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汇率“大搏杀”: 外贸企业的浮屠迷城

核心提示:全球汇率市场波动加大。

全球汇率市场波动加大。

比较明显的是,人民币兑美元上周离岸、在岸双双破7;英国硬脱欧风险加剧,英镑兑美元已经在8月12日盘中刷新2年新低。此外,日韩贸易摩擦加剧,韩元贬值速度加快,四月下旬以来,美元兑韩元已经升至超过7。

巨大的汇率波动,给进出口企业头上戴上了“紧箍咒”,有的企业受益,也有企业受损,企业外汇套保需求明显上升,此前粗放式的“裸奔”显然已经不合时宜。

亚洲货币,日元强势

“今年的汇率市场完全可以用波诡云谲来形容,波动的速度和幅度都超乎市场预期。特别是英镑下跌的速度之快令人咂舌,我女儿在英国留学,每年年初我都换一点英镑,今年年初的时候还是1英镑兑9元人民币,但是现在已经跌至1英镑兑8.6元人民币左右,提前换汇就产生了损失了。”学生家长彭敏表示。

由于硬脱欧的风险加剧,英镑今年大幅跳水,法国巴黎银行上周五将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从40%提高到50%,指出英国的政治环境不稳定,时间表也很紧张。英国将于10月31日脱离欧盟,但英国脱欧局势的不断发展已经对英国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英国经济在第二季度意外萎缩,这是2012年以来的首次。

英镑兑美元也不断刷出新低,8月12日当天英镑兑美元最低跌至1.20155:1再度刷新2017年以来的低点。对于英镑今年的走势,多数分析忧心忡忡,认为考验1:1并不是不可能。

与此同时,全球贸易摩擦加剧。日韩互相拉黑,美元兑韩元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8月12日,美元对韩元盘中最高升至1:1219.82,年内升值9.38%。于此同时,避险情绪升温,作为避险货币,日元年内一直表现强势。8月12日,美元兑日元的最低价为1:105.14,考验今年年初1:104.92的下轨支撑。

日元的升值引起本国的关注,日本财务省财务官武内良树表示,一旦汇率变动对日本国内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造成负面影响,将综合判断,果断采取措施予以妥善应对。他表示,当前贸易形势、美联储货币政策、日美贸易谈判等是日元对美元升值的主要原因。他同时表示,当前世界经济、日本经济的总体形势依然稳定。

此外澳元、新西兰币今年也出现明显贬值。近期新西兰联储跟随美联储步调,下调利率50个基点,至1%的历史新低。新西兰币兑美元则跌至最低0.63865:1。

外贸企业汇率困境

外币的大幅波动,进出口企业套上了紧箍咒。

“出口企业是天然的本币多头套期保值者,进口企业则是天然的本币空头套期保值者。出口企业在外汇市场上的操作是买入本币期货合约,而进口企业的套保过程是在外汇市场上卖出本币外汇期货合约。”中国国际期货研究院分析师张庆、姜凯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某股份行广州分行的相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汇率出现波动以来,尤其自今年4月下旬以来,到银行开展外汇套期保值业务的企业数及业务量均有明显上升,进行外汇利率避险的主要包括家电、电子等广东地区主流的外贸进出口企业,也包括具有跨境投融资需求的非进出口企业。

套期保值仍是根本

广东省云浮市新兴县是全国知名的不锈钢生产基地,共有相关企业100多家,以生产和出口高端不锈钢餐厨用品为主,产品远销五大洲近200个国家和地区。

广东万事泰集团是新兴不锈钢行业的龙头之一,公司九成以上的产品是给海外知名品牌做代工,出口产品中六成出口到西欧。该集团常务副总裁刘炳耀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汇率变动,对出口利好,对进口原材料利空。但因为该公司是以出口业务为主,占比达到9成,进口原材料占总原材料的3成,所以对公司总体的影响是利好。从目前全球的贸易局势来看,汇率波动的风险有进一步扩大的态势,为了对冲进口风险,公司将加大国内钢材的购买,减少钢材进口。

类似于万事泰拥有海外业务的企业不在少数,根据同花顺统计,海外业务占A股上市公司(非金融)总营收比例超过20%的企业高达859家,超过60家企业海外业务占比超过八成。目前中报没有披露完全。

从现有数据来看,2019年上半年A股已经有271家企业公布上半年汇兑损益数据,其中有137家企业在汇率波动中“赚了钱”,4家企业不赚也不赔,130家企业因汇率波动产生浮亏。虽然在汇率波动中似乎赚钱的公司多,但从金额上看,披露数据的公司在汇率波动中共累计损失4863.73万元。

套期保值繁杂莫测

目前市面上有多种方式可以减少企业因汇率波动带来的可能损失:与银行签订固定价格结汇、远期外汇交易(如远期外汇契约DF或NDF)、外汇掉期(如交叉货币互换合约CCS)、外汇汇率套期保值和外汇期权业务,或增加本币对其升值较小的币种作为贸易收汇币种等。

但任何一种金融工具都是收益和风险并存,企业很难在繁杂的金融工具里做出正确抉择。面对外汇波动,满足企业应对风险的最佳方式还是套期保值。套期保值锁定了反向风险,减少损失。

广东一家材料企业副总经理李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的材料多是从日本进口,今年日元升值很快,相应的材料也变‘贵’了,只能减少从日本的进口,转向其他国家寻求替代品。这两年汇率变化很快,且幅度较大,以前公司规模小,且汇率波动不如现在频繁和剧烈,因此一直都是‘裸奔’的策略。但是,现在这种粗放式的管理办法显然已经不合时宜,寻求套保已经是大势所趋。”

招商策略认为,汇率变动通过三个途径影响上市公司业绩。第一,对于某些出口营业收入占比较多的企业来讲,当本国货币汇率贬值时,则其出口产品以外币计价会下降,产品竞争力相对提高;贬值将有利于这部分企业产品的出口额提升。

第二,对于经营性活动而言,如果一个公司出口占比较高,出口产生或得到的外币货币或者应收账款较多,那么在贬值区间内将产生汇兑收益。

第三,对于融资性活动而言,当人民币整体贬值时,如果一家公司的综合外币负债高于综合外币资产,则会产生汇兑损失。

比如,2019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相比2018年的汇率中枢出现了进一步贬值,若2019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幅度达到3%,那么交通运输(航空运输)、钢铁、化工(化学纤维)等行业可能会承受较多的汇兑损失,占净利润的比例分别达到4.25%
、1.0% 、1.78%
;而产品出口型企业,如家电(白电)、通信(通信设备)、电气设备(电机、电源设备)、机械设备(专用设备、通用机械)、建筑装饰(基础建设)等行业则会受益于人民币贬值带来的汇兑收益,特别是家电、通信、电气设备、建筑装饰等行业所实现的汇兑收益占净利润的比例有望达到1.5%及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