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那些你视而不见的巨变

钟伟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教授

回望所谓黑天鹅频出的2019年,许多流行的预测是错误的,全球经济并未衰退,但负利率却卷土重来;美国股市并没有塌陷,三大指数反而创了历史新高;中国居民消费仍待进一步稳健,以汽车产销引领而疲弱不振等等。但也有差强人意符合预期的,房地产还算过得去,“双11”也几家忧愁几家欢喜。普罗大众的日子在期盼中,也无风雨也无晴。

尽管预测是不靠谱的,但作为某种精神安慰剂,岁末仍会有诸多预测文章,此文也不免俗,聚焦于2020年,我们深处这个时代之中,却视而不见的一些巨变。

“双雄会”已提前上演

全球经济格局面临“百年未有之变局”,美中两国是关键角色。可以以许多维度来描述这种变局,例如全球化的退潮,全球治理碎片化,世界经济的平庸增长等。但其中有一个变迁是显而易见的,即美国和中国国家实力的巨大体量,已远远抛开了全球第三大及其后经济体的体量。以1820、1920和2020这三个时间点看,1820中国经济仍为全球第一,但封建农耕文明被现代科技和工业文明甩开已是定局;1920前后美国成为全球经济老大,但确立其全球霸主地位仍需等待25年之久;2020前后,美国可能从未在百年来遭遇在经济上如此迫近美国的对手。考虑到中美经济规模的差异,中国经济增速只要比美国经济增速快1.5倍或更多,那么中国就没有停下追赶美国的脚步,到2025和2035年,中国GDP可能相当于美国的75%和85%。

中国仍是个人均GDP不到1万美元,仍然希望世界太平些,国家间纷争少一些,但美中双雄并立的格局已提前上演。如何看待、接受甚至重塑中国等发展中大国在国际秩序中的重要角色,还是让一超独霸、西方主导的格局固步自封?

意识到这种“双雄会”局势,于我们何用?中国发展的战略机遇期究竟是否还存在?同时这种“双雄会”决定了全球核心优质资产不在美国,就在中国;而超值或避险资产才可能在欧洲或东南亚。全球投资者在世界经济版图激烈碰撞时的投资,不得不更为小心翼翼。

稳中趋缓的中国经济也不算慢

也许2020年的全球经济趋势可总结为三句:世界经济缓中趋稳;美国经济景气末端;中国经济稳中趋缓。2020年世界经济也许略好于2019年,增速回升约0.5个百分点。美国的就业及通胀情况都还不错,经济处于2011年以来超长景气的末端。中国继续放缓难免,但增速仍处于全球第一阵营之列。

和我们自己比,慢了。纵向比较中国经济以往的高速增长,目前增速确实未能充分发挥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潜力。如果2020年经济增速未能“保六”,也并不奇怪。但和别人比,不算慢。横向比较全球经济增速,则中国增速仍处全球第一方阵。以美国此轮超长景气,和“新经济”时期的超长景气相比,经济增速分别是2.5%和4.3%,打了6折还不止。当下中国经济和接近10%的高速增长相比,折扣也差不多。目前和明年中国可能是金砖国家中表现最佳者。中国GDP目前每年多增约8000亿美元。而全球GDP超万亿美元的经济体可能都不足20个。

评价中国经济快慢有何用?中国经济在2020年将要突破百万亿,每个月逾5万亿元的投资,近4万亿元的消费,如此巨大体量,有暗淡的行业和企业,也肯定有精彩和蓬勃的区域、行业和企业。中国经济还未充分展现其高质量发展的潜力,幸运的是,全球经济也很平庸,宁愿慢,不能乱罢了。

中国宏观调控的空间宽裕

许多人习以为常地以为,中国货币政策调控的空间不大了;政府债务高企,财税政策调控的空间不大了。其实不然,从国际金融周期来看,中国货币政策空间不小,从政府主动过紧日子,让企业和居民过宽绰的日子看,财税政策空间更大。

