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产“独角兽”养成记:MAD Gaze力挑国际科技巨头 借AR智能眼镜杀出重围

核心提示:在香港新界葵涌,一座不起眼的工业大厦里,迎面走来的郑文辉穿着干净的白衬衫、戴着黑色细框眼镜,浑身上下充满书卷气。郑文辉曾经做过教师。他说,一直以来他都怀着“改变世界”的梦想。2013年,郑文辉创立了MAD Gaze公司。公司目前已是国内知名的AR智能眼镜品牌,也是国内首个集硬件、软件、光学、算法和APP应用商城于一体的智能眼镜公司。

特约撰稿朱丽娜香港报道

在香港新界葵涌,一座不起眼的工业大厦里,迎面走来的郑文辉穿着干净的白衬衫、戴着黑色细框眼镜,浑身上下充满书卷气。

郑文辉曾经做过教师。他说,一直以来他都怀着“改变世界”的梦想。2013年,郑文辉创立了MAD Gaze公司。公司目前已是国内知名的AR智能眼镜品牌,也是国内首个集硬件、软件、光学、算法和APP应用商城于一体的智能眼镜公司。

郑文辉坦言,尽管每年都有一些大型的上市公司提出收购,但都被他拒绝了,“我们的满足感来自于建立自己的品牌,短期内欢迎这些公司入股,但暂时不考虑被收购。”

MAD Gaze的定位是时尚+高科技。他坦言,希望将公司打造成一个市值达到10亿美元的“独角兽”,让MAD Gaze成为全球领先的AR智能眼镜品牌之一。

踏上创业之路

2007年,仍在香港中文大学就读的郑文辉看中了触控屏幕的光明前景,遂着手研制Multi-touch Surface(多点式触控屏幕),并凭借自己的成果,一举横扫多个大奖,包括2008亚太资讯及通讯科技大奖赛银奖、中国及香港区泛珠三角安利杯冠军。

毕业后,他做了一名教师,教授学生编写程序,高薪厚职,过上了让别人艳羡的中产生活。

然而,三十而立的他却不满足于安逸的生活,开始首次创业。相比很多创业者,郑文辉的创业之路可谓顺风顺水。在短短三年内,他创立的公司MADMADGroup 已经跻身为香港五大手机应用程式开放公司之列,打响名堂。

但这并没有让郑文辉感到满足。他说,“我一直想做产品,而原来的公司是做外包手机软件,两年时间从20人的团队发展到80多人。但是作为一家本地服务类的公司,也意味着碰到了增长的天花板。”

2013年,对新科技十分敏锐的郑文辉看到了AR市场蕴藏的巨大商机,“我预估未来十年都是AR的天下。”起初,他想打造一个AR应用自动生成平台,便在市场上搜罗了各大品牌的AR眼镜,包括Google Glass、Epson等,但却发现这些产品还存在很多缺陷。于是,身为“技术控”的郑文辉做出一个让周围人惊讶的决定:卖掉自己的公司,再次创业。

在决定进军AR眼镜市场后,将公司总部选择落地深圳便是水到渠成之举。在深圳,郑文辉创立了深圳创龙智新科技有限公司,MAD Gaze。郑文辉说,“做硬件肯定选深圳,这是硬件之都,无论在人才、环境、配套措施、政府资源等各方面,都更为适合做硬件。”

然而,2015年1月,Google官方发表声明,停止生产推出两年之久的Google Glass,并关闭“Explore”软件开发项目,这意味着世界科技巨擘Google暂时放弃了对AR技术的研发。这并未改变郑文辉对AR眼镜前景的笃定。时间证明,他下的赌注是正确的。时隔两年后,谷歌重返智能眼镜市场,在2017年7月推出企业版眼镜,并在今年5月推出第二代产品,售价达999美元。

抢占C端市场

经过六年的打拼,目前创龙已成为中国销量领先的AR眼镜品牌。郑文辉介绍,此前推出的前三代产品主打企业客户,客户涵盖很多国内外大公司,包括日产、空客、中移动、华为等,功能涉及智慧零售、仓储物流、人脸识别等。公司计划在今年年底推出第四代产品GLOW,主要面向C端客户。

