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企业“弃选”科创板B面 改革铺新路破局“独木桥”

在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的背景下,企业登陆资本市场的选择,或将正式告别挤独木桥的时代。

近一周时间,已经先后有两家科创板在审企业终止挂牌。

两家其实分别是先临三维和金达莱,都曾是从新三板市场“脱颖而出”冲击科创板的“明星”。

尽管放弃科创板可能有不同的原因,但这两家企业在终止挂牌后都还有一项新的退路,即精选层。而已经经历过一次上市辅导,市场人士预测,两家企业可能将会做出冲击精选层的决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公开数据了解,2017年以来新三板市场掀起的摘牌大潮之势逐渐趋缓,企业重新筹划。

近一周时间,已经先后有两家科创板在审企业终止挂牌。-宋文辉 图

明星企业终止审核

“金达莱终止审核还是有些意外。”北京地区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的人士告诉记者。

在科创板设立之初,金达莱就被江西省确定为映山红计划的重点扶持企业,被地方给予了很大的登陆科创板的希望。

11月20日晚间,金达莱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11月19日召开第三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撤回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议案》。公司因战略调整,经董事会审慎研究,决定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撤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

对于金达莱此番撤回申请也让市场一片唏嘘,但很快便有消息称金达莱主动撤回材料之后将转战新三板精选层。

11月21日金达莱也就该消息进行了澄清并表示,公司于2019年11月20日发布《第三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决议公告》《关于公司核心技术及发展情况的说明》,说明了此次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系出于公司战略调整;未来,公司将根据公司实际情况,以及资本市场改革预期,继续借助资本市场力量,进一步加快公司发展,但公司相关事项尚需根据公司实际及资本市场改革情况作出具体决定,具有不确定性。

和金达莱一同撤回的还有另外一家新三板明星企业先临三维。11月16日,先临三维宣布了终止挂牌的消息。和金达莱不同的是,先临三维冲刺科创板之路一直都伴随着不少的质疑声,同时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先临三维也仍处于亏损的状态。

11月21日先临三维复牌,此前因为有较为明确的冲刺科创板预期,先临三维的股价年初在新三板市场有一轮大涨,随后,复牌出现了暴跌,截至收盘先临三维的股价跌幅接近50%。

但先临三维此时的暴跌也被很多市场人士认为是抄底的好时机,根据记者对先临三维交易情况的梳理,公司在今天成为了新三板市场做市股票中成交最活跃的标的,成交额超过了3000万元,股价在跌幅50%出现了大量的买盘。

其中一家今日抄底先临三维的投资机构告诉记者:“年初的一轮暴涨是市场提前透支了先临三维的估值,如今冲刺科创板失败市场自然用脚投票。但一部分投资者对于先临三维接下来资本运作的预期,即会很快启动精选层的计划。”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先临三维此番撤回材料或与交易所的现场督导有关,因此短时间内先临三维也难以再次冲击科创板。

和曾经冲刺IPO失败企业不同的是,此番两家明星科创板企业在撤回材料后也有了相当的回旋空间,而这样的回旋空间正是新三板此次深化改革所带来的。

精选层可以成为这类企业重新开启更高层次资本运作的通道。不仅是这两家,许多从IPO撤回材料的新三板头部企业也有了更多的选择。

从数据来看,除了明显存在硬伤的部分企业外,很多“回流”的新三板企业都被认为是可以在前几批冲击精选层的成熟标的。

“前几批全国股转系统也会求稳,就和科创板一样,接受过IPO辅导和验收的企业是更加稳妥的标的。”前述投资机构人士认为。

联讯证券新三板研究负责人彭海也告诉记者:“企业登陆更高层次的资本市场主要目的是融资需求和交易需求等,如果新三板能满足企业的需求,将是企业选择的平台之一,所以新三板更高层次的分层如‘精选层’,可作为提高直接融资比例、分流主板IPO压力的有力手段。”

摘牌减速

在超过2000家企业摘牌后,新三板在深改政策红利终于出台的刺激下终于止住了企业加速摘牌的势头。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统计的数据和全国股转系统官方数据显示,近期有多家企业公布了终止摘牌程序的公告,选择继续留在新三板的企业数量大大增加,10月开始主动摘牌企业的数量有了明显的减少。

对于广大的新三板中下层企业来说,精选层遥不可及,但基础层和创新层的政策在这一次中也有了明显的变化,很多政策对企业来说也解决了此前的问题。

例如在信披层面,创新层公司执行适中标准的披露要求,相比此前的要求下降了不少,如不再要求披露季报,信披要求的重点是以分行业披露要求为切入点,提高信息披露的有效性和针对性;审计上要求执行关键事项审计准则,强化披露质量的外部保障。

监管层也指出,此次改革是整体性、系统性的,对基础层和创新层存量挂牌企业,在发行制度、监管和市场退出等方面都会有相应制度安排。

“基础层和创新层的改革还是两方面的核心问题,即投资者门槛降低和交易制度的变化,当然存量改革也是需要的,但这两项核心要素不变的话,基础层和创新层的企业难以享受到改革的红利。”北京地区资深投资者黄璞表示。

记者了解到,基础层和创新层的投资者门槛和交易制度都会有相当幅度的革新,如基础层和创新层的投资者门槛也会相应地大幅下降。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陈永民11月3日也表示,“要针对不同层次,进一步完善差异化的制度。我们将根据中小企业发展的特点和规律,通过差异化的制度安排,配套不同的投资者适当性,使这些企业逐步适应资本市场,形成规范的行为模式,能够有效地利用资本市场。”

其认为,基础层和创新层的公司没有跟主板和创业板一样的IPO制度,而是采取小额灵活的定向融资制度,以及相配套的交易制度和投资者适当性,在信息制度和公司治理方面同样需要遵守资本市场的基本规范,这种制度安排的特点是注重资本市场的主体构建、行为模式的形成,不需要企业进行“惊险的一跳”。

“很多新三板企业摘牌分两种情况,一种是明星公司冲刺更高的资本市场板块,一种是在新三板挂牌没有获得什么的同时还要付出巨大的成本,我们公司此前也考虑过摘牌,但因为投资者人数太多没有摘成,这次全面改革我们看很多也有照顾到创新层和基础层,例如信息披露成本对企业来说大大降低,还有就是交易机制的问题都有解决,公司暂时没有那么强烈离开新三板市场诉求了。”北京地区一家创新层企业董秘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