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办发文强化知识产权保护 纳入地方营商环境评价体系

宋文辉 图

中办、国办近日印发《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下称《意见》)。在11月25日举行的国家知识产权局2019年第四季度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甘绍宁说,这是新时代我国全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纲领性文件。

“如果说,国家专门成立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探索设立了多家地方知识产权法院和知识产权法庭,同时,中央作出了组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重新组建国家知识产权局的重大部署,是明确了‘谁来干、谁负责’的问题,那么《意见》的出台,就是为做好新时代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和行动指南,更确立了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干什么、怎么干’的问题。”甘绍宁说。

他介绍,《意见》包括99条重点措施,立足现实发展需要,从知识产权保护“严、大、快、同”四个方面着手,对新时代强化知识产权保护作出了系统谋划和整体部署。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中美经贸磋商的背景下,知识产权保护备受关注。“某些国家对于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无理指责是没有事实依据的,中国政府将严格保护各国申请人在华的知识产权,坚持对国内国外企业的知识产权一视同仁、同等保护。”甘绍宁说。

加大侵权假冒行为惩戒力度

我国已经制定了诸多知识产权保护体制机制,《意见》提出创设更多保护制度。

《意见》提出,研究制定知识产权基础性法律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加快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等修改完善。

编纂民法典的前期过程中,曾讨论过单独制定知识产权编的思路,但最终被放弃。“《意见》提出研究制定知识产权基础性法律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可能会借鉴未能成行的民法典知识产权编的思路,法国就制定了知识产权法典,由总则和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组成。”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丛立先说。

“这样的立法思路在国内学术界存在争议,但梳理和整合现行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共同性、总则性的内容有一定的现实合理性,其实际意义有待于实践的检验。”丛立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惩罚性赔偿是知识产权保护的一项新制度,也被认为是一柄“利剑”。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再次强调,“建立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本次《意见》指出,要“加快在专利、著作权等领域引入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大幅提高侵权法定赔偿额上限,加大损害赔偿力度”。

甘绍宁在发布会上介绍,目前专利法修正案草案已经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次审议,其中明确建立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今年11月1日起施行的修改后的商标法,也将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由修改前的三倍以下提高到了五倍以下。

值得注意的是,《意见》还提出,“强化民事司法保护,有效执行惩罚性赔偿制度”。“这是建立惩罚性赔偿制度更为理智的表现,”丛立先说,“目前世界上只有美国建立了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且也是在特殊情况下使用,我国建立这个机制,也需要配套相关操作机制,明确相关规则。”

“只有如此,才能既保护知识产权,又不会滥用惩罚性赔偿的自由裁量权,避免对市场的伤害,同时避免造成权力腐败。”丛立先说。

“严、大、快、同”保护知识产权

既要对知识产权实行严保护,也要实行大保护、快保护、同保护,这分别要求加强社会监督共治、优化协作衔接机制、健全涉外沟通机制。

“《意见》汇总了多年来知识产权保护的体制机制经验,要求进一步加大保护力度,统筹协调多种途径、多种渠道、多种形式,让各个部门共同努力。”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李顺德说。

《意见》提出,制定跨部门案件处理规程,健全部门间重大案件联合查办和移交机制。健全行政执法部门与公安部门对涉嫌犯罪的知识产权案件查办工作衔接机制。

“以往知识产权行政执法人员的专业能力有待提升,执法力量也比较薄弱,现在各地都在对执法人员进行培训。”丛立先说。

一些行业的知识产权保护尤其需要“快保护”。“外观设计专利从申请到结束需要4到6个月,版权登记需要3到6个月,而一款服装的销售周期大多只有6个月左右,畅销款式的销售周期也只有一至两年。因此,除非实现快速审查,否则现有的专利制度难以保护快速变化的复杂行业。”一名服装企业法务人员说。

知识产权保护中心是试图解决这个问题的有益尝试。《意见》提出,在优势产业集聚区布局建设一批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建立案件快速受理和科学分流机制,提供快速审查、快速确权、快速维权“一站式”纠纷解决方案。

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保护司司长张志成在发布会上介绍,当前,全国已经批复设立了25家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建设知识产权保护中心的目的,是通过集快速预审、快速确权、快速维权为一体的协调联动方式,切实解决知识产权维权举证难、周期长、成本高等问题,为社会公众提供更加便捷、高效、低成本的维权渠道。

目前,知识产权保护中心需要在地域分布和办理事项上扩容。上述服装企业法务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目前实现快审的主要集中在发明或实用新型专利等种类,服装涉及的外观设计专利得到快审的案例较少。

2014年7月,中国北京朝阳(设计服务业)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业务正式启动,通过中心申请的首个外观设计专利已在10个工作日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授权。

“这种模式亟待在其他地区复制,尤其是相关产业集聚区,这样不仅可以对相关产业保驾护航,还可以进一步促进产业的集聚。”丛立先说。

甘绍宁在发布会上介绍,《意见》印发后,关键是要抓好贯彻落实,要让各项政策措施执行到位、落实到位、见到实效。

“《意见》的创新和亮点之一,是建立健全考核评价制度,将知识产权保护绩效纳入地方党委和政府绩效考核和营商环境评价体系。建立年度知识产权保护社会满意度调查制度和保护水平评估制度。完善通报约谈机制,督促各级党委和政府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力度。这在以前已经呼吁多年,如今终于落地。”李顺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