为什么说货币政策空间大?较为重要的因素有两个,一个是中国和全球金融周期的不同步,另一个是CPI的逐渐回落。2019年,全球负利率现象不断蔓延,超过30个国家的央行采取了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印度央行甚至连续降息五次。中国央行采取了相对克制的逆周期调控。2019年,由于猪肉价格带动食品价格的上行,使得CPI全年逐渐走高,而2020年CPI则可能是逐渐走低的趋势。另外扣除食品价格的CPI仅有1.4%,加上下行加剧的PPI和负增长的企业利润,肉价掩饰了核心通胀和企业绩效双双低迷的实质。这两大因素叠加,使得货币政策在2020年能够更自如地运用逆周期调控的政策工具箱。

为什么说财税政策空间更大?道理很简单,如果GDP蛋糕不能快速做大,那么只有政府过紧日子,让企业居民熬过去。此外,中国千年史显示,任何真正脱胎换骨的改革,最大的驱动力源于政府财政有一定困难,有钱的政府财政通常难以承受自行刮骨疗伤。当下要稳增长,要去杠杆,从国际比较看企业杠杆率已高,1-10月规上企业利润负增长2.3%。杠杆率有所反弹。从新近数年看居民杠杆率快速攀升,已超越国际警戒线。较为现实的做法只有上级政府举债,举债久期宜长利率宜低,才能有助于穿越周期。

认知中国宏观调控空间宽裕有何用?这让我们意识到,政府对逆周期调控,维持合理稳定经济增速的能力充沛、托而不举、引而不发。只有政府真心真正习惯了过紧日子,才能使高效服务型政府释放高质量发展的潜力。高质量发展日益倚赖双轮驱动, 一个轮子是先进制造业,另一个轮子是现代服务业。

全球投资者可能更关注核心资产

由于美中的实力和创新潜力,全球投资者将日益明显地视美国和中国的优秀企业为值得配置的核心资产。美国经济处于2011年以来超长景气的末端,美股则叠创历史新高。相比之下,中国经济对全球GDP增长的贡献率持续超过美国,中国在大力推进高水平、全方位的对外开放,深度的金融开放举措正在加速落地之中。由是观之,2020年经济虽然平缓,但投资机遇却不凡。投资者的情绪升温取决于一大背景,两种力量。一大背景是,中国增长的放缓和CPI的下行,为中国央行缩小和全球金融周期之间的差异创造了有利条件,两种力量之一是深化改革的力量,使得投资者对先进制造和现代服务的热情不减;之二是加速对外开放的力量使得国际投资者对配置中国优质核心资产的热情不减。因有许多人替中国楼市担心,其实不必。理由很直白,一是几乎看不到做地产赔钱的,地产企业也是庞大体外公司“吸血”的最大宿主,这是一个在年销售约15万亿元的高位平台,百亿级销售额的开发商的市占率也仅不到千分之一。加之目前库存去化较为充分,即便2020及以后楼市不再热络,但无非是开发商赚钱多少,而不是整体赔钱或攸关生死。二是调控政策余地很大。比较2015和2018年,楼市销售面积和金额分别增长了约50%和90%,如果继续任由地产野蛮生长三四年,那么我们能否想象楼市每年销售逾2000万套住宅和获得超过30万亿元的销售额?这些新房住宅已超过了每年城镇化吸纳的新增人口,这个金额也超过了居民全部可支配收入的一半。以往高热的市场无法延续,现在焦虑的开发商仍然厚利,饱受非议的限价限售等诸限政策有各种微调松动法门。因此楼市在结冰,地产有韧性,你可以不买房,但不必担心“地主家”没余粮。

全球贫富分化的鸿沟会吞噬什么?

令人忧心忡忡却似乎无计可施的巨大幽灵,在全球范围飘荡的幽灵,是空前的贫富鸿沟。一些国家和地区里,阶层之间的财富分配,已从理想的橄榄核型,变成了残酷的工字型,中产在消退甚至返贫。阶层摩擦有日益加大的风险。大凡在全球陷入动荡或突发冲突的区域,几乎都和发展能力的积弱,和贫富极端分化相关。一些西方国家也不例外,放任金融自由化、避税天堂和技术鸿沟等因素可能持续加剧了不平等性,资本阶层和大众一口饭一个家一种简单安宁生活之间,日益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