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红利消退、5G技术加持 云游戏时代产业链或将重构

核心提示:流量红利和版号政策是“前菜”,也是产业发展的必然。正在到来的5G时代为云游戏打开进一步空间,将为游戏产业链端带来巨大的改变。

流量红利和版号政策是“前菜”,也是产业发展的必然。正在到来的5G时代为云游戏打开进一步空间,将为游戏产业链端带来巨大的改变。

在近日举行的GameDaily Connect 2019全球游戏开发者大会期间,创梦天地CSO方辉向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指出,云游戏的到来可能极大推动游戏产业的变革,未来所有终端屏均可玩游戏,低配手机用户得以玩转3A级大作,这有利于精品游戏触达更多用户和使用场景,全球头部游戏研发公司将获得更大市场份额,对中国游戏产业也带来大考。

“现在中国玩家趋于成熟,对游戏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反过来倒逼整个游戏产业的能力升级,渠道、发行运营商、研发商三大产业链环节均需要变革,用户需求的变化推动产业地位和利益分成的变化。”方辉如此表示。

进入精耕细作时期

在去年底版号开闸之后,游戏行业正走在复苏路途中。

据伽马数据统计,国内移动游戏市场三季度市场规模同/环比分别变化幅度为+7.8%/-0.9%,相较二季度的+19.3%/+5.8%增速有所减缓,龙头标的业绩增速更为突出,板块内部分化进一步加强。

这背后有外部因素影响,但更多是行业内生变化已至关键节点。

方辉就指出,客观来说,中国游戏市场增速放缓,很大原因在于过去五到十年属于行业流量红利的时代,赚钱太容易。中国游戏厂商在基本功方面仍需要“补课”。

“总体来说,中国游戏公司在玩法创新、研发技术积累等方面和欧美等成熟游戏市场存在较大差距。过去中国游戏产业从业者对玩法融合创新的重视程度不够,导致研发人才积累不足,才有了整体放缓现象。”他分析道,这并不意味着玩家没有游戏需求,相反对高品质游戏产品的诉求越来越大,也是文娱行业的消费升级现象。

本质来说,是中国手游玩家迫切需要新的玩法体验和题材刺激。“即使没有版号限制,2018-2019年中国手游行业也不会重现过去几年的高速增速。”方辉表示,比如年轻一代手游玩家对开放世界手游的需求非常强烈,但这也是目前中国市场供给端缺乏的部分。

海外市场是近一年多来的一大热门话题,但同样考验着产品本身。

据伽马数据首席分析师王旭分析,以全球移动游戏市场来看,中国和海外呈三七分态势,因此海外市场发展空间更充裕。“2019年中国自主研发网络游戏海外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仍保持高增长趋势,移动游戏产品出海是主要增长动力。”

王旭指出,在2019年全球重要移动游戏市场TOP100的总流水预测来看,国产移动游戏增速高于整体,体现了国产游戏在海外的竞争力。但这些海外主要市场的流水增长实际上由少数产品支撑,因此海外市场本身仍存在较高竞争压力。

行业对手游产品有更高要求后,在新的技术和传播方式驱动之下,游戏产业链本身也在悄然改变。

方辉指出,传统货架式分发渠道在逐渐式微,未来有价值的将是基于游戏PGC和UGC内容的分发渠道。

“今天游戏触达玩家的方式呈现多元化趋势:传统渠道、游戏论坛、新媒体、群体口碑传播等等,高品质游戏需要配以合理的市场宣发策略。”他续称,过去游戏发行运营对团队的能力要求不是非常高,但现在玩家逐渐成熟对产品品质要求高,时间又沉淀在超级APP和头部游戏产品中,新游戏要触达玩家并获得认可,产生商业化价值,发行运营的专业能力必须要提升。

发行团队本身要懂游戏产品,对目标用户的需求和痛点有洞察力,预热和上线的市场宣发要更精细化,要充分重视自媒体、买量等推广策略。买量也正成为游戏发行运营中的通用能力,以在各种属性的媒介中更精准全面地触达用户。

总体来说,发行运营需要更精细化,从触达用户策略、数据分析跟踪、版本调优及长线客服及商业化等等,都将带来新的挑战。

云游戏驱动行业变革

在这样的行业形势之下,驱动游戏的三大驱动力——玩法创新、IP和内容、技术中,以云游戏为代表的技术将带来一股巨大的力量。

尤其是5G时代,云游戏成为每一家游戏开发公司都要考虑的话题。这将引发从游戏开发者到渠道、运营、玩家整条链路的改变。

兴业证券就在研报中指出,云技术下的手机游戏ARPU有望大幅提升,预计云游戏技术下,手游市场规模有望从原来的1400亿元增长至3562.65亿-3638.71亿元。

该机构也认为,云游戏将重构移动端发行渠道,游戏或将即点即玩,传统移动商店或被分流甚至被取代,手机厂商有望向发行方延展,优质游戏研发上将获得更高分成比例与话语权,而云游戏助推游戏更容易被触达,意味着流量端议价能力或将下降,利好发行方。

方辉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云游戏时代到来,意味着玩家接触游戏的方式越来越多,任何屏幕都可以是玩游戏的渠道之一。除此之外,中国庞大的下沉市场用户,用相对低配手机同样可以体验到3A级游戏内容。

“因此中国游戏市场的增量会很大,游戏行业产值还有很大空间。”他如此总结。

而云游戏意味着未来运算能力更多放在云端,终端数据流传输就可以玩大型游戏,玩法本身会发生变化,万人同屏不是梦想。具备精品游戏研发实力的头部游戏公司将从中获得更多利益。

三端同服会让传统手游和PC玩家聚集在同一个服务器中。“今天的游戏单服有规模限制,在内容开发方面受到很多局限。万人同服时,即使部分玩家流失,留存玩家的体验也还可以,游戏内生态比较良性。”方辉表示。

当然目前仍有一系列问题需要解决。方辉举例道,不止是云端计算能力的问题,例如基础设施建设中的信号上传下载的速度达不到要求,同样会影响玩家的即时体验。“这需要运营商协同解决,这个过程至少需要三到五年。”

至于正在兴起的AR/VR游戏,方辉向记者指出,核心问题在于用户需要轻量化流畅的高品质内容体验,但目前VR还没有完全实现。

“看下一个计算平台,之前炒得很火的眼镜设备,确实可以承载很多东西,但是到今天为止没有发生大的变革。我不认为手机终端会这么快消失。”他表示,这将是渐进式的变化。5G、6G基础性建设可能会很快,但是终端的变化需要靠用户习惯变化驱动,这也是为什么目前主流游戏厂商依然觉得手游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