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亚信23亿兑付迷局 处置方案:要做股东,还是要物业?

核心提示:左手实业,右手金融,资金流向存疑。重庆知名企业亚信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重庆亚信”)近日陷入了总额达23亿元的兑付危机。

左手实业,右手金融,资金流向存疑。

重庆知名企业亚信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重庆亚信”)近日陷入了总额达23亿元的兑付危机。

重庆亚信是当地的知名企业,创始于2003年,主营健康医疗产业,总部位于重庆,旗下拥有专业医疗机构30多家,涉足三级综合医院、三级专科医院、综合门诊、专科门诊、医疗相关服务的投资建设与运营管理。

然而,去年7月,重庆亚信宣布,计划在三年内完成在全市范围内开办70家口腔专科门诊,积极投资并购民营综合医院;预计未来5年内,在两江新区投资19.5亿元建立总部基地,布局医疗服务和生物医药两大产业板块。

计划启动一年多,重庆来信却深陷兑付危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 重庆市政府有关部门介入监督和督促,重庆亚信也给了两种解决方案,包括债转股和物业抵债等,这也令部分投资者陷入两难选择。

左手实业,右手金融

多位重庆亚信投资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反映,经多方核实,重庆亚信兑付风波涉及金额23.7亿,近2800位投资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尝试浏览重庆亚信官网,但已无法打开;记者还多次拨打重庆亚信创始人荣毅电话,均无人接听。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重庆亚信创始人荣毅出生于1986年,曾做过礼品和房地产生意。

“最近几年,重庆亚信不仅布局医药健康产业,也在销售理财产品。”多位投资者表示,左手实业,右手金融。

多位投资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之所以投资,首先,荣毅有众多鲜亮的身份和光环加持;其次,看好医疗健康产业的良好前景;当然,产品年化收益率8%以上,也比较诱人。

启信宝显示,重庆亚信系注册公司众多,令人眼花缭乱。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重庆亚信实业资产主要有四块,一是重庆嘉悦口腔医院有限公司,共有十个口腔门诊;二是重庆医药高等专科学校附属口腔医院,一位投资者曾去过现场,这家医院共两层,一千多平米;三是重庆亚信仁医诊所管理连锁有限公司,共有十四个门诊;最后是修文百信医院有限公司,在贵州修文县,重庆亚信医院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7.9%。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重庆亚信动作频频。

首先,2018年5月4日,重庆亚信健康产业集团在重庆市慈善总会设立的1000万元“亚信慈善基金”仪式在重庆医药高等专科学校举行。该基金主要用于精准扶贫、资助贫困学生以及定向支持重庆医药高等专科学校发展教育事业等。

接着,2018年7月,重庆亚信健康产业集团正式揭牌成立,并高调宣布,计划在三年内在全市范围内开办70家口腔专科门诊,积极投资并购民营综合医院;预计未来5年内,在两江新区投资19.5亿元建立总部基地,布局医疗服务和生物医药两大产业板块。

2018年9月,荣毅等多人退出重庆亚信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衷翔商贸有限公司成为实际控股股东,并更名为重庆翼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投资者认为,此举有撇清重庆亚信和私募机构亚信股权投资基金管理(重庆)有限公司的关系。

重庆亚信还曾发布重大利好,2019年6月20日,重庆亚信旗下口腔连锁——嘉悦口腔&清华同方证券辅导上市签约仪式圆满成功。

详解股权直投和受益权转让模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了重庆亚信产品合同,并从多个渠道了解到,重庆亚信此次23亿兑付危机,主要靠两种模式募集资金,包括股权直投和受益权转让模式等。

所谓股权直投模式,即投资者认购重庆亚信旗下门诊公司的股权,成为股东,通过转让股权方式退出(每年开放一次股权转让)。而重庆亚信旗下拥有专业医疗机构30多家。

股权项目认购说明书显示,投资标的是重庆亚信善春堂中西医结合门诊部有限公司,由股东之一——深圳市三医大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作为项目管理人,承包管理期限5年,年化承包收益12%,预计募集980万元,20万起投。

