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区学校样本“梦之丘中学”: 运营协商会管理制度促学校、社区协同发展

“你好!你好!”……当记者驻足日本下关市立梦之丘中学教学楼门口时,楼内传出并不标准的中文童声问候。

这些童声来自梦之丘中学的学生,当时正是他们的午休时间。但在这50分钟的时间里,他们并没有闲着:他们有的在图书馆内协助整理借书卡,有的在练习下关市观光导游词,有的在制作小青蛙形状的挂饰。

“为了建设一个与地区共存的学校,整个地区的人们互相合作、配合,在学校内开展丰富多彩的体验活动及志愿者活动。”梦之丘中学校长古田博志介绍称。据介绍,除了午休之外,梦之丘学校还组织了“放学以后的教室”以及“暑假期间”等职业体验活动。

这些看起来似乎只是孩子们的素质教育拓展,但其实是日本整个教育理念和机制的转变。2017年3月,日本文部科学省对“地方教育行政的组织以及运营等相关法律”进行修正,强制实行学校运营协商会管理制度,与之相对应的社区学校,也蔓延开来。

学校地区共存

“建设以学校为核心的地区”,已经成为当前日本教育的一大目标。具体而言是指,学校与地区共存,以学校为核心进行地区建设。

事实上,在梦之丘中学内,随处可见地区元素。古田博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每个学年初始,学校会将约60个左右的年度志愿者活动进行列表,学生们从志愿者活动中选定自己感兴趣的活动,利用午休、放学后等空余时间进行参与。

活动的种类是多种多样的,但归纳起来,几乎所有的活动都与地区建设及融合有关。例如,学生放学后访问当地老年人家庭,或利用周末时间去海边清理垃圾。

“当进行垃圾清理时,学生们会想到,平时干净的海边都是当地居民进行清扫的,此时学生们也会更感谢当地的居民。”丰浦町体验活动、支援活动中心村冈亚由子表示。

再如,学校开展了一个名为“平安回家青蛙队”的活动。“我们与孩子一起制作青蛙吉祥物,每次制作时都在祈愿佩戴者能够平安回家,” 村冈亚由子解释称,之所以叫“平安回家青蛙队”,源于日语中“青蛙”与“回家”的发音相同。

在“平安青蛙”的活动现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大约12名学生正有条不紊地低头工作着。有的负责剪出青蛙的形状,有的负责贴纸,有的负责穿线……“制作完之后,这些‘青蛙’们会赠给当地的司机使用,”一位活动志愿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受赠的司机也觉得这样的活动特别贴心,收到吉祥物时会很高兴。”

另一个别有地区特色的活动是观光讲解团,学生们会在官方讲解员志愿者的指导下,学习待客款客之心以及如何为当地旅游人士进行导游讲解。

“孩子们首先要写他们自己的导游词稿,然后利用午休时间不断地背诵导游词,并练习讲解,等到他们觉得有自信能胜任之后,就会真正到观光景点,为旅客进行观光导游。每年他们都会有一次机会,为真正的游客做向导。”村冈亚由子表示。

而这样活动的价值在于,学生们帮助进行地区建设的同时,对当地故土更加热爱。“如果学生从小时候就播下了这样的种子,长大以后一定会继续做一些类似的活动吧。”村冈亚由子感慨道。

塑造“学习之城”

梦之丘中学所在的下关市,位于日本本州岛最西侧关门海峡附近,它是山口县内最大的城市。据下关市教育委员会相关人士介绍,截至今年5月,下关市人口约26.2万人,中小学共计69所,包括47所小学及22所中学,学生数量共计18062人。

在这里,既有全校人数共7人的“微型学校”,也有多达893人的“大学校”,无论是从学校规模或是地域形式而言,当地的教育形态都是丰富多彩的。“我们正在进行‘学习之城——下关’打造计划。”上述人士表示,相应的措施是进行社区学校升级。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日本共计5432所学校导入社区学校制度,这一数字还在逐年增加。2016年山口县所有公立初中和小学均升级为社区学校,2018年所有特别支援学校导入该制度,计划于2020年所有公立高中也将转型为社区学校。

所谓社区学校,即在学校内设有“学校运营协商会”的学校。协商会由学生监护人及当地居民构成,大约15人左右,任期一年,具体成员由市町村教育委员会任命。学校运营协商会最重要的职能,是就学校运营提出意见、通过学校运营基本方针,亦即学校、家庭及地区通力合作运营的学校。

除了运营协商会之外,社区学校还会得到各领域团体的支持。以下关市为例,其社区学校能够得到诸如下关教育网、城市建设协商管、公民管、民生委员会、当地企业及志愿者等多方支持,各组织之间配合协作,共同构成学校的支援团。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在包括梦之丘中学在内的学校内,能够开设数十种不同类型、不同体量的志愿者活动。“学校支援团的目的是为了支援学校,同时也促进学校与当地居民之间的交流,因此开展了一系列具有当地特色的志愿体验活动。”前述下关市教育委员会人士表示。

这些活动的类别多样,有种稻子、拉网结绳、编稻草在内的动手活动,也有清扫游泳池、校园内庭院剪植、除草等环境支援活动,亦有放学后的交通指导、组织中小学共同进行避难演练等安全支援活动,还有辅导学习等支持。

需要注意的是,社区学校的建设需要以法律为基础。2014年,下关市出台地区教育行政法,如今回顾起来,下关市教育委员会认为该举措拥有三大优势:学校运营协商会基于法律之上,因此保证了有组织、持续性的合作共进机制;通过确认学校运营基本方针,共享学校、家庭、地区的课题、目标、蓝图,从而实现内部信息通畅的学校运营模式;可提高学校运营协商会委员的主人翁意识,培养其责任感,从而改善、优化学校运营。

“根据我们的调研发现,进行社区学校导入后,孩子们对故乡的喜爱加深,学习意愿也提高了,整个社会都向前进了一大步。”下关市教育委员会人士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