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变局:科创当道,成长套利终结?

核心提示:2019年,中国资本市场的最大热门是科创板正式开闸,这也为中国的PE/VC机构带来了新的资本退出通道。

2019年,中国资本市场的最大热门是科创板正式开闸,这也为中国的PE/VC机构带来了新的资本退出通道。为顺应科创投资趋势,诸多人民币基金进行了阶段前移,投资策略、估值定价、人才培养等怎样调整?对于科创类投资,看好什么方向,其中有什么秘诀?

11月20日,在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指导、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第九届中国创新资本年会”上,来自磐霖资本、源星资本、华映资本、星陀资本、麦星投资、达晨财智、柒零资本、博华资本的多位嘉宾围绕此话题进行了讨论。

磐霖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李宇辉:

科技创新类投资在缩短投资策略调整周期

磐霖资本是人民币基金,我们专注针对重大疾病新药研发和高端医疗器械。第二个方向是2B的方向,针对消费供给端智能化改造企业级服务和智能装备,进行中早期的投资。

磐霖资本投资上的体会,第一我们对技术投资还是从需求的角度切入。比如在重大疾病领域围绕肿瘤、心血管病和代谢性疾病的投资,这都是中国目前的绝对刚需;消费供给端的智能化改造,包括90后消费需求变化对供给端带来的新要求,和供给端降本增效的新需求。

第二个是如何用技术的手段来解决这样的需求。第一个方面我们看的是生物科技,生物科技现在对于新药研发起到非常大的加速促进的作用。第二个领域就是人工智能,包括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在智能化改造方面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他们全面和具体场景进行结合的过程中有大量投资机会。

第三个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怎么选企业家。我们叫做“投科学家中的企业家,成就企业家中的创业者”。有了企业家就有商业模式,有了商业模式、有了成长性就有投资机会。这是我们的投资方法论。

第二个观点谈谈对PE和VC投资的观察。磐霖在2010年成立的时候是基于成长期做投资的PE机构,2013年以后全面转向了VC投资。

我们注意到科技在整个产业结构调整、在整个企业发展过程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我们的判断是科技领域更适合以VC的方式进行投资。

最近有文章谈到投资人进化的问题。我的观点是,做股权投资要看10年以上、保持相对稳定的投资策略,在这期间则需要不断调整以实现自我进化。随着科技不断的涌现,在科技领域做投资的策略调整周期在进一步缩短。

我们要寻找科学家中的企业家,成就企业家中间的创新者,以资本的投入助力中国新兴产业的快速发展,以科技的力量促进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

华映资本主管合伙人章高男:

好奇心和认知能力是发展原动力

华映资本目前有四个主要的投资方向,消费、企服、文娱和金融。

我本人一直关注技术驱动的早期投资项目。PE更多是在确定性里寻找高性价比的标的、而早期科技投资是在不确定性里发现趋势;做PE投资要求有严谨的逻辑思维和对财务、资本市场的敏锐度,做VC则更强调基于知识储备和行业经验的思维创新。PE和VC投资在源头上都强调对价值的挖掘和发现。

做科技创新的误区在于“只有科技、没有创新”。有的项目只有科技,是系统集成,但对不起,没有创新,我们也不能投资。

创新和模式相结合能够带来两个结果,第一个是在原有需求上做进一步优化,第二个是颠覆性需求,例如无人驾驶。我们在投资中更偏重改良式的创新模式,对企业现有的IT组织、业务结构进行分析和预测,来发现未来的需求。

无论投资人还是企业家,永远要保持好奇心和认知能力,这是一切发展的原动力。

源星资本管理合伙人于立峰:

科创板推出有助于创投回归本质

科创板的推出对投资界是巨大的好消息,为投资基金提供了新的退出通道。科创板的发行标准、审核原则、产业引领的导向,都有利于中国高科技创业公司尽快找到资本,也为投资基金提供了尽快变现的方式。

过去虽然也有新三板,但是我们跟美国的纳斯达克成熟资本市场比,确实也还存在很多问题。到今天,由于科创板的审核标准不同,尤其是试行注册制和非盈利企业可以上市这样大的导向,确实使得很多VC基金投资阶段有前移的倾向,也符合创投基金促进高科技发展价值发现的本质。

我认为科创板使得大多数的投资基金回归到创投本质。过去30年中国资本市场有一个很大套利机会,就是一二级市场的套利差,使得在投资行为上存在VC 投资PE化,PE投资VC化的现象,很多基金在这个过程中收益匪浅。

科创板给我们创投基金提出新的挑战,就是价值发现的能力。因为科创板的发行机制和交易机制,更主要的是询价发行机制,所以这个市场的从业人员都是专业人员。因此投资基金价值发现能力显得尤为重要,我们要发现一些真正具有高科技含量的、有成长性的、运行更加规范的企业。

从这个角度来讲,科创板的推出确确实实给我们带来更好的助力基金发展的机会,也为我们科创基金带来发现本质、自我溯源的作用。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科创板上市的企业已经出现价格腰斩现象,包括5家跌破发行价的情况。这提醒我们在一级市场投资必须留足够的市场空间、价值空间,更考验我们选择什么样的价值进、什么样的价格退出,而不是寄希望于套利的机会。

科创板刚推出的时候市场一片欢呼,很多人以为又出来了一个套利市场。二级市场的实际表现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警醒,做投资时必须给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之间留足安全边界。这是我对科创板的基本看法。

经济下行的周期当中会有很多的机会出现,在这个机会当中投资人和创业者都要自己善于抓住发展机遇。

星陀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刘泽辉:

新时代投资机构要兼具专业性和整合能力

星陀资本是去年9月成立,团队来自一线的投资机构,第一只基金已经开始投资,主要聚焦大消费和科技领域的投资。

做投资还是要回归本质,星陀的使命是投资改变生活。我们发现优秀的企业,帮助他们不断成长。不同阶段的企业有不同的价值增长点,早期公司在于革命性、创造性,成长期的公司在于市场扩张能力。

未来10年套利交易的机会越来越少,能留下来的一定是有真本事的团队。今天中国的外部市场、技术变化越来越快,为投资人提出更多要求。

未来的专业机构需要具备两大能力:专业性和资源整合能力。专业性是指行业专业性,要熟悉大行业中的细分领域;资源整合能力是指“投资+投行”,除了资金以外,资源、市场对早期企业非常重要。

我们的团队过去看过很多和互联网结合的项目,现在主要在看三个场景的投资机会。出行是一个大市场,我们看好车载互联网的应用。新能源车是大势所趋,这个移动空间里能做什么应用,是我们在看的。同样的逻辑我们在关注家居生活场景,比如5G通信下智能家居、科技生活方面软硬件结合的机会。还有一个机会是零售相关的。比如零售科技,服务和支持零售企业,为他们提供中后台系统、或者做前端的智能化。同时,也非常关注消费品牌和大数据,人工智能结合的机会。

经历过那么多的起起伏伏,我们的感受第一是有一颗平常心看待这些变化,第二是通过投资改变生活。我们希望投资人以投资的力量,能够发现优秀企业家,进而推动企业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

麦星投资高级合伙人田子睿:

科创板本身的意义更多是注册制

麦星投资是在中国有14年经验的成长型基金,我们管理四只人民币和一只美元基金,主要的投资领域是消费、健康和科技制造。麦星从成立第一天定位就是做PE项目,和VC投资的视角可能不太一样。

从科技的角度上来看,这几年明显科技项目的科技含量和科技壁垒都在提升,这是一件好事。PE投资主要是承担业务风险,我们也观察到,近两年企业业务的健康发展越来越依靠技术的壁垒和价值。

从退出的角度,我们在14年中只投了65个项目,到今天退出了24个项目,且大部分的退出是通过兼并并购的方式完成。

我们认为科创板本身的意义更多是注册制,甚至可以说注册制本身的意义要比科创板的意义要更大。

还有一个观察跟大家分享。从整个全球PE领域来看,不是二级市场更提前了,而是一级市场在取代二级市场,比如我们可以看亚马逊用了多少年上市、Uber用了多少年上市,包括滴滴如果没有一级市场存在的话,也早就上市了。——很多企业没上市估值就已上百亿美金。

我们只投能看明白、看清楚的机会。比如在新能源汽车的趋势上,我们还无法判断是造车新势力还是老牌车厂胜出,但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游的零部件是确定有很多机会的。

作为投资人我们是越来越看好中国市场的。1990年代是有胆就能赚钱,2000年代是有资源就能赚钱,最近这几年的趋势是有技术的能够赚到钱。这是让我们感到兴奋的好的趋势。

博华资本管理合伙人广东:

基金性质不宜简单按PE和VC划分

博华资本刚刚成立,第一期基金20亿元人民币会在今年12月完成募集,三个关注的投资方向都是硬科技。第一个是工业及能源,主要是新材料、新能源和一些装备制造,第二个是通信及科技,主要是芯片、5G相关的领域,第三是健康,主要指的是医疗器械制造和生物科技。

谈一下我们当初为什么选择这三个行业。当前国内科技企业的机会来自三个方向,第一个是进口替代,中兴事件和华为事件为国内科创类企业带来了高速发展的重要契机。第二个是市场结构发生变化带来的机会,比如说产业链转移带来的机会、医疗集采制度带来的机会。第三个是从无到有的全新的技术,比如我们的新能源汽车、互联网应用和国外企业是站在同一个起跑线的。

投资阶段不能简单的分为VC和PE,现阶段很多基金也不会只做VC或者PE。比如,我们是PE基金,投资阶段是在成长期,也就是说从已经完成产品开发进入市场,到公司完成IPO之前都处在这个阶段。我们投资的定位是“硬核”科技,和科创板很契合。

无论资本市场板块如何变化,投资人判断企业的核心标准和要给企业带来的价值都是不会变的。我们要抓住基本面,和创业者合作共赢。

达晨财智董事总经理、达晨医疗健康行业负责人徐渊平:

不同阶段投资机构能力模型不同

达晨是中国老牌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之一,管理规模近300亿元。我们的医疗团队比较早进行了专业化,在这个领域也会看一些科技方向的投资。

对于机构的定义,天使是0到1,VC是1到10,PE和更大的产业资本是10到100。不同类型投资的能力模型是不一样的,10到100的能力不是小团队能够做到的。

科创板的推出同时带来了短期机会和长期机会。短期来看,科创板让科技属性更强的企业能够早一点上市,包括有在创业板上不了的企业来了科创板上市。长期来说这是国家战略,尽管以后可能会阶段的低谷,但长期一定是看好的。

科创板创新、产品型的扶持更多,比如现在我们可以更多的去看新药的投资。科创板给投资带来的变化,还有一个是已投企业上市策略的变化,比如小而美的企业也能上市,相应的机会包括在生物技术、材料技术、信息技术等多个具备科创属性的行业。

总结来说,企业的生命周期比较长,我们做投资要耐得住寂寞、能好好的去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