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丨人民币长期走势是升势

张丽平(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

首先,美国对中国汇率操纵国的指控不成立。八月份美国指控中国为汇率操纵国,我个人认为这是特朗普给谈判自创的筹码。当时,美国学界商界精英普遍不赞成把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最典型的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创建者弗兰德·伯格斯坦先生(Fred Bergsten)。他之前坚定的认为中国长期压低汇率以获得出口竞争力,但是在8月份一次交流中,他认为五年前中国已经终止了汇率操纵。如果存在汇率操纵,对美国是有好处的。

其次,汇率未来走势。从长期看,我认为“破7”不是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走势向下的拐点。在这方面,日元的情况是比较好的参考。日美贸易战的确给汇率带来波动,但从大的走势来看,即便在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后,日元依旧维持了惯性升值的态势。日元实际有效汇率峰值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然后才开始往下走。我们整个经济的发展是有基础、有支撑的,并不会爆发像日本那样的经济危机,“破7”不会成为拐点。

再次,从政策导向来看,有弹性的双向波动的汇率形成机制应该持续下去。我国金融是持续开放的,有弹性的汇率可有效防止外部冲击。但从外贸和实体层面来看,短期内不受干预的贬值对经济有支撑作用。BIS最新的一份研究报告分析了美元升值对一个国家实体经济方面的影响。它区分两个渠道,一个是竞争力渠道,贬值提升本国出口产品价格的竞争力;另一个是融资渠道,如果国内大量依赖美元融资,贬值会削弱出口竞争力。初步看,我国国内出口对美元融资的依赖不高,美元升值通过竞争力渠道可提升我国出口产品竞争力。一个比较合理又不被纳入操纵国的汇率贬值对我们的影响值得深入研究。

最后,我想提出几点思考。第一,在中美关系相对缓和的窗口期,在美国降息周期内,我们的货币政策走向是什么?是向美国货币政策收敛,还是扩大分化?第二,当前美国对我关税壁垒,除了价格问题外,对进出口量的影响也需要关注。国内输美商品到岸价格的下降并没有完全消除掉关税上升的影响,因此,美国从中国的进口量明显减少。据美国CNBC今年6月11日的报道,美国最繁忙的港口之一长滩(Long Beach)5月份进口量下降了19.5%。目前,美国市场零售商品价格没有大幅波动,个人认为这是在消化之前抢单出口积攒的库存。最后,放松境外美元融资还是要谨慎。国内企业的大量美元外债,可能会成为美国发动金融战的重要武器。一旦美国限制我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美元融资,将极大地冲击其海外经营。

(编辑 李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