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通启动两周年复盘:6月日均成交逾90亿元 投资者聚焦流动性、市场准入事宜

核心提示:自2017年年7月1日债券通启动以来,中国债市开放进入了新阶段。

特约撰稿朱丽娜香港报道

自2017年年7月1日债券通启动以来,中国债市开放进入了新阶段。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副总裁兼债券通公司董事长张翠微7月3日在香港举行的债券通论坛上表示,随着境外投资者加入银行间债券巿场,交投量日益上升,债券通日均交易量去年达37亿元,而今年以来的日均交易量更达66亿元,6月份日均交易量更超过90亿元,并在6月12日,创下了单日162亿元的历史新高。

她指出,目前全球前100家资产管理公司中,已有58家进入银行间债市投资。近2年来通过债券通每季成交量接近2万亿元,而今年上半年通过债券通买入的债券更超过5000亿元。

目前债券通机构投资者数量达到1038家,较去年翻了1倍,覆盖29个国家和地区。截至6月底,境外机构持有中国债券的数量已由2年前的8000亿元上升至目前1.9万亿元,显示了境外投资者对人民币债券资产的强烈需求。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副巡视员高飞表示,央行将继续完善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制度,包括扩大报价机构范围,新增13家总数增至47家,“未来还将鼓励推出更多债券指数公募基金,并支持债券中央存管机构(CSD)的互联互通;促进本地托管行与全球托管行加强合作,改造债券回购交易机制,支持国际评级机构开展评级业务。央行还将在债券通相关交易和配套制度方面做进一步安排。”

债市开放步伐加快

中国债券4月1日起首次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Global AGG)后,其他指数公司也在“蠢蠢欲动”。

彭博1月底率先宣布,中国人民币计价国债及政策性银行债券将自4月起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预计将有363只中国债券被纳入该指数,完全纳入后,将在该指数54.07万亿美元的市值中占比达6.03%。

彭博亚太区指数和投资组合分析主管黄仪全表示:“过去3-4月纳入的过程十分顺利,但现在仍在教育客户的阶段,让他们熟悉如何参与中国债市的交易,有些客户正在申请加入债券通。目前投资者主要关心的问题包括流动性,以及某些债券的可参与性问题,其他市场也出现过类似问题。”

同时,他透露,将在今年11月在伦敦、纽约等主要市场进行调研反馈,希望未来时机成熟后,可以纳入公司债以及地方政府债和资产支持型债券(ABS)、抵押支持债券(MBS)等。

彭博于7月3日推出债券通多项升级方案,包括将允许同时管理多只基金的投资者进行交易前和交易后分仓。这将简化大额交易的工作流程,并与现有订单管理系统相整合。同时,彭博债券通解决方案将支持资产证券化产品的交易。

根据中债登公司的统计,截至今年4月,境外机构持有的中国境内资产支持证券产品(ABS)的规模达164 亿元,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全球另外两大主流债券指数——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债券指数(GBI-EM GD)和富时世界国债指数(WGBI)均已将中国债券市场列入了指数观察名单。数据显示,全球指数化管理的固定收益产品规模在今年年中将达到3.6万亿美元,而追踪三大国际债券指数的资产管理规模或接近3.2万亿美元。

“目前正在针对将中国债市纳入WGBI进行全球调研,按照现有的三个纳入标准,分歧主要在于进出市场无障碍方面,这包括宏观政策、债市、外汇市场架构,全球托管结算等很多细分类别。”富时罗素亚太区董事李战鹰透露。

她表示,以债券的流动性为例,目前内地债市的新券交易较为活跃,而一些旧券的交投疏落,“这对于主动投资者而言问题不大,但是一些被动投资者对于可复制性以及指数追踪误差的容忍度较低,一些日本被动投资者要求年化追踪误差在10个基点以内,而且这些投资者希望交收周期可以延长至T+5,提高灵活性。”

海外资管机构跑步入市

中国工商银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沈士生透露,债券通第一阶段主要以央行类机构参与为主,但目前第二阶段则有大量的资管、基金公司加速入市,占比达到约80%,对内地债市做市商提出了新的挑战。

“这些资管机构的交易要求更为多元化,比如他们的产品覆盖利率债、信用债甚至高收益债券。从债券期限来看,以前内地债市比较活跃的债券期限主要在10年以内,而这些海外投资者对10年以上,甚至对期限达到30年甚至更长期都有需求。”沈士生表示。

从交易习惯来看,他坦言,内地债市交易的最小变动单位为1000万元,而海外投资者债券交易的最小变动单位则为100万元甚至10万元,“这对于做市商的小额头寸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从外汇交易角度来看,海外机构参与者被要求只能指定1家清算银行,但从交易执行角度来看,1家银行很难确定我们可以获得最好的价格。”某外资债券基金经理向记者坦言。

随着十年期美债收益率不断创下新低,更加凸显了中国债市的吸引力。“由于美联储即将减息,大量资金流入美债避险,将进一步推高美债价格,从而使美债收益率进一步下行,我们看好一些亚洲市场评级较高的政府债券,以及一些高收益债券,这类债券通常可以提供6%-7%的回报。”中国债市摩根资产管理之亚洲首席市场策略师许长泰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上述基金经理表示,目前中美10年期国债的息差达到120个基点,同时中国债市与全球其它市场的相关性较低,仅为20%左右,这对于债券基金分散投资十分具有吸引力。

同时,香港金管局金融基建支付系统运作主管陈达强出席论坛时透露,开通南向债券通要考虑投资者定位,并无太大的技术限制,“当政策确定后,相信可以很快推出南向债券通。”

据悉,目前内地机构投资者的境内资金投资境外债市的渠道十分有限。他们只能透过 QDII(合资格境内机构投资者)和RQDII(人民币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计划下的基金投资香港的债券市场,但不能自主选择债券品种、类别,以及何时买入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