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兽”回A记: 邮储银行鸣锣开市,国有大行A+H正式收官

脚踩“绿鞋”,邮储银行(601658.SH;01658.HK)这只“巨兽”回到了A股资本市场。

12月10日,邮储银行鸣锣开市。在现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身边一位公募基金高管突然松了口气“噢,还不错”。相对于科创板公司IPO的瞬间暴涨的刺激,众多投资者对银行股的要求并不高——稳住!还好,在“绿鞋”机制和股东增持承诺,总计68亿元资金的护航下,邮储银行惊险而平稳A股上市了。

上市首日,邮储银行开盘价为5.60元/股,较5.50元的发行价上涨1.82%。高开后,全天股价最高达到5.65元/股。截至当日收盘,邮储银行报收5.61元/股,较发行价上涨2.00%,换手率为54.5%,成交金额为90.5亿元。

至此,中国六大国有大行A+H正式收官,也意味着今年最大IPO顺利落幕。

在IPO现场,滚动的红色屏幕上显示着上交所的简介,其中提到,截至2019年12月9日,上交所共有上市公司1561家,市值为33.45万亿。而邮储银行总市值达到4863亿元,换言之,68家邮储银行就堪比上交所所有上市公司的市值,是名副其实的“巨兽”。

“既古老又年轻”

上市现场嘉宾阵容不可谓不隆重。鸣锣的是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总经理、邮储银行董事长张金良与上海市副市长汤志平,观摩的除了上交所党委书记、理事长黄红元,还有财政部经建司副司长濮剑鹏、外汇局资本项目管理司司长叶海生、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长焦瑾璞、上海地方金融监管局副局长李军等人。此外,作为邮政系统出身的“老邮储人”,原邮储银行行长、现任交通银行副行长吕家进也在场见证。

时间拨回上市前那一刻。

当日上午9时10分。张金良在致辞中称呼邮储银行为“既古老又年轻的国有大行”。从过去的储蓄机构转变为今日具有鲜明特色的国有大型商业银行,“今天我们在黄浦江畔鸣锣开市,全面完成国务院确立的股改、引战、A+H两地上市三步走改革要求,开启转型发展的新篇章。”

巧合的是,100年前,中国邮政开办储金业务。

2007年3月,在改革原邮政储蓄管理体制基础上,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正式挂牌成立。2012年1月,整体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从单一控股公司向股权多元化发展。2016年9月,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今年年初,邮储银行从监管单列银行转身为第六家国有大行。

截至今年上半年,邮储银行资产总额、贷款总额和存款总额分别为10.07万亿元、4.70万亿元和9.10万亿元,在中国银行业中分别位于第五位、第六位和第五位。

而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其天然零售基因,这主要是依托于邮政渠道的悠久历史。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党组书记李丕征在致辞中透露,目前邮储银行拥有4万个网点,居世界第一;拥有6亿多位个人客户,居行业第二;自营网点、代理网点从业人员近40万人,居行业第三;个人存款7.92万亿,居行业第四。

六大国有行股东实力PK

从股东实力来看,21世纪经济报道对比了六大国有行A股前十大股东发现,虽然都是国有资本形成绝对控股,但是交通银行和邮储银行是股东较为多元的两家。交通银行前十大股东持股占比77.63%,邮储银行94.96%。交通银行股东中有外资的汇丰银行,且持股18.70%,位居第三大股东,而中国银行虽然第八大股东为日本的三菱日联银行,但是持股比例仅为0.18%。

而邮储银行在香港上市之前曾经引入战略投资。

2015年12月,邮储银行引入10家境内外知名机构作为战略投资者,融资451亿元,分别为瑞银、中国人寿、中国电信、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 蚂蚁金服、摩根大通(持股主体为JPMorgan China Investment Company II Limited)、淡马锡(持股主体为FMPL)、国际金融公司、星展银行及深圳腾讯。

在A股的前十大股东中,邮储银行第五大股东为蚂蚁金服,持股0.85%,第六到第十大股东为六家基金公司的战略配售基金。

根据邮储银行此前公告,华夏基金、嘉实基金、汇添富基金、易方达基金、招商基金及南方基金等六大战略配售基金齐聚邮储银行A股IPO,顶格参与战略配售,战略配售数量约占发行总量的40%,配售结果显示,易方达基金持股比例最高,为0.53%。此外,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也参与了这次IPO,中国电信为第四大股东,持股1.28%。

社保基金也通过旗下组合参加了邮储银行“打新”,获得配股5319万股。据了解,社保基金组合的资金来源为中央财政预算拨款、国有资本划转及基金投资收益等,可以看做A股的压舱石。在A股国有大行之中,除了邮储银行之外,社保基金通过组合投资的银行为建设银行,持股0.06%,为第十大股东;直接投资的银行有农业银行,为第四大股东,持股2.80%,以及交通银行,也是第四大股东,持股3.42%。

护航之后后市趋势

有了68亿资金的护航,邮储银行IPO当日并未出现破发的窘境。而近期上市的渝农商行、浙商银行股价都是一波三折。渝农商行10个交易日就跌破发行价,12月9日,公司股票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已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12位高管以不超过上一年度自本行领取薪酬(税后)15%的自有资金增持渝农商行股份。而11月26日上市的浙商银行也处于破发状态。有数据显示,目前已有无锡银行、成都银行、长沙银行等近10家上市银行因“破净”触发了稳定股价条件。

不过,市场对于邮储银行这样的国有大行还是比较有信心。

一位参与配售的基金公司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这次邮储银行有了“绿鞋机制”,一旦下跌就有资金回购,再加上盘子大,因此破发的概率稍低一些。此外,从资产质量来看,渝农商行和浙商银行还是不能与邮储银行相提并论的,因此对邮储银行更有信心。

作为全国资产规模最大的农商行,截至2018年末,重庆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同比上升0.31个百分点至1.29%,在近5个年度报告中首次升破1%。浙商银行不良率也在今年上半年创十年新高,为1.37%。相比之下,邮储银行不良率为0.82%,远低于市场平均水平。

而一位券商人士对记者表示,当日换手率较高,看表现应该是有大资金护盘,而散户此前都被两家刚上市就破发的银行“吓怕了”,因此打新后即抛出,“大盘子的银行从来都不是散户和游资的菜,新股炒作本身就是流通盘小操作性才强,邮储银行这么大,游资想要来封涨停,不知道要多少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