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IPO投行“秋后点兵”:头部券商白热化竞争加剧

伴随着年关将近,投行在IPO业务上最新格局正在进一步清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Wind数据发现,截至今年12月11日,将共有191单IPO项目完成发行,合计规模达2460.78亿元,两项数据分别较去年同期增长96.91%和84.63%,以上项目合计创造了规模达105.64亿元的保荐承销费。

市场盘子有所扩张,但在IPO领域,投行之间的竞争正在进一步白热化。记者统计发现,IPO领域项目数量排名前7的券商,垄断了年内不少于一半的项目资源;与此同时,伴随注册制改革到来的发行定价市场化以及跟投要求,也给中小券商带来了更大的展业难度。

在业内人士看来,航母级券商的形成预期以及注册制改革的稳步推进,可能会促使券商在IPO领域的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马太效应加剧

虽然市场规模呈现出翻倍式扩张,但IPO领域的投行竞争却进一步向头部券商集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Wind数据后发现,仅有50家券商在2019年内实现了IPO项目的发行。

其中,中信证券、中信建投、中金公司三家券商在IPO业务上排名业内1、2、3位,两家券商分别以25家、19家、16家的项目数量占据着IPO领域11.68%、8.88%和7.48%的市场份额。

统计同时显示,2019年内IPO项目发行数量排名前7的券商(中信、中信建投、中金、广发、招商、国信、东兴)合计项目数量等于年内已IPO项目总数的一半。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上述具有IPO项目的50家券商中,不少于30家券商的市场占有率不超过1%,项目数量则不超过2家。

这意味着,IPO领域的项目进一步向头部券商所集中。而中小券商在IPO领域的展业难度则在不断加大。

“头部券商无论是在对政策的理解上,还是处理项目的经验上以及资本运作能力上,优势都在进一步的发挥出来。”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表示,“特别是在A股市场注册制改革的当下,这种趋势会越来越明显,同时你做成的项目越多,就越有实力去接潜在的上市项目。”

亦有一些投行人士指出,部分头部券商在IPO领域的突出表现,源于其有能力“赔钱做生意”。

“中小券商对项目盈利的考核要求高一些,起码项目做一个周期是要盈利的,但是在一些大型项目上,甲方明显更强势,而头部机构为了承销规模甚至倒贴钱去抢项目,但对于中小券商来说,就很难拿到这种机会了。”上海一家上市券商投行人士坦言,“今年有很多的大项目,几乎都是这种情况。”

此外,科创板的跟投要求,以及承销商认购余股规模的增多,也进一步提高了对投行资本实力的要求,而在这一维度上,中小券商显然也正在和头部券商拉开差距。

Wind数据显示,2019年内承销商认购余股项目达186只,合计股数达1.77亿股,两项指标分别为去年同期的1.90倍和6.10倍。

“2019年的IPO规模大概较去年同期翻了一倍,但认购余股的情况却达到同期6倍左右,这说明一方面IPO正在进一步走向市场化的发行定价,另一方面对投行的资本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前述分析师坦言,“特别是科创板的跟投要求,对中小券商的投行业务是不利的。”

不过,也有一些昔日的强势投行出现了掉队,去年IPO领域排名第三的华泰联合今年在IPO领域表现不佳,其首发项目仅有6只,而市场份额也从去年的9.82%直线下滑至2.80%,份额缩水超过7成。

科创板格局

作为科创板开板的第一年,科创板的IPO市场份额无疑也备受关注,而这同样是头部券商所竞争的一块新高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虽然中信证券在整个IPO市场中拥有最多项目,但在科创板环节,中信证券与国信证券、国泰君安共三家机构均以7只项目并列第二,而中信建投证券则以11只项目位列科创板IPO市场首位。

“目前对科创板项目,不少券商内部都有额外的激励机制,整个行业都非常重视这块的积累。”北京一家头部券商人士表示,

之所以拥有较高的受关注度,首先与科创板项目拥有更高的平均保荐承销收入有关。

记者统计Wind数据发现,科创板项目的承销收入占比明显更高——截至12月11日已发行的65个项目合计创造保荐及承销费用44.70亿元,平均单个项目保荐承销费达0.69亿元,较同期全部项目的平均保荐承销费还高出0.13亿元。

“传统IPO因为23倍限价,导致投行的工作基本就是在做材料,不愁发不出去的问题。”前述上海地区投行人士表示,“科创板不仅需要对财务指标进行核查和梳理,还需要讲清楚公司的商业模式,并且更加市场化的发行定价,对投行团队明显有着更高的要求,同时跟投还要求投行团队要在各种项目中优中选优。”

此外,科创板项目经验也将为后续创业板乃至主板市场的注册制改革带来更多优势。

“科创板的成功上市经验,对于公司在竞标未来注册制改革后的深交所上市项目时有很大的帮助。”上述投行人士透露,“因为IPO对发行人来说非同小可,所以选择有项目经验的团队也是大概率事件。”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广东等华南地区的头部券商有望在未来深交所注册制改革中获得更快的发展机会。

“其实也是跟着交易所和区域走的,不少华南地区的拟上市公司可能还是在等待创业板的注册制改革试点,而这类项目上广东地区的头部券商优势更明显。”上述非银金融分析师表示,“不排除注册制改革推进后,这类券商会有更好的项目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