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值耗材版“带量采购”来袭 公立医院发展模式谋变

核心提示:早些年间,因微创、介入等手术在公立医院普遍推行,医用耗材需求量暴涨。一些高值耗材如支架、球囊、导管、导丝等一次性耗材的费用已超过药品费用,而这一局面即将被打破。

高值医用耗材也将挥别“黄金时代”。

早些年间,因微创、介入等手术在公立医院普遍推行,医用耗材需求量暴涨。一些高值耗材如支架、球囊、导管、导丝等一次性耗材的费用已超过药品费用,而这一局面即将被打破。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以下简称 《方案》)的通知,就理顺高值医用耗材价格体系,净化高值医用耗材市场环境和医疗服务执业环境,推动形成高值医用耗材质量可靠、流通快捷、价格合理、使用规范的治理格局提出整体方案,并对高值耗材治理方案重点任务进行分工。

其中重点集中在加强高值医用耗材规范化管理,明确治理范围,将单价和资源消耗占比相对较高的高值医用耗材作为重点治理对象。逐步实施高值医用耗材医保准入价格谈判,实现“以量换价”。按照带量采购、量价挂钩、促进市场竞争等原则探索高值医用耗材分类集中采购。

这就意味着高值耗材版的“带量采购”即将来袭,药品改革之后耗材领域也将持续冲击。

“目前看来,改革复制了去年仿制药的改革思路,以量换价,但仍集中在高值耗材,与检验试剂等有所区分。高值医用耗材是指直接作用于人体、对安全性有严格要求、临床使用量大、价格相对较高、群众费用负担重的医用耗材,典型的比如各种手术需要的植入的产品,以及慢性病费用较高的耗材如导管、导丝、球囊、心脏复律除颤器等。”广东某三甲医院采购科工作人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终结“以耗养医”

“在耗材改革领域,以往带金销售的顽疾有望通过改革去除。”华南某耗材代理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长期以来整个行业代理商之间激烈竞争,而与医院、医生和厂家的关系成为比拼的关键。其中店大不愁人流的大医院更是争相抢夺的对象,目前市场上大医院的市场基本上已经被进口厂商、国产品牌中的中高端产品占领,其价格也相对更高,小医院的中低端品牌耗材价格则相对略低。未来随着改革的实施,公立医院的收入无疑也要受到影响。”

此次《方案》中明确指出取消公立医疗机构医用耗材加成,2019年底前实现全部公立医疗机构医用耗材“零差率”销售,高值医用耗材销售价格按采购价格执行。

回溯历史,从90年代开始,国家对公立医院财政补贴不足,以药、以耗养医成为普遍现象。一方面,药企和耗材生产厂家飞速发展,货品供大于求;另一方面,诊疗费用相对较低,医生实际的收入水平偏低。药企、医疗耗材企业们以药品回扣、耗材回扣等灰色收入“围攻”医院成为常态,一度成为行业内秘而不宣的行业准则,通过药品、耗材的带金销售,使得医院收入得到大幅度增加。

以耗养医的潜规则,不断推高耗材费用,改变着医疗规则,构成老百姓居高不下的医疗费用的重要组成部分。部分省市的医保局统计显示,医用耗材费用已经占到医保费用支出的三分之一。如改革能够顺利推行,则意味着医院不得不持续承受耗材价格方面利润的损失。

“对比药品领域,耗材销售的水分更大。一般大型公立医院,一个品种有三个厂商的产品,类似骨科等耗材使用更多的科室,供货厂商一般达七八家,而价格含水分也成为常态。”华南某公立医院医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

而在产业面领域则对企业集中度提升产生一定影响。

改革的主要目的是挤压价格水分,回归价值医疗,医疗器械领域具备比较强的产品研发能力或组合产品有效对冲降价压力的企业可能受益于产业整合带来的集中度提升,另外体现成本优势的服务型企业可能受益于该进程。

中信建投也在研报中指出,考虑到高值耗材的物料品类繁多、高风险性及非标准化等特征,其认为高值耗材的治理会分类施策,单价高、单品种金额大、国产化率高及相对标准化的品种会是国家首先选择集采的方向;其余大部分品种会采取各省或者跨省联盟的形式进行采购,参考药品经验、会是一个行业洗牌的过程。

倒逼公立医院改革

公开数据显示,公立三级医院自2013年到2017年卫生材料占收入比例明显上升,从2013年11%上升到2017年14%,也是各级别医院中最高的。二级医院和一级医院分别为7%和3%。公立一级医院的卫生材料收入占比明显低于二三级医院。

从数据来看,由于公立三级医院处理复杂手术的能力较强,其耗材收入占比正在逐年上升。随着药品加成的取消,公立三级医院实际收入挤压成为不得不面临的常态。然而随着高值耗材改革的开展,未来冲击也将持续。

而长久以来,业内普遍认为,医疗服务价格本身偏低,如今药品加成取消了,带量采购逐步推进,高值耗材加成如果也取消了,医疗服务价格如何调整成为公立医院下一轮关注重点。

“对于医院来说,医生收入的补偿机制能否改变也显得更为重要。几轮改革冲击之下,公立医院以往以药养医、以耗养医已经都走不通,但医疗服务的低收费也让医院难以支撑。如果不能彻底改变医生的经济动力源泉问题,医改虽然能收一时之效,但服务方仍然会想尽办法来获取其他收益,如何在制度和支付上扭转医生的经济动力仍是改革的难点。”前述公立医院人士说道。

此次出台的《方案》也指出,不仅要降低高值耗材的价格并严格按照临床路径使用,更关键的是将提高医生和医院的阳光收入纳入整体解决方案。

《方案》提出了通过加大财政补助、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加大医保激励措施和提高医生的薪酬等几点来从总体上提高医生的收入。一方面,通过财政补助和提高医疗服务价格以推动医生薪酬的上涨,另一方面,通过医保的“结余留用、合理超支分担”激励和风险分担机制来推动医院主动转变原有的发展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