“大部分人认为智能眼镜主要是针对企业的,但我们想打造一款全球‘火’的面向个人客户的产品,从外观设计上更为时尚,视野更广阔,定价也十分合理,在3000元左右,现在这款产品每个月预定的订单已经有1万件,市场反应非常好。”

为了将智能眼镜普及化,MAD Gaze在B2B以及B2C市场均作了广泛布局。截至10月底,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第四代眼镜)GLOW在海量的众筹产品中脱颖而出,已经获得399名支持者,筹得超过160万港元的资金及2000多全球开发者,在可穿戴类别Wearable排名全球第一。该产品将于明年2月正式面世。

郑文辉坦言,目前Apple、微软、三星、Google等国际科技巨头在AR眼镜市场仍主要聚焦于B端客户,尚未进入C端,“这些大型公司旗下有很多其他的产品线,最快可能要在两三年以后才会正式进入智能眼镜C端产品。这期间,我们可以利用市场空白尽快建立品牌知名度,杀出一条血路。”据了解,创龙公司推出的AR眼镜价位都在数千元左右,远低于国际其他品牌。

众所周知,研发是十分烧钱的。郑文辉透露,目前公司在研发上的投入达数千万元。MAD Gaze宣布于2018年12月完成Pre-A轮融资。本轮融资金额为8000万元人民币,投资方为深圳市华睿信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郑文辉透露,公司迄今为止已经进行了两轮融资,正在进行第三轮,预计将于年底前完成,“最近这些风险资本(VC)、投资机构对AR领域的关注度比较高,找我们的投资者很多,包括战略投资者、上市公司、VC、手机公司等。短期内,我们的计划并不在上市,而是尽快发展成为一个独角兽企业。”

随着5G时代的到来,AR眼镜即将迎来爆发期。他预计,明年公司的收入将有4-5倍的快速增长,在成本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利润将有明显的升幅,将超过亿元的水平。

此外,MAD Gaze计划在11月推出智能手表。郑文辉表示,未来将推出更多智能穿戴产品,“建立公司的品牌,必须打入C端市场,才能让大众认识到这个品牌,而且这类产品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风靡。”

青年应改变思维

曾经在香港专业教育学院(IVE)担任教师的郑文辉看来,香港拥有几所世界知名的高校,在软件方面并不缺乏人才,但由于香港本地缺乏硬件科技公司,因此在招聘硬件人才方面十分困难,“现在香港公司负责软件开发,深圳主要是硬件和光学研发,充分显示了两地在人才方面的各自优势。”

从创业环境而言,毋庸置疑,深圳政府对初创企业的支持力度较大,“有很多优惠政策、落地政策、资金补贴和资助,这对研发类企业在早期阶段有很大帮助。”他坦言。创龙科技作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以及深圳市高新技术企业,有相应的税务优惠以及办公室租金补贴。

郑文辉表示,六年前踏上创业之路时,香港政府对初创企业的支持比较有限,“但最近这两年,创业环境正在不断改善,希望未来能向内地看齐。”

“一直以来,香港地少人多,房价高企,这在短期内可能无法改变。年轻人应该尽量用正面积极的心态去看待,只要充满激情,勤奋努力地去做一件事,哪怕只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机会还是很多的。”他坦言。

“在香港,读理工科、IT并不受欢迎,大部分学生首选的专业是金融、法律、医科。其实,每个行业都需要人才,香港年轻人应该改变思维,追随自己的理想。在这个过程中,有无限的可能性,你还可以冲出香港,改变世界。”他指出。

在郑文辉看来,粤港澳大湾区被列入国家战略,将为港澳青年发展提供更广阔的空间。“有很多的政策和比赛的奖项,专门是针对港澳青年,机会还是很多的,而且扶持的力度也很大。最近我们获得了佛山市的一个几百万元的研发资金资助。”

郑文辉觉得,未来充满希望。“大湾区还有科创板,很适合科技企业的发展。”郑文辉说,“目前我们在深圳和香港设立公司,工厂在惠州,未来将陆续在广州、中山等大湾区不同城市布局,交通便利让这些城市更能发挥各自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