发优势,早于2015年就设立了金融科技公司,开展现金贷业务,主要产品为“2345贷款王”。

据二三四五历史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4.70 亿元、17.42 亿元、32.00 亿元。其中,公司互联网信息服务业务实现收入分别为10.13 亿元、10.77 亿元和11.7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8.91%、61.73%和36.84%;公司互联网金融服务业务实现收入分别为0.09 亿元、2.06 亿元和20.93亿元,业务占比分别为0.62%、12.72%和65.42%。

由此可见,二三四五以现金贷为主要产品的互联网金融服务业务,2015年设立后便迅猛发展,并于2017年占到营业收入的65.42%。据此可说,二三四五是一家以现金贷为主业的公司。

但2017年底的监管政策出台后,二三四五的现金贷业务与行业一样迅速下降。其2018年半年报显示,互联网金融服务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仅为26.83%,同比下降38.73%。二三四五也在2018年6月回复深交所问询时表示,公司严格按照政策的规定开展相关业务,截至2017年12月,公司已经停止了无场景的“现金贷”业务。

但刚公布的2018年业绩快报表明,其四季度的营收高达14.26亿元,较2018年前三季度出现大幅增长。

有业内人士认为,虽然2345并没有说明快速增长的来源为何,但一个合理的解释是,二三四五的现金贷业务又重新活跃起来。

二三四五旗下 “2345贷款王”APP,不仅只提供自己的现金贷产品,也作为贷款超市为其他现金贷产品引流赚取费用。其中,仍有不少年化费率远超36%的产品存在。如大额现金分期产品“拍拍贷”综合年化利率约为378.00%;“开始花”日利率为7%,年利率则高达2520.00%。

聚投诉上,2345贷款王2018年各月被投诉数据。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注意到,在聚投诉上,2345贷款王以975条季度投诉量排在了投诉量季度排行榜的22位。而从其月度投诉量的变化上也可看出,2018年2月其投诉量为51件,是全年最低,此后至2018年9月,投诉量总体处于缓慢上升中,但单月投诉量最高为233件。但进入2018年四季度后,投诉量快速上升,12月更是高达465件。

这一时期,正是地下现金贷重新开始活跃的时候。

拍拍贷、360金融、信而富、趣店、51人品贷、原子贷、融360等上市公司的现金贷或大额现金分期业务,也都和二三四五一样,拥有差不多的营收变化曲线。

除了这些上市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外,启阳路4号还发现,金融行业以外的公司,也通过经营现金贷业务来赚取暴利。

2月21日,世纪华通发布公告称,经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2019年第4次会议审核,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获得有条件通过。这意味着世纪华通历时8个月重组盛大游戏一事终于尘埃落定。

在人们纷纷将目光放到重组后的世纪华通将坐稳A股游戏股第一,并拉大与追赶者间的差距时,在此次重组中,盛大游戏旗下的现金贷业务,也被打包装入了上市公司中。

据不愿具名的盛大游戏子公司前员工向启阳路4号透露,名为万贯街游戏贷的现金贷产品,由宁夏海胜通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宁夏海胜通”)运营。而宁夏海胜通,则由盛大游戏的实控主体盛跃网络间接全资控股。

百度搜索显示,万贯街游戏贷由宁夏海胜通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发布。

天眼查显示,宁夏海胜通成立于2017年11月24日,注册资本3亿元,法人代表为马浩广。同时,马浩广还为盛大游戏(宁夏)有限公司、盛跃网络游戏(绍兴上虞)有限公司等31家公司的法人代表。上述两家公司,则是盛大游戏实控主体盛跃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宁夏海胜通法人马浩广同时也为盛大游戏多家全资子公司法人。

该前员工还向启阳路4号透露,万贯街游戏贷这一现金贷产品,主要是为盛大游戏的用户提供贷款服务,以支持他们购买游戏币。如此一来,无论是游戏币还是贷款利息,盛大游戏凭此便可获得两份收入。

