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一键炼钢”:“钢铁航母”中国宝武再起航

核心提示:12月初,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正式投产通气。这是目前世界单体规模最大的天然气长输管道,其中宝钢股份提供技术含量最高的直缝管用板供货占比达到50%,站场管用板、清管弯管用板则全部由宝钢股份独家提供。

实习生李丹妮武汉报道

12月初,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正式投产通气。这是目前世界单体规模最大的天然气长输管道,其中宝钢股份提供技术含量最高的直缝管用板供货占比达到50%,站场管用板、清管弯管用板则全部由宝钢股份独家提供。

宝武牢牢占据国内高端板材龙头位置源于对智慧制造的不懈追求。就在数月前召开的中国宝武智慧制造现场会上,随着中国宝武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德荣在宝山基地按下意义非凡的按键,3000米外的炼钢3号转炉正式启动“远程一键炼钢”模式,全流程自动化出钢,碳、硅、锰、磷等钢水成分指标皆在控制标准内。

传统的炼钢过程,需要吹炼工、摇炉工、合金工、信号工等多名工人协作,工作环境恶劣,危险系数高,劳动强度大。中国宝武率先探索并持续推进智慧炼钢,自主掌握大型300吨转炉全自动出钢技术,“智慧炼钢”跨出关键一步。

从“傻大黑粗”到高质量发展

“过去提起炼钢,留给人们的刻板印象就是傻大黑粗。而如今,通过智慧制造和5G技术,已经实现鼠标炼钢和远程一键炼钢。这次是离现场3000米,下次就可能实现距离3000公里的一键炼钢。”陈德荣说道。

智慧制造是当前中国宝武致力于构建的关键核心能力,这艘“钢铁航母”正尝试以智慧制造引领行业新一轮革新。2018年,中国宝武开启全面推进智慧制造工作,发布《智慧制造行动方案(2018-2020年)》,保持高水平研发投入。2018年,宝武研发投入率达2.3%,创历史新高,专利数量累计12979件,其中发明专利5281件,在中央企业中位居前列。

如今,中国宝武已经孕育出一批成熟的智慧制造项目。以无人化为特征的冷轧黑灯工厂、运用5G技术的炼钢风机在线监测和热轧平整机器人、设备远程运维中心、产成品智能物流管控中心……往日“傻大黑粗”“烟熏火燎”的钢铁工厂正在转型为技术密集型的智能化代表。

除了炼钢技术和流程的智慧化,绿色制造也是中国宝武始终重视的要点。在2019年生态环境部公布第十届中华环境奖评选结果中,中国宝武旗下的宝钢股份获评第十届中华环境奖(企业环保类),成为第十届中华环境奖中唯一入选的企业单位。

按照“高于标准、优于城区、融入城市”实行的“三治四化”是中国宝武绿色发展的具体路径。在源头管控和终端治理上双管齐下治理废气、废水、固废;通过洁化、绿化、美化、文化,厂区绿地率基本已达到了百分之三十以上,成为名副其实的绿色花园工厂。

技术创新也成为引领行业绿色发展方向的驱动力。近年来,中国宝武推进实施以“煤进仓、矿进棚”等为代表的一批环保项目,升级改造以全流程提标改善为核心的一批除尘、水处理工艺设施,还将自主研发的焦炉烟气治理、最高效率的烧结烟气净化处理等一批业内首发及示范性环保技术转化为工程应用。

成为全球钢铁行业引领者,一直是中国宝武的愿景。“中国宝武是一家现代高科技企业”,这是陈德荣对企业的新定位。他谈到,中国钢铁工业未来的发展趋势是向大而强、大而优发展。整个钢铁行业应该向着更加绿色、更加智能,性能更加优异、更加精品化的方向发展。

“我们的布局调整也将更好地走向国际市场,”陈德荣补充道,“一带一路”为中国钢铁工业的国际化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和良好的机遇,沿线国家原有的工业基础较薄弱,加上基础设施、基本建设等先行走出去的行业又对钢铁有着高需求。所以中国钢铁工业要按照“一带一路”倡议大胆走出去,实现国际化,这可能就是中国钢铁工业未来发展的一个趋势。

