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带量采购新政落地追踪:11城市形成价格“洼地”

核心提示:截至4月1日,“4+7”带量采购政策已在11个试点城市全部落地。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于当日走访了北京、天津等多所公立医院发现,厄贝沙坦、恩替卡韦分散片等在“4+7”带量采购中中标的药品,陆续在药房上架,其中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韦分散片由此前的6.72元/片下降到0.62元/片,降幅超过90%。
21世纪经济报道 

截至4月1日,“4+7”带量采购政策已在11个试点城市全部落地。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于当日走访了北京、天津等多所公立医院发现,厄贝沙坦、恩替卡韦分散片等在“4+7”带量采购中中标的药品,陆续在药房上架,其中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韦分散片由此前的6.72元/片下降到0.62元/片,降幅超过90%。

而在非试点城市,上述相关药品均未降价。这也意味着11个中标城市成为价格“洼地”。面对此种情况,既有患者表示“不公平”,从非试点地区赶到试点地区买药,也有患者对大幅降价的中标药效果产生怀疑。

针对患者的疑惑,相关药企则表示“降价不降质”。

对于试点地区和非试点地区的药价差别,海西医药交易中心高级副总裁纪任锴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是医改过程中阶段性的不公平,改革的各个领域都会存在,不需要过分解读。

3月31日,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目前看,患者及国家医保局希望将试点扩大,但药企和各地方对于联动态度不一样,不同利益之间存在着博弈。

银河证券认为,试点城市所在省份内的联动态度并不相同,中选结果更难以简单地全国化推广。

11城市成价格“洼地”

4月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了多家三甲医院,发现很多4+7带量采购中标的药品陆续进入医院。

北京某三甲医院一位心血管内科的医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浙江华海药业生产的厄贝沙坦(75mg×7片/板×4板/盒)售价为5.66元,与“4+7”带量采购价格相同,该医生表示这款药是3月底降价后才进入医院的。

该医生还表示,降价药的药效应该不存在问题,但因为是刚进入医院,目前使用的还不多,这款降价药会逐渐替换原来使用的进口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在药房了解到,正大天晴生产的恩替卡韦分散片(0.5mg×14片/板×2板/盒)售价为17.36元,也与“4+7”带量采购价格相同。

同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的天津三甲医院与北京情形类似。不过。从走访情况看,医院内的部分医生对4+7带量采购政策并不是十分了解,如某医院内一名心脏内科医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降价是从最近开始的,但该医生并不了解降价的具体情况。

但在试点地区的院外市场和非试点地区,药价则是另外一番景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了天津一家医保定点报销药店,该药店内共有4种厄贝沙坦,据店员介绍,其中最贵的是赛诺菲生产的安博维,规格是0.15g×7片/盒,价格为三十多元;最便宜的是江苏恒瑞制药生产的吉加,规格与安博维相同,价格则为8元左右。

另有江西省多位医生及患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4+7”带量采购中标药品种均未降价,如中标品种头孢呋辛酯片为成都倍特药业有限公司生产,一盒一板装价格为3.16元,而江西某医院价格的药品为山东某药企所生产,价格为34.5元一盒。也有山东乙肝病患者向记者表示,他所在省份并没有在4+7新政试点范围内,虽然有医保报销但价格仍很高,希望国家也能够在山东推广新政。

一位业内人士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因为北京药品降价,张家口、石家庄的病人都来北京拿药。纪任锴也向记者表示,非试点地区的患者到试点地区拿药也能享受价格优惠。

不过,政策带来的优惠并非所有患者都买账。3月25日,一位东方肝胆外科医院胆道一科医生发微博表示,其医院原使用的两种恩替卡韦停止进货,改换“4+7”中标药品,相较前两者,药价明显下降,一个月费用仅为17.36元。但患者在开药时却因为降价幅度过大而认为是假药,最终在医生劝说下才接受。

针对这种担心,中标的企业此前明确表示对于产品“降价不降质”的信心。此前正大天晴总裁王善春就恩替卡韦分散片大幅降价对外给出两项承诺:一是保障药品的全国供应,不断货;二是降价不降质,为患者提供质量一流、价格低廉的好产品。

“我们通过一致性评价,是跟原研药的产品质量、疗效都是一致的,患者存在担忧,心理因素很大。”4月2日,华海药业的一位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但一位上市药企研发总监指出,对于目前药企来说,做仿制药有一定风险,“4+7”中标的原研药寥寥无几,就是因为里面没有利润,并担心一味进行价格压制可能会出问题,因为药品质量也是很重要的。

各方利益博弈中

对于这11个城市形成的价格“洼地”效应,纪任锴认为,此次集采带来的降价可能会引发虹吸效应,非试点区域的患者到试点区域看病拿药,促进各个地区的联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面对“4+7”带量采购落地在11个试点城市形成的价格洼地,已有周边城市患者开始到试点城市购药,不少患者正在期待集采从省内到全国的联动。

3月12日,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在人民大会堂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4+7”带量采购在试点城市陆续落地后,带量采购方案还会进一步扩大范围,向全国推广。

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患者、国家医保局等都希望将试点范围扩大,甚至全国推广,这样医保支出将大幅下降,也将为创新药腾挪出较大的空间,但这也将直接触动拥有多个仿制药品种的企业利益,其间将存在博弈。

银河证券认为,带量采购将在三医联动中起至关重要的支点作用,助力医改在正确的轨道上加速推进,有利于我国医药行业长期健康发展,因此具备顶层设计属性的 4+7 成功执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改革需要在相对温和的环境中进行,因此中选结果难以简单的全国化推广, 并且试点城市所在省份内的联动态度也不尽相同,如福建三明已联动,辽宁鼓励联动,四川执行现行政策 。

同样,在今年两会上,就有代表提出应审慎对待非试点地区联动,缓慢进行更大范围推广。“考虑到集中采购政策尚在探索阶段,且该政策对医药行业和市场竞争将带来巨大的(甚至是不可逆的)影响,同时,考虑到药品供应安全,特别是医保目录内药物供应安全对人民生命健康的极端重要性,由于试点经验不成熟,影响大,建议对有关试点做法的推广应采取审慎态度。”

4月2日,对于集采全国推广的问题,华海制药相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我们目前的判断是,如果未来国家推行政策进行全国联动,将对我们是有利的。” 她认为,就目前华海在市场上占有率不高的情况而言,集采对其有利,但未来如果市场占有率达到一定程度,就不好说了。

事实上,4+7带量采购政策对未中选品种价格也形成了冲击,各方利益也在博弈中。对未中选品种,各地也是纷纷压价,为此,在一些地方部分药企选择放弃挂网。以辽宁市场为例,包括国药致君、珠海联邦、成都倍特、恒瑞医药、海正辉瑞在内的多家药企相关药品降价幅度都未达要求,被取消挂网采购资格。

据分析,这些药企放弃辽宁市场的原因可能是为维护其全国价格体系,如东瑞制药的恩替卡韦2018年全国市占率为4.49%,但其在该年的辽宁省销售占比为0,类似情况还包括华润赛科的氨氯地平、恒瑞医药的厄贝沙坦。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