根据世纪华通公告披露的数据显示,盛大游戏2018年1-11月未经审计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19.6亿元,且有望超额完成2018年的承诺业绩(净利润21.36亿),届时,其2018年净利润增速将超过20%。而根据目前A股游戏公司所披露的全年业绩预告,盛大游戏仅11个月的净利润已经位列A股游戏第一,20%的利润增速更是位列游戏行业前列。

由于没有披露更为详细的业绩数据,我们无法得知现金贷业务在净利润中贡献几成,不过,腾讯应用宝数据显示,万贯街游戏贷在腾讯应用宝一家下载量即达600万次。

原罪难消

现金贷造成了许多悲剧。

3月3日,一条“当事人讲述装250个APP网贷经过:以贷还贷本金38万还55万年利率2000%”的微博上了热搜。视频报道中讲述了河北石家庄王先生从2018年11月底开始申请网贷后,以贷还贷的经过。他说,通过app借款2000元,到手仅1400元,7天后要还2000元。3个月来,其手机上装了250个借款APP,总欠款高达55万元。王先生的生活因网贷公司的催款陷入混乱。

该事件经过微博大V传播后,登上热搜。

这样的新闻在2017年现金贷黄金时代时层出不穷,如今再次迎来高峰。

启阳路4号在聚投诉上看到,最新的月度投诉量排名上,被投诉最多的十家公司,有九家为网贷平台。其中,玖富、贷上钱、闪银三家公司分别以696、664、614件投诉量排在前三位。而上榜的100家公司中,与现金贷、现金分期、信用卡分期等直接相关的公司高达74家。

聚投诉上,月度投诉量排名前十中,9家为互联网金融公司。

投诉内容上,砍头息、手续费高、暴力催收为出现最为频繁的关键词。

每天都有许多针对网贷平台的投诉上传到聚投诉上。

比如有用户投诉“2345立即贷砍头息,收取高额会员费”;投诉你我贷“恐吓,高利贷,骚扰亲朋好友,暴打通讯录,委托第三方骚扰不择手段”;投诉360借条“由于特殊情况已经逾期6天后,在已经和催收人员通话后,还被360窃取通讯录信息,通讯录好友被骚扰”。

在2017年12月1日监管下发的通知文件中,就明确针对高利息、暴力催收、侵犯用户隐私等现金贷问题泛滥的情况做出了严厉的规定。

规定出台后,现金贷确实消停了一段时间,各种泛滥现象也得到明显的遏制。但随着现金贷转入地下后再次回温,高利息、暴力催收等现象又开始频繁出现。

也正因此,公安部在2月26日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套路贷”新型黑恶势力情况,将“套路贷”定性为新型黑恶犯罪。据介绍,截至目前,全国公安机关共打掉“套路贷”团伙1664个,共破获诈骗、敲诈勒索、虚假诉讼等案件21624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6349名,查获涉案资产35.3亿余元。

苏海鑫在2018年11月准备再次入局现金贷时最大的担忧,就是怕警方对现金贷进行严查,自己受到牢狱之灾。

随着公安部此次通报,再加上即将到来的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苏海鑫暂停了手上的现金贷业务,躲躲风头。而据他所知,80%的地下现金贷产品也都暂停放贷。

但苏海鑫也向启阳路4号表示,相比于2017年暴力催收的疯狂,如今他的催收已经算是很“温柔”了。不再轰炸通讯录,也不向借款人的亲朋好友群发侮辱性短信,只是频繁地对借款人本人打电话、发短信催收。

即使这样,仍触犯了监管对暴力催收的定义。同时,做了三年现金贷的苏海鑫也清楚,如此高利息的情况下,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大多很差,其中大部分还为多头借贷者,若只通过合规方式催收,很难把钱收回来。

“钱收不回来,我怎么赚钱?不赚钱,谁又会冒这么大风险?”苏海鑫说。

监管也就不停地和现金贷从业者玩着猫鼠游戏。而无论谁输谁赢,处在社会底层的现金贷借款人群,要么无钱可借,要么承受高额利息和不堪其扰的生活。

这似乎成为一个难以解开的死结,目前还看不到答案。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