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测序仪添新 专注肿瘤基因检测

核心提示:国产基因测序仪又添新成员。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Gene+Seq-200和Gene+Seq-2000两款基因测序仪生产上市。

国产基因测序仪又添新成员。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Gene+Seq-200和Gene+Seq-2000两款基因测序仪生产上市。

与其他测序仪不同,Gene+Seq-200/2000为肿瘤应用而研发,由苏州吉因加生物医学工程有限公司生产。“肿瘤基因突变复杂,血液中含量低,而且异质型高,一直是高通量基因测序行业的技术制高点。”吉因加总裁杨玲博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肿瘤是下一个即将爆发的基因检测应用领域,谁掌握了核心工具和技术,谁就能在这一国内外齐头并举进行竞争的赛道中胜出。”

杨玲来自华大基因,她在这家称为中国基因第一股的公司中工作10多年并做到高管后,于2015年4月与另一位华大的同事易鑫博士共同创办了吉因加,成为“华创”中的一员。

从2016年开始,吉因加部署了测序仪、试剂、软件“三证”齐全策略,并结合十余万份肿瘤基因数据,探索成熟的商业模式,欲在肿瘤高通量测序赛道有所作为。

国产测序仪专注肿瘤

这不是中国监管部门批准的第一款基因测序仪。此前,国际测序巨头Illumina的MiSeqDx,贝瑞基因的NextSeq CN500,达安基因的DA8600以及华大基因的BGISEQ-50/500,MGISEQ-200/2000相继获批上市。为国产测序仪打了头阵。

但吉因加测序仪的获批,可以说是在肿瘤基因检测领域前进了一步,其也可以称为肿瘤基因测序仪。事实上,吉因加公司就是因肿瘤NGS高通量测序应用的需求而产生的。

“我们选择了肿瘤‘赛道’,这是基因检测最有潜力、市场最大的领域。”杨玲表示。

创始人杨玲与基因的缘分始于2003年,因为参与华大基因的“非典”项目并在项目中崭露头角,当时还在北京协和医院任职的杨玲,离开了学习、工作九年的协和医院,加入华大基因。

这时,中国的基因检测刚刚起步,距离标志性的无创产前基因测序(NIPT)获批还有10多年。也正是赶上这个从零起步的时代,杨玲经历了一代测序、二代测序(高通量测序)在科研、科技服务、医学临床应用的行业发展全过程。

医学检验出身的杨玲,天然地把高通量测序与疾病的临床检验联系在一起,华大基因2007年第一次也是全国第一家拿到高通量测序检验牌照时,杨玲就担任深圳华大临床检验中心负责人。“我与肿瘤领域很有缘分,在10年前就与现任华大智造CEO的牟峰一起,联手推出了Array-ELISA肿瘤六项蛋白标志物的仪器试剂和软件产品,这个产品在健康体检领域卖得很好。”杨玲对记者回忆。她后来成为华大医学的创始人之一。

九年的协和医院临床和十几年的华大基因经历后,杨玲决定专注高通量测序在肿瘤方面的应用。因此,杨玲与易鑫一起于2015年4月在北京注册成立吉因加。此时,中国的基因产业因NIPT获批,进入了迅猛增长的时期。

不过,虽是自立门户,但吉因加与华大基因的关系仍然非常紧密。

除创始人来自华大外,吉因加进行A轮融资时,华大基因领投,B轮继续跟投,因此华大基因是吉因加的股东。更重要的是,吉因加此次获批的两款测序仪的核心技术来自华大智造测序仪。

但不同的是,“吉因加测序仪是在华大测序仪提供的元部件基础上针对肿瘤测序的应用做了系列优化。可以说是一款专为肿瘤应用测序而研发的测序仪。”吉因加副总裁田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华大测序仪更广谱,我们更聚焦于肿瘤应用。”

基因行业普遍认为,肿瘤测序是下一个即将爆发的领域,但难度和挑战也是最大的,尤其液体活检是测序技术应用的最高标准。原因显而易见,癌症是目前最复杂的疾病之一,上百年来,人类几乎屡战屡败。而且,即使是同一种癌症,每个患者的情况也是不同的,甚至同一癌症患者随着时间的推进,也是不一样的,因此肿瘤基因测序是真正的大数据。并且数据出来之后,如何进行准确地分析和解读,都不是容易事。

