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货币政策: 从“松紧适度”到“灵活适度” 2020年杠杆率或小幅上升

核心提示: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下一年经济发展和政策走向的重要风向标。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12月10日至12日在北京举行。会议对2020年的货币政策和金融风险化解工作亦进行定调。

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下一年经济发展和政策走向的重要风向标。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12月10日至12日在北京举行。会议对2020年的货币政策和金融风险化解工作亦进行定调。

会议称,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而在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货币政策的表述则是“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

何为灵活适度?“目前经济环境复杂,很多经济变量现在还无法确定,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采取一种灵活性的措施。”12月12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本次会议特别指出,“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当前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仍处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世界大变局加速演变的特征更趋明显,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这意味着,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形势更趋复杂。

会议对金融风险攻坚战亦做出安排。会议称,要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压实各方责任。分析认为,这意味着在稳增长背景下,2020年宏观杠杆率可能小幅上升。

货币政策偏宽松

2010年以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货币政策基调一直都是稳健的货币政策,但具体表述略有不同。2018年表述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今年则是“灵活适度”。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表示:“货币总量还是保持稳定,至于什么时候增减,视具体的经济情况来调节,没有刚性指导政策。”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冀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基调不变,灵活适度发力将提升政策边际效应。2020年货币政策仍将坚持这一策略——在流动性总量调控上会保持稳健和适度,同时运用多种组合流动性工具灵活地进行精准滴灌。

货币条件松紧的一个量化观测指标是M2和社会融资规模。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长10.7%;同期,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8.2%,增速比上月末低0.2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高0.2个百分点——社融、M2增速与GDP名义增速大体相当。

本次会议还指出,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同时,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如是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朱振鑫表示,会议强调“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和去年表述差别不大,通过政策利率降息的方式还会继续。一般只要不提“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这些说法,货币就还是偏松的。

中信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明明表示,明年货币政策边际宽松的方向不变,但节奏和力度上会更加灵活:一方面是结构性货币政策更多地创设、完善和使用(比如PSL),另一方面是宽松政策不会一蹴而就。

今年以来,央行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通过LPR报价改革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改革后,央行在11月首度下调了MLF和逆回购利率(5BP),有效带动银行贷款利率下行。

中金公司预计称,2020年上半年CPI将处于高位,虽然逆周期政策亟需加码,但目前到2020年中货币放松的空间较为有限,而2020年下半年到2021年上半年间政策宽松的步伐有望加快。

“LPR可能于2020年下半年下调40个基点。在此期间,MLF利率也可能下行,但幅度或不及LPR。因为加权平均贷款利率有必要下行以缓解实体经济通缩压力。”中金公司称。

相比去年,会议特别提出要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意味着经济增长模式不能只依赖房地产和基建,因此要加大对制造业的信贷投放。根据《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央行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评估中已将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和信用贷款纳入考核。

“制造业中长期融资不止是银行贷款,更还要靠股权投资。PE/VC以后恐怕要多关注一些制造业,别只盯着互联网看,新经济不只是互联网。”朱振鑫表示。

宏观杠杆率或微升

在前两年的会议通稿中,三大攻坚战的排序是重大风险攻坚战、脱贫攻坚战、污染防治攻坚战,而今年的排序是脱贫攻坚战、污染防治攻坚战、重大风险攻坚战。2020年需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脱贫路上,一个都不能落下”,扶贫攻坚显得最为重要,而重大风险攻坚战可能不止三年,往后可能还会持续。

央行《金融稳定报告(2019)》披露,金融风险化解的时间表为,2018年边制订攻坚战行动方案,边落实各项工作举措,已实现良好开局;2019年承上启下,全面、纵深推进各项任务部署;2020年是攻坚战收官之年,力争基本完成从风险治标逐步向治本过渡,完成攻坚战的既定任务。

本次会议称,我国金融体系总体健康,具备化解各类风险的能力。对于下一步的工作,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压实各方责任。

“这意味着去杠杆不是一刀切。中央政府可以加杠杆,地方政府去杠杆,个人加杠杆,企业去杠杆,总体稳定就可以了。” 朱振鑫称。

财富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表示,杠杆率基本稳定预示可以小幅上升,但更多的是结构性加杠杆,即通过“加快国资国企改革”力图降低国企杠杆率,为扶持民企等高效部门促进结构调整可以加杠杆,为加大逆周期调控力度适当增加政府杠杆率。因此,货币政策不会大水漫灌,货币供应量M2增速只与名义GDP增速大体匹配。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前三季度实体经济杠杆率分别上升了5.1、0.7和1.6个百分点,共计7.4个百分点。

“如果从稳增长的角度看,这样的升幅并不算高。比如2009年宏观杠杆率的升幅就达到了31个百分点。”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晓晶表示。

张晓晶还表示,经济稳增长,宏观杠杆率仍需继续发挥助力。不过,仅靠加杠杆是不够的,而是要在调整宏观杠杆率内部结构上做文章。同时应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