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数据要素按贡献决定报酬

核心提示:这份重要《决定》在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上通过,深刻回答了应该“坚持和巩固什么、完善和发展什么”这个重大政治问题。

中国之治

这份重要《决定》在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上通过,深刻回答了应该“坚持和巩固什么、完善和发展什么”这个重大政治问题。


新华社11月5日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

这份重要《决定》在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上通过,深刻回答了应该“坚持和巩固什么、完善和发展什么”这个重大政治问题。同时,在健全社会公平正义法治保障制度、健全充分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体制机制、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等方面亮点频现。

《决定》指出,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体目标是,到我们党成立一百年时,在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上取得明显成效;到二〇三五年,各方面制度更加完善,基本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加巩固、优越性充分展现。

数据如何参与分配

“十九届四中全会的一大创新,是在把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作为基本经济制度的基础上,把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上升为基本经济制度。”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在11月1日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新闻发布会上说。

在分配制度方面还有创新。《决定》指出,健全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的机制。

“流量经济下,数据为王。把数据作为生产要素纳入分配制度,是把大数据的知识产权化和商业化使用推到了更高的层次。”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

互联网经济中,数据具有极高的经济价值。那么,数据如何参与分配?

朱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个人与企业之间,使用互联网产品事实上并非“免费”,而是将自己的数据作为对价支付给了互联网公司;在企业与企业之间,如游戏开放平台运营商要对在平台上运营的第三方游戏的收入进行提成,也是因为平台掌握用户数据,将用户数据的黏连性“出售”给了游戏运营商;在个人与个人之间,比如微商经济中,一个人分享一条商品链接就可以获得收入,实际上也是将个人的人际关系作为数据来获利。

《决定》还指出,健全以税收、社会保障、转移支付等为主要手段的再分配调节机制,强化税收调节,完善直接税制度并逐步提高其比重。完善相关制度和政策,合理调节城乡、区域、不同群体间分配关系。重视发挥第三次分配作用,发展慈善等社会公益事业。鼓励勤劳致富,保护合法收入,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调节过高收入,清理规范隐性收入,取缔非法收入。

央地两个积极性如何调动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生产要素的丰富可以增强市场主体的活力,而对市场的另一面——政府,《决定》也指出,构建从中央到地方权责清晰、运行顺畅、充满活力的工作体系。

《决定》提出,健全充分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体制机制。适当加强中央在知识产权保护、养老保险、跨区域生态环境保护等方面事权,减少并规范中央和地方共同事权。赋予地方更多自主权,支持地方创造性开展工作。按照权责一致原则,规范垂直管理体制和地方分级管理体制。优化政府间事权和财权划分,建立权责清晰、财力协调、区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形成稳定的各级政府事权、支出责任和财力相适应的制度。

“过去40年,中国发展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调动了基层和地方改革与发展的积极性。未来几十年,我们还是要发挥两个积极性,既要发挥中央的积极性,更要发挥地方改革与发展的积极性。”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说。

《决定》还指出,完善政府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生态环境保护等职能,实行政府权责清单制度,厘清政府和市场、政府和社会关系。深入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改善营商环境,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

“处理市场与政府关系问题的核心是转变政府职能,而且目前还在路上,使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真正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给经济、社会发展提供空间、扩大空间。”竹立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市域社会治理如何现代化

市场有活力,政府有活力,社会也要有活力。充满活力与安定有序相辅相成,对此应如何予以保障?

《决定》指出,健全社会公平正义法治保障制度,并从加强人权法治保障、公正执法、公正司法三个方面提出了诸多保障举措。

中国政法大学校长马怀德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专访时表示,“要健全社会公平正义的法治保障制度。这是四中全会公报里首次提出的概念,要从健全社会公平正义的法治保障制度入手,去解决各类社会问题。”

《决定》指出,坚持法治建设为了人民、依靠人民,加强人权法治保障,保证人民依法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承担应尽的义务,引导全体人民做社会主义法治的忠实崇尚者、自觉遵守者、坚定捍卫者。

“法治建设最终要落到实处,最终的目的是为了保障公民权利,尤其是基层弱势群体的权利。”原司法部研究室主任王公义告诉记者。

“所谓良法善治,善治就是要实现公平正义,这不仅体现在执法、司法方面,还体现在社会治理方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朱景文告诉记者。

在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方面同样亮点颇多。《决定》提出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完善群众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制度化渠道。健全党组织领导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城乡基层治理体系,健全社区管理和服务机制,推行网格化管理和服务,发挥群团组织、社会组织作用,发挥行业协会商会自律功能,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夯实基层社会治理基础。

网格员已是社会“微治理”的重要力量。据报道,深圳市福田区园岭街道聘请了7个社区工作站的网格员,组成100名垃圾分类监督管理员队伍,与10家NGO环保组织联动,11月1日启动了垃圾分类楼层撤桶宣传。

日前,一场别开生面的网格员技能比武大赛在葵涌办事处三溪社区举行,最有意思的比赛环节是网格“一口清”和看图识人。所谓的网格“一口清”,就是社区工作人员给出很多地址,要求网格员从中快速找出自己负责的网格,并写出对应的房东姓名、楼长姓名、楼栋数、楼层情况。而看图识人,则是在大屏幕上同时显示60余张人脸图片,要求网格员快速找出网格内的房东并写出他们的名字和房屋位置。

《决定》还提出,加快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

“我国城市化进程还在进一步推进,人口大量向中心城市聚集,带来了城市管理的问题。这涉及中心城市与边缘城市、城市核心区与非核心区的计划、规划、人口结构、市民待遇等诸多问题需要解决。”王公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