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鉴定日趋市场化 DNA检测行业百亿市场可期

核心提示:司法鉴定这一细分市场正在快速增长。

司法鉴定这一细分市场正在快速增长。

司法鉴定的市场化改革始于2005 年,彼时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推行。此后,司法鉴定机构如雨后春笋,2005年至今,法医物证鉴定和个人委托鉴定两类业务快速增长,未来预计将保持20%以上的增速。

“司法鉴定范围很窄,实际上只包括法医鉴定、司法会计、精神病、建筑工程等门类。由司法部、司法局对申请单位考核作行政审批。而类似于古玩字画的价格鉴定则更加市场化,原被告约定认可即可。”10月29日,国浩(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永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司法鉴定的委托方为法院,由司法部提供备选名单,法院核准后,由法官决定采取哪一家机构来做。实际诉讼过程中,为了避免出现腐败现象,会采用摇号的方式随机抽选。

百亿市场

相对细分的市场与行政审批准入的放开使得司法鉴定在数十年间快速成长起来。

平安证券医药团队分析师叶寅指出,DNA建库和亲缘鉴定预计将是法医DNA检测未来的爆发点,有望成为下一个爆发的蓝海,总规模将超过200亿。

所谓法医物证鉴定,是指通过血液、细胞或其它体液组织对DNA进行检测从而鉴定生物检材的种类、种属及个人来源;而个人委托鉴定业务包括了与法医DNA检测技术相关的个人识别和亲缘鉴定。

其中,法医物证鉴定业务量从2005年1.1万件增至2017年的近22.5万件,增长了近20倍,年复合增长率约为25.9%。

根据分类,司法鉴定通常包括:法医鉴定,即对与案件有关的尸体、人身、分泌物、排泄物、胃内物、毛发等进行鉴别和判断的活动;法医精神病鉴定,即对人是否患有精神病、有没有刑事责任能力进行鉴别和判断的活动;刑事技术鉴定,即对指纹、脚印、笔迹、弹痕等进行鉴别和判断的活动;会计鉴定,即对账目、表册、单据、发票、支票等书面材料进行鉴别和判断的活动;技术问题鉴定,即对涉及工业、交通、建筑等方面的科学技术进行鉴别和判断的活动等。

由于法医DNA检测技术已成为现代司法鉴定中不可或缺的工具,其增速最为可观,与此高关联的公安机关DNA数据建库建设是最具确定性的增长。张永泉分析称,“它不仅是处置各类案件、重特大事故及自然灾害等重大事件中最有效的技术手段之一;同时,其应用范围不断扩大到建立法医DNA 数据库以及亲缘鉴定。”

但目前,我国DNA建库率与英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较大差距。英国和美国的DNA数据建库率为9.25%、4.71%,而中国样本总量与总人口的比率仅在3.17%,前科库、现场库和失踪人员库分别占比为2.91%、0.11%和0.04%。

这意味着中国市场约有2000-8000万的样本缺口,在DNA建库方面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未来DNA数据库预计按照800万条每年的速度增加,那么公安机关DNA建库的市场规模每年新增约10亿;每条数据费用以100-150元计算,市场总空间将达到百亿级别。

目前,国内DNA实验室的年检验能力超过了1000万条。而公安机关DNA数据库建设一方面是实验室建设,包括自建、合作、外包,涉及到检测仪器的采购,另一方面是由于案件事故的不断发生,公安机关的前科库、现场库、失踪人员库也将随之扩容,法医DNA检测试剂盒的需求也与日俱增。

此外,新生儿基因库检测则是另外一个极具潜力的市场。目前,已经在广西和重庆试点,如能在全国范围内铺开,按照每年有1500-1800万的新生儿来计算,每份价格按1200元计算可得预计市场空间每年约200亿。此外,受二孩政策的影响,约有650万人口因户口登记需亲缘鉴定,按1200-1800元每次估算,也将达到百亿市场规模。

市场化弊端

虽然对于上述四类司法鉴定,因在诉讼过程中可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定价水平被严格控制。但因缺乏配套的监管与行业自律,加上准入门槛偏低,使得司法鉴定一时间也出现不少乱象。

张永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司法鉴定的价格由物价局核准,一般没有议价空间,毛利率也不高。以DNA鉴定为例,设备相对昂贵,精度和出结果速度快的机器可能需要上千万、便宜一点的也要几百万。此外,还要接受计量部门的抽查,并且算上人工、耗材试剂的费用后基本上利润微薄。相对来说,比较赚钱一些的是伤残鉴定以及伤情鉴定,因为不需要仪器,只需要拍照,根据客观事实按照标准来给出鉴定结果。”

但一直以来,司法鉴定的腐败问题仍为突出弊端。

以伤残鉴定为例,由于鉴定等级可以或扩大或缩小,便出现了专门的“黄牛”与熟悉的鉴定机构勾联,做虚假鉴定,夸大伤残等级,向保险公司索取巨额赔偿。例如,一般的交通事故中对于伤残当事人最高保险赔付额是136万元,平均每个伤残等级13.6万,每增加一个伤残等级,可多获得13.6万元的赔付。

上海保险同业公会反诈骗中心相关负责人认为,这些“黄牛”本质上属于代理人,“代理的出现不等于诈骗。他们不一定会买断理赔权,他们会代办、代理,而正常代办是一个市场行为。”

“目前为了避免腐败问题还会采取跨省委托,让选择更多。”张永泉对此表示,且这些机构的最大的客户就是各地方法院,基本不接受个人委托,防止以此鉴定结果作为诉讼证据影响审判结果,进而造成负面的社会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