但吉因加认为,其在肿瘤测序领域具有相当优势。杨玲解释,吉因加的策略是“三证”齐全+肿瘤大数据,这在行业内少有公司可以达到。

具体来说,“三证”指的是测序仪、软件和试剂盒三项审批。其中,软件已于2019年初获批;肺癌用药指导试剂盒预计将在今年内取证;再者,刚获批的测序仪,除了专注肿瘤的优势外,与国外测序仪相比,具有更高的性价比,田超对记者说:“我们的精准度不亚于国际品牌,在肿瘤测序所需要的微量、低频的一些指标上甚至优于国际品牌,但综合成本特别是在大数据量的背景下具有明显优势。”

而在肿瘤基因大数据方面,吉因加方面称,公司现已积累11万多例数据,并且从2016年开始,吉因加研究院每年12月都会举办肿瘤大数据年会。

落地商业模式?

测序行业中最成功的商业模式当属无创产前(NIPT),NIPT测序简单、精度高、成本低,可代替羊水穿刺,是孕妇群体的刚需产品。目前仍是华大贝瑞两家测序领域上市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但基因测序的其他应用,目前很难达到如此成熟的商业模式和覆盖度,或需求不足、或价格过高、或精准度不如人意等。肿瘤测序应用的商业模式也正在探索中。

杨玲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吉因加选择四个方向进行部署:第一是基因测序公司普遍采用的LDT模式,也称中心化临床检验模式,即公司与医院合作,从医院收集上来的患者样本送到测序公司的实验室,然后将检验报告和分析解读返还给医院和患者。这一模式考验的是与医院的合作关系及实验室水平。“吉因加的医学检验实验室在同行业处于技术和质量体系领先地位。”田超补充。

第二是医疗器械(测序仪等)的生产,将测序仪、试剂、软件打包卖给医院病理科或检验科,协助医院搭建测序实验平台,也称去中心化临床检验模式。这一模式考验的是测序仪、试剂等的质量和对医院的技术支持及服务能力。

田超透露,“由于申报测序仪需要积累临床数据,吉因加测序仪先期已在医院投放,进入了接近20家TOP级医院。获批后,苏州基地可年产100台测序仪,一般来说,一个医院配置1-2台。与目前市面上的主流测序仪相比,性能相当,成本更低。尤其数据量大时,用国产测序平台的成本优势更明显。”

据吉因加董事长兼首席技术官易鑫在9月20日肿瘤行业的CSCO会上表示,接下来,公司将启动“百台测序仪临床规范化焕新行动”,全面推动国产测序平台在各级医院的临床应用落地。

而测序对于医院而言也存在动力,不仅可以将检验手段从生化、免疫、形态学等拓展到基因分子层面,为患者提供更好的精准医疗依据,而且还增加了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尤其是在医保控费、紧缩成为常态之下。

第三是服务于药厂的新药开发、临床试验和伴随诊断等,目前较为火热的靶向药物及免疫药物研发和推广有较大需求。最后一项是大家预期最高但目前还处于研发和数据积累阶段肿瘤早期检测,服务于健康人群。杨玲认为,这是今后最大的市场。

在测序仪获批之前,吉因加的收入主要来自LDT业务,吉因加CFO熊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目前团队400多人的规模,2亿元的销售体量。”

不过,他也坦承,公司还处于亏损状态,主要原因是前期研发和资本性投入较高,很多项目正处于申报审批、建设阶段。但吉因加方面认为,今年“三证”齐全后,业务会有一个大幅放量和利润提升,尤其是全面转为国产测序仪后,测序成本会有较大下降。因此,“年底前公司会把握机会进行后续融资,未来考虑科创板上市。”

当然,肿瘤测序虽然潜力巨大,但挑战也是最大的,目前还没有进入爆发阶段。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肿瘤测序产品价格普遍较高,从五六千到数万,均价在1万元左右,并且尚未进入医保,因此仅有少部分患者有能力支付。

此外,虽然越来越多的证据提示,患者基因检测在精准治疗中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但其在肿瘤患者诊疗中的价值体现和共识仍然有较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