2019年7月,财富中文网发布最新《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国宝武以营业收入663亿美元位列第149位,比上年跃升13位,位列全球钢铁企业第二。

从“白纸一张”到“首屈一指”

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时钢产量仅有15.8万吨,不到彼时世界钢产量的千分之一,仅相当于美国钢铁产量的千分之二。“缺钢少铁”成为当时严重制约全局性发展的重要问题。

1952年3月,中央财委党组向中央报告称,有条件建设成为年产百万吨钢以上钢铁厂的鞍山、本溪、石景山、大冶四地中,在武汉附近的大冶地区兴建新钢铁工业基地是最佳方案。该提议很快获批,并列为苏联援建项目之一。1954年,苏联专家组将厂址最终确定在武汉青山,至此武钢正式诞生在历史的长河里。

经过近30年的发展,到改革开放初的1978年,我国钢产量已占世界钢产量的4%,居世界第5位。据统计,1952年至1978年间,我国钢铁工业的产量平均每年递增12.9%,产值每年递增11.8%,实现利税每年递增9.67%。

也正是伴着改革开放的第一缕曙光,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宝钢在中央的批准下正式上马。为此,邓小平于当年10月前往日本访问,参观新日铁的君津钢铁厂。当年12月23日,十一届三中全会闭幕的第二天,中日合资的宝山钢铁建设工程正式在上海打下第一根桩。宝钢成为当时我国投资及规模最大且全套引进国外设备的头号工程,在彼时国际经济不景气的形势下,这笔大买卖赢得举世瞩目。

此后,中国钢铁行业开始探索由资源导向型向市场导向型的转变。国民经济高速发展带来对钢铁材料旺盛的需求,在市场的吸引下,数以千计的钢铁企业纷纷投入这一产业,钢铁生产规模迅速扩大。

与此同时,企业数量的扩张也拉低了产业集中度。“产业集中度与竞争激烈程度负相关,产业集中度的下降意味着竞争度的提高。适度的竞争利于保持活力,但过度竞争不利于行业可持续发展,我国钢铁企业多而分散,同质化竞争激烈,创新合力不强,不利于我国从钢铁大国转变为钢铁强国。因此,应推进兼并重组,加快提升产业集中度。”回顾这段扩张史,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高祥明指出。

钢铁企业的不断兴起推动了行业总产能的增长,但迅速膨胀的产能也面临着难以消化的风险。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钢铁需求量下降,钢铁产业供过于求的现象开始出现。2013至2015年,我国钢铁价格开始跳水,钢铁企业出现大面积亏损。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当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显得力不从心时,国家及时作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决策。其中,推进兼并重组、化解过剩产能成为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的重心。

2016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指出钢铁产业兼并重组至2025年分三步走,第一步是2016至2018年出清产能,同时对下一步的兼并重组做出示范;第二步是2018至2020年,完善兼并重组的政策;第三步是2020至2025年,大规模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

在此背景下,国资委发布公告表示同意宝钢与武钢实施联合重组。

2016年6月26日,武钢股份和宝钢股份发布停牌公告,宣布两家上市公司的母公司——武钢集团和宝钢集团正在筹划战略重组事宜。8月底,国资委通过宝武重组方案,并于9月初上报国务院。

进入重组程序的宝钢集团更名为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作为重组后的母公司,武钢整体无偿划入,成为其全资子公司。同年12月,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揭牌成立,宝钢和武钢正式实现重组,成为我国钢铁行业规模最大的“新航母”。至此,在新中国钢铁史的两个重要时间点上诞生的企业也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向了合并。

2019年6月2日,中国宝武又对马钢集团实施战略重组,安徽省国资委将马钢集团51%股权无偿划至中国宝武。我国不同阶段钢铁工业的代表企业就此完成合并,国内首家近亿吨“钢铁航母”诞生,规模直逼全球第一钢铁巨头阿赛洛米塔尔钢铁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