一位重庆亚信投资者赵义(化名)于今年1月31日签署了《重庆亚信善春堂中西医结合门诊部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该份文件显示,重庆亚信医院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重庆萧澜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三医大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有该门诊部46%、49%、5%股份,赵义支付了20万元,受让了重庆萧澜科技有限公司所持门诊部1%股权,按此计算,该门诊部估值2000万元。

不过,一个门诊部是否值2000万元,投资者在投资前似乎并没有做好“尽调”。

记者查询启信宝发现,今年5月14日,该门诊部股东之一——重庆萧澜科技有限公司已退出,并新增了多位自然人作为出资人,也出现了赵义的名字。

“虽然如此,心里不踏实,本金都不知道能不能追回来,估计亏损。后来我去这个诊所实地看了下,租的一个小门面,哪里值得2000万,最多几百万。”赵义称。

另一种则是受益权转让模式,即重庆亚信通过关联私募机构[注:亚信股权投资基金管理(重庆)有限公司]备案了私募产品,其旗下另一家公司(注:重庆润恒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则投资认购该私募产品有限合伙份额,再将受益权转让给投资者,受益权还拆分成不同期限产品,对应不同投资门槛和预期年化收益率,私募投资门槛得以变相降低。

在重庆亚信内部员工的推荐下,另一位重庆亚信投资者林波(化名)受让3个月期限受益权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9%,他投资了30万元,持有期限自今年4月30日至7月30日,但已经无法兑付。

记者查询中国基金业协会官网发现,亚信股权投资基金管理(重庆)有限公司确实获得了私募基金管理人备案资质,并备案了多款私募产品,包括深圳前海亚信长鑫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与林波签署的《深圳前海亚信长鑫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受益权转让协议》一致。“但多以个人银行账户向投资者转投资收益。”一位重庆亚信投资者表示,并向记者出示了相关转账凭证。

不过,亚信股权投资基金管理(重庆)有限公司被列入异常机构,原因是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于2018年9月29日被重庆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一位金融律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上述股权直投项目的管理人是深圳市三医大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未经中国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且募集行为突破了向合格投资者募集的相关监管规定;至于受益权转让项目,私募产品受益权拆分转让屡见不鲜,但证监会早已强调,任何机构或个人不得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销售、转让私募产品或者私募产品收益权,且单一私募产品投资者数量不得超过法定上限。这两种模式均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处置方案两种选择

据一位投资者描述,今年6月,重庆亚信已出现逾期未兑付的情况,但仍继续销售受益权产品,直到7月中旬,全面爆发。

重庆亚信出现兑付危机后,多位投资者向重庆市长公开信箱写信反映,并获得了重庆两江新区现代服务业局回复。其回复称,“重庆润恒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因亚信集团现金流紧张,出现无法按期兑付问题属实。”

两江新区现代服务业局表示,2019年7月8日,亚信集团就目前困难及解决方案,分别向两江新区管委会、区公安分局、天宫殿街道来函说明有关情况。两江新区现代服务业局也于2019年7月17日约谈亚信集团党委书记田培忠等人,责成亚信集团切实履行公司主体责任,并尽快给出解决方案,做好投资人安抚和解释工作。

两江新区现代服务业局还称,本次高管约谈之后,两江新区现代服务业局将把亚信集团存在问题报告市金融局、两江新区管委会、两江公安分局,并将做好监督和督促工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位投资者处获悉,近日,重庆亚信也给了两种解决方案,包括债转股和物业抵债等,但多数投资者并不赞同。

债转股方案是,重庆亚信旗下重庆嘉悦口腔医院有限公司、重庆亚信仁医诊所管理连锁有限公司、修文百信医院有限公司等三家机构是债转股对象,估值都是十几亿。

至于物业抵债方案,则是主城九区(门面、公寓、车位)进行抵债,只限受益权产品,股权产品不在其中。抵债方式为:比如房产市值100万,客户需要拿出抵债物40%-60%现金,其余尾款由客户在亚信资金直接抵扣,产权属于客户个人名义;也就是说,投资者持有100万受益权产品,还需出资100万,获得价值200万的抵债物。

“这太离谱了,一个公司值十几亿?重庆亚信欠钱,还要投资者再交钱,说不过去。”多位投资者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