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动千亿氢能产业 “氢能10条” 加速广州开发区建成国际一流氢能产业集聚区

核心提示:2018年9月,国家能源局同意广州开发区新能源综合利用示范区建设,要求广州开发区“合理推动氢能等技术应用,有序推进氢能利用利用等示范工作”;2019年3月,国务院更是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增加了“推动加氢等设施建设”。

闷热天气过后,一场阵雨随之而至。广州开发区宏远路8号,鸿基创能科技(广州)有限公司(下称“鸿基创能”)办公大楼内,其首席执行官邹渝泉自信地介绍起公司产品的优势:

“我们开发的5层膜电极,与目前国内主流的膜电极相比,性能提升了40%,成本却降低了35%。作为氢燃料电池的核心零部件,公司的产品最快2019年底就可以实现规模化量产了。”邹渝泉感慨,正是广州开发区对氢能产业的重视,有了公司今天的成绩。

2017年回国创业的邹渝泉,初到广州开发区立刻就为该区发展新兴产业的魄力所感染。彼时,广州确立了IAB(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NEM(新能源、新材料)产业的发展战略,邹渝泉从事的氢能产业正是广州开发区想要发展的重点领域。

2018年9月,国家能源局同意广州开发区新能源综合利用示范区建设,要求广州开发区“合理推动氢能等技术应用,有序推进氢能利用利用等示范工作”;2019年3月,国务院更是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增加了“推动加氢等设施建设”。

广州开发区顺势而为,在8月22日出台了《广州市黄埔区广州开发区促进氢能产业发展办法》(下称“氢能10条”),将氢能产业确立为该区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重点领域。该区还提出,力争到2020年底建设5座加氢站,到2030年实现行业产值突破1500亿元,建设成为国际一流氢能产业集聚区。

基础优势叠加政策利好

实际上,广州开发区发展氢能产业早有基础优势。

作为广州市的产业引擎与创新枢纽,广州开发区近年来实现了广州市40%的工业总产值,高新技术企业产值占广州市的78%,而新能源产业是该区战略主导产业之ー。

截至目前,该区新能源产业总体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集聚了南方电网总部、协鑫南方总部、中国能建广东省电力设计院、智光电气、高澜股份等行业龙头企业。

邹渝泉认为,正是得益于广州开发区前述新能源产业的良好基础,才有利于氢能产业更好地把握住能源、材料汽车等多领域的变革性机会。“例如,广东是汽车消费与制造大省,客观上讲,人才、技术与产业化具有先决优势,也非常有利于推广新能源汽车。”他说。

在他看来,推广氢燃料电池汽车首先要解决加氢的问题,当前发展氢能产业的一大难点恰恰在于基础设施建设。

一位业内人士也表示,高昂的建设成本成为了制约加氢站建设的因素之一。“不计入土地成本,一个日加氢能力35兆帕、日供应量400公斤的小规模加氢站的设备建设成本大概在800万元以内,规模更大的站成本则达上千万。”

雄川氢能科技(广州)有限责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姚麟峰对此也颇为赞同。他所在的知识城新南加氢站,加氢能力每天500公斤,一台装载10.5公斤氢罐的8吨物流车,加满氢气只需5-8分钟,续航里程350公里。

但实际上,目前氢燃料电池车的加氢成本为30元至70元/公斤不等,相比汽油、天然气仍不便宜,技术的成熟度、氢能源的运输成本、加氢站的网点密度都是关键。

为此,广州开发区在“氢能10条”中对加氢站的建设和运营给予双重补贴:在该区已有“绿色10条”对氢能应用示范项目给予最高100万元扶持的基础上,针对加氢站的建设运营专门设置了扶持政策,根据建成时间和日加氢能力,分时段、分档次给予加氢站建设最高600万元补贴;对加氢站运营给予最高20元/kg的氢气加注运营补贴。

姚麟峰以知识城新南加氢站为例算了这样一笔账,该加氢站投资1000万元,如按照前述补贴额度计算,公司可以在此基础上再投资一座同等规模的加氢站。“氢能10条的出台,将极大提高公司对加氢站的投资热情。同时,对于加氢站建设和运营的补贴,最后受益的还是用户。”

邹渝泉也表示,对氢能产业链的中上游而言,该政策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对终端市场的培育,“把加氢站的建设成本降下去,把用氢成本降下去,把基础设施搞上来,鼓励大家把氢用起来。”他说。

氢能核心产业链条初步形成

作为广州开发区首个落户的氢能项目,鸿基创能参与了该政策的征求意见过程。对于“氢能10条”,邹渝泉有独到的看法。

在他看来,“氢能10条”最大的价值还在于,不仅补贴了下游终端市场,还瞄准了氢能上下游全产业链进行全方面扶持。“要发展氢能产业,需要在氢燃料电池关键材料、电堆、核心零部件、系统集成等多个环节实现突破。”他说。

例如,为了推动突破氢能“卡脖子”技术,“氢能10条”对经国家、广东省认定的氢能研发机构和检验检测机构分别给予1000万元、500万元的奖励。

广州雄韬氢恒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雄韬氢恒”)在氢燃料电池电堆和发动机系统研发上颇具优势。作为广州开发区引进的一家核心企业,其致力于突破氢能产业“卡脖子”技术。

雄韬氢恒总经理助理党岱表示,目前公司已经成功研发出60千瓦功率的发动机系统,加一次氢气只要5分钟左右,足够跑400-500公里。“接下来,公司将在广州开发区建设燃料电池发动机系统和电堆生产线,预计在今年11月底建成投产。”

据了解,“氢能10条”还从投资落户、研发机构认定、行业协会、产业园、资金配套、贷款贴息、风险投资等方面对氢能产业予全方面扶持,在关键环节上精准出拳,率先全国实现全产业链扶持。

为解决落户氢能重大项目的融资不易问题,“氢能10条”对新落户的氢能重大项目按固定资产投资最高给予1 亿元的奖励;对氢能企业或机构通过商业银行或融资担保的方式获得的用于生产或研发的银行贷款,每年每家企业给予最高500万元的补贴,补贴期3年;对首次获得风险投资机构投资的种子期、初创期的氢能企业,每家企业最高奖励500万元。

近年来,在精心的布局和引进培育下,广州开发区已经初步形成了有核心环节产业化项目建成、有院士工作站落户、有加氢站建成、有氢燃料电池物流专用车辆运营、有下一轮项目储备等的格局,一条围绕氢能核心的产业链条已初步形成。

在燃料电池系统方面,广州雄韬氢恒、广州正氢等企业已在该区落户;电堆方面,引进了广东泰罗斯汽车动力系统、广州智氢科技等具有竞争力的企业;膜电极与质子交换膜方面,鸿基创能3月27日发布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膜电极新产品;催化剂方面,世界顶尖燃料电池专家叶思宇院士正加快组织攻关;车载氢系统与加氢设备方面,已落户了广州舜华等企业;在整车制造方面,与广州市环境卫生机械设备厂等企业合作推出了数款燃料电池车型。

按照广州开发区的发展规划,到2020年,将实现氢能产业示范效应,形成完善的氢能产业链,氢能产业产值突破200亿元。

“自打‘氢能10条’第一稿出来,上门寻求合作的企业可以说是几何级增长。”邹渝泉说,“我相信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将成为推动氢能产业的重要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