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单”季来袭:中小单体酒店市场团战

核心提示:5G、人工智能、大数据、AR/VR……各类高新技术蜂拥而至,科技驱动下,文旅产业也进入历史新方位,智能技术无疑将成为产业提质增速的新引擎。

5G、人工智能、大数据、AR/VR……各类高新技术蜂拥而至,科技驱动下,文旅产业也进入历史新方位,智能技术无疑将成为产业提质增速的新引擎。

9月5日,由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21世纪经济报道、南开大学旅游与服务学院联合主办的“2019亚洲旅游产业年会”在上海举行,试图探讨这一未来。

在年会上,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文化旅游会展研究中心主任何建民、OYO酒店合伙人兼首席财务官李维,H连锁酒店联合创始人兼CPO邓熔,铂涛集团非繁城品品牌事业部CEO邢孔道,中国饭店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绿色饭店专家工作委员会委员、江苏省酒店日用品行业协会会长兰进就“中小单体酒店市场的团战”这一主题展开圆桌对话。

单体酒店之火已燎原

中国经济型酒店始于1997年的锦江之星,现在已经有22年历史。何建民介绍道,其中,有几个关键点值得思考。第一个关键点是中国现在的人均GDP已接近1万美元,比1997年时翻了十多倍。第二个指标,2018年我国国内旅游人数超55亿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长10.8%,中国公民出境旅游人数14972万人次,入境旅游人数14120万人次,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第三点则是高度的细分化。

同时,邢孔道指出,中国现在的单体酒店从经济型的家庭旅馆涵盖至五星级酒店,跨度之大,可以毫无疑问的说,这群酒店是中国酒店业的主力军。

何建民进一步介绍道,“我这里特别要跟大家指出一个机会,2002年开始的连锁潮,在当时主要出现在地级城市。但现在是全国开花。中国已进入中等偏上收入社会,大力发展文化旅游双重支柱产业,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原来的地级城市变成了红海,现在进入了下沉的蓝海城市。”

“有这样三个变量,在某个时代发生变化的时候能至少观察到一个。”邓熔解释道,第一个看供给,宏观经济大环境已经把供给转向了存量市场的优化。第二个看用户,流量来自哪里?第三个就是技术,技术已经进展到3.0时代。

对此,李维表示,“我们最终发现,始终存在着一个问题,就是有大量的存量,很难用原来的技术和运营管理方式管这么多的规模化酒店。比如说锦江、如家可以用店长形式,一个店长管一家到三家酒店,那如何管五万家酒店,不可能一下子培养出这么多酒店业人才,如何用更好的技术、更多的方法去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机会来了。”

核心优势对阵

现在有一些老牌三星、四星的物业,他们面临的困境是,运营管理能力已经脱离了时代。同时,希望把价格再压低一点,以期有更好的同地区的竞争优势。对此,邢孔道表示,“对于这个问题,我们跟他们(业主)交流过。品牌有赋能功效,包括我们品牌会做一些推广,在OTA上面做广告。还有铂涛酒店管理系统,在诸多酒店管理系统中也是比较丰富的,包括我们供应链的平台,获取的价格等。而核心的竞争力在于整合市场资源的能力会比他们单独做要强很多。”

与铂涛酒店不同的是,H连锁酒店通过“做减法”“新店长模式落地”等方式打造核心优势。邓熔介绍道,“我们会从两个角度看我们的不同。第一个角度是历史的视角,和十年前的做法不同,我们现在其实在做减法。十年前是做加法,希望加盟业主要有100间房,现在做减法,我们的加盟酒店平均房间量是60间房。我们会把关注点还是放在服务上,服务的标准化。第二点,强调店长作为落地的抓手。我们牢牢记住服务才是这个行业的本质。技术是术、服务是道。所以,我们研究如何用技术让新店长模式落地到酒店。”

李维在H连锁酒店的做法中找到了与OYO酒店经营中的相似之处,“和老的酒店加盟比,最大的区别在于,老的酒店加盟还在问业主要东西。而现在升级的2.0模式真正要能达到的是给业主做贡献,带来收入的提升、入住率的提升,或者像H连锁酒店那样做服务质量的提升。”

与OTA共赢市场

“我非常清楚OTA的本质诉求是什么,本质点上大家其实是不矛盾的。OTA希望网上所有的库存能够在落地的时候服务非常好,消费者到那里不要来投诉。这和我们不矛盾的,我们也在和OTA,比如携程、美团等积极沟通,希望能够找到一种方式解决这个问题。”面对OTA也在逐步拥有自己的酒店,积极入局单体酒店行业竞争,邓熔表示,“现有市场足以容纳超过90万家单体酒店,而根据OYO最新的数据,他们有1.3万家,这就特别像一个马拉松,大家才刚刚开始起跑,1.3万家在90多万家里是什么比例?我觉得现在谈不上竞争跑步,大家都在系鞋带,系完鞋带再跑几步。OTA有OTA的强项,传统酒店有传统酒店的强项,我们也有我们的运营能力以及平台能力,至于哪几个跑到最后的终点,需要时间的验证。”

邢孔道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OTA是资源整合平台,要解决的是帮酒店把空房卖出去。长期以来存在酒店和OTA相互之间的博弈,这只是生意场上的博弈,而这个市场是长期存在的。

对于OYO来说,李维表示:“我们希望跟OTA做一个非常长期的合作。对于我们来说,一直很清楚OTA是我们长期的伙伴。确实市场很大,欢迎大家都一起做。我觉得核心还是大家的能力,酒店行业不好做,这不是互联网行业,可能可以带一点互联网基因改造这个行业,但这不是一个纯粹的互联网能够干的事。”

保持理性关注盈利

当前,单体酒店已成为资本投资的一片热土,这被很多人认为与互联网的烧钱模式相似,不免引来市场的忧虑。对此,邓熔直言:“本质上商业是要盈利的,所以我们非常关注一个指标,我们服务的这些酒店有多少会交管理费。我们已经跑了一千多家酒店了,90%多在交管理费,我们觉得这是非常健康的模式。”

对此,李维表示,“我们去年是1.0模式,佣金不高,但收款率肯定是90%以上。今年是2.0模式,OYO截至7月底有1.3万家酒店,在2.0模式下,酒店线上的钱是我们来收的,现在已经超过40%的钱在我们口袋,所以我们不需要担心收款的事。”

铂涛酒店非繁城品盈利点也同样是在管理费上,邢孔道介绍道,“投资人加盟进来之后,我们可以理解为是增长过后带来的。投资人增长之后的费用,基本上我们赚的是这部分的钱。”

而在李维看来,“当你有很大规模的时候,成本就不一样。成本效益会更难计算,所以需要有技术解决规模化的命题。明年3月份我们将有能力管三万家酒店,这条路我们走得很清楚。”

“总体来看酒店行业的数据至少跟我们GDP的水平相比,略低一点。而未来的酒店会是什么样子?”在兰进看来,“未来的酒店还是要靠服务才能够生存。我们不需要那么多千篇一律的连锁酒店,未来的酒店会是非常个性化的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