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秀波遇上翟天临 1.6亿投的《深渊行者》何去何从?

核心提示:当吴秀波遇上翟天临,注定是一场无言的结局。

当吴秀波遇上翟天临,注定是一场无言的结局。

近日网上爆出《深渊行者》被北京卫视退货,成为翟天临事件爆出后第一个受影响的作品。据悉该剧由翟天临、吴秀波、张嘉译、包贝尔、江铠同等人主演,该剧取材于中国缉毒警察真实案例,复原了缉毒人的亲身经历,讲述了缉毒警察的卧底故事。

今天新京报援引北京卫视内部人士的话:“去年‘秋交会’没见过这部剧,也没听说过我们买这部剧,编排里更是没有,退就更无从谈起了。”

在这部电视剧中,翟天临不仅是主演,还是艺术总监,新浪财经在广电总局官网查询到,早在2018年6月份这部电视剧就拿到了发行许可证,因为两位主演先后爆发的舆论事件,导致这部电视剧迟迟不能定档,北京卫视的否定意味着这部电视剧将会再次摇摆。

《深渊行者》停摆,投资方天瑞传媒受伤

在吴秀波人设崩塌之时,电视剧《深渊行者》就遭遇到了巨大的风险。

根据自媒体娱乐资本论的报道,2018年12月底,《深渊行者》二审二改完毕,吴秀波的戏份没有一点删减,但是因为吴秀波的事件持续发酵,导致这部影片成为了烫手山芋,无人敢接盘最后一轮的1600万元融资。

如今另外的一个主演翟天临又深陷“学术不端”的争议,导致电视剧发行播出情况雪上加霜。

而最直接受伤害的是曾经挂牌新三板,如今刚刚摘牌的天瑞传媒。据悉该片由公安部金盾、云南省公安厅和北京天瑞传媒联合出品,但是背后主要操刀的是天瑞传媒。2016年底公司曾发布公告称拟参与投资电视剧《深渊行者》,该剧总投资为1.3亿元。

此后《深渊行者》作为天瑞传媒的重点项目,多次出现在公司财报的显著位置上。资料显示于2017 年 2 月 18 日开机,已于 2017年 7 月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由于拍摄过程中超支,该剧的总投资有所增加,最后增至1.6亿元。

关于《深渊行者》的资金信息,天瑞传媒透露出两条重要的参考。一个是2017年半年报资料显示公司收到《深渊行者》投资方的预收款项 1.41亿元;另一个是2017年年报资料显示:存货 2017 年 12 月 31 日期末数为 1.4亿元,较上年末增长 736.42%,主要原因是公司报告期内主要系公司在电视剧《深渊行者》在投拍阶段投资增加,及其他电影、电视剧版权和剧本储备所致。

这意味着天瑞传媒一方面手中握有《深渊行者》1.4亿元的预收款,另一方面也承担着巨大的存货压力。

翟天临冲击波不断扩大,新文化等多家公司受影响

翟天临事件受影响的作品,其中耀客传媒的《无名侦探》和上海新文化的《裸漂》两部未播作品影响最大。

前者是耀客传媒与翟天临继《心术》、《离婚律师》之后合作的第三部作品,讲述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的上海滩十里洋场看上去依旧繁华,曾经是租界捕房神探的曾某,为了调查养父身亡真相回到上海,和女警杨雪一起侦破了一系列轰动一时的案件。

巧合的是这部电视剧吴秀波是主演,而翟天临则是特邀出演,如今一部剧中两个主要演员都深受舆论之苦,让这部电视剧的前景变得扑朔迷离。


后者是翟天临主演的作品,讲述了翟天临饰演的吴琦和乔振宇饰演的汪禹,远离自己的家乡来到上海这座繁华都市打拼,裸漂在大都市,最终靠自己的拼搏与奋斗实现了人生价值的故事。

这是一部2015年的老剧,在2015年底就拿到了广电总局的发行许可证,此后3年多的时间里都未成功发行播出。

如今这两部电视剧都面临着能否顺利播出的难题,但是现在面临的一个争议是翟天临到底算不算是“劣迹艺人”,这才是关系到其作品能否播出的关键。

“其实严格来说,劣迹艺人并不是个法律的概念,而是根据广电的相关规定确定的,只有嫖娼和吸毒才算,才会受到禁演等惩处。”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米新磊律师表示,即便从实践来看,近年对于劣迹的范畴有扩大的趋势(比如吴秀波其实也没嫖娼也没吸毒,但还是被北京卫视春晚给剪辑掉,未来能不能再出来不可知),但不能犯了什么错都纳入“劣迹艺人”里面,不能把法律问题道德化。

但是米律师仍然提醒道,翟天临的事件没想到越演越烈,不排除后续进一步发酵至难以收场的地步,到时候作品比肯会受到牵连。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