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以色列教育“密码” 专访以色列原教育部部长、申卡尔工程与设计学院院长尤利·塔米尔

以色列以“创新的国度”闻名于世。这个只有800多万人口的小国已经产生了十几位诺贝尔奖得主,是人均诺贝尔奖获奖者最多的国家。

在以色列,50%以上的出口来自高科技和生命科学领域。在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数量中,以色列继美国和中国之后位列第三。

这些都离不开以色列全球领先的教育。截至2017年,在以色列25-34岁的人口中,学历在本科及以上占48%,全球排名第11位,高于美国、英国、法国。

但在基础教育阶段,以色列却是一个“成绩平平”的国家。在PISA测试中,以色列学生的表现水平仅处于OECD 国家的中下水平。最近的一次测评在2015年,以色列青少年在数学和科学仅排41名、阅读理解排在34名。

以色列青少年在以考试为代表的基础教育领域表现平平,但却在成年后爆发出持续的创造力,这更加让外界急于破解以色列教育的“密码”。

事实上,以色列的基础教育曾面临困境,存在班级规模过大问题,37%的儿童在32人以上的班级中学习,18%的儿童在35人以上的班级中学习。33%的学龄儿童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其中包括大量移民儿童,儿童学习能力各异。大约有1.7万名教师没有大学学位,其中大部分是老教师和新移民。

2006年,原特拉维夫大学哲学系教授尤利·塔米尔(Yuli Tamir)开始担任以色列教育部部长。2007年,一项名为“新视野”的改革启动,这是以色列第一次通过教育部和教师联盟组织深入谈判之后进行的一次基础教育改革。

“新视野”计划的显著特征是增加教育投资,一方面用于缩小班级规模,另一方面用于提高教师收入,增加教师培训,吸引优秀人才进入教师队伍。

在课堂教学方面,以色列的基础教育仍是“轻松”教育,学校教育活动每天下午2-3点就告结束。但教师每周工作时间由24小时延长到36小时。36小时包括常规23-26个小时的课堂教学时间、5-9个小时的非教学时间和4-5个小时的辅导学生自学的时间。辅导学生自学采取一对五的小组教学形式,教师把60%的时间用于提高班级学生学业的整体水平,10%分配给绩优学生,30%的时间视情况而定。

2009年卸任教育部长后,尤利·塔米尔在2010年开始担任以色列申卡尔工程与设计学院院长。这是以色列首屈一指的学术机构,致力于为以色列提供高质量的现代化工业领域人才,被评为“世界50大设计学院”第13名。她曾在2018年3月到访广州,并沟通设立申卡尔中国创新中心。

尤利·塔米尔又将来到中国珠海,参加11月20日开幕的由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主办的第五届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公益博览会,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美国、加拿大、法国、芬兰等国教育专家一起分享教育创新经验。博览会开幕前,尤利·塔米尔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专访,揭开以色列教育的“密码”。

GDP的8.5%投资于教育

《21世纪》:你在担任以色列教育部长期间领导了“新视野”改革计划(Ofek Hadash),当时开展这项改革主要是为了解决什么问题?现在进行回顾,你觉得这项改革效果如何?

尤利·塔米尔:“新视野”是以色列第一个全面实施的全国性学校改革项目(影响到学前教育、小学和中学)。自项目实施十年后暨完成项目六年后,以色列教师的实际工资平均增长了43%,起薪平均增长了72%,反映出改革的主要目的是支持新教师,吸引更优秀的师范生加入教学队伍。

在短期内,师范学院的申请者数量有所增加,新教师的流失率有所下降,改革还配置新的专业化流程,鼓励教师进行在职培训。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改革的效果也减弱了,为了使教师的收入与日益提高的市场标准相匹配,有必要继续提高教师工资。

改革在教师专业化方面拿出了强有力的举措,它开启了一个专业化时代,所有教师都必须取得大学学位。没有学位的教师(除非他们还有两年就退出教学岗位)被要求在五年时间内,要么取得学位,要么退出教师队伍。今天,以色列所有的老师都拥有学士学位,超过40%的教师获得了硕士或博士学位。

与其他许多国家一样,以色列也在努力吸引最优秀的人才成为教师。事实上,以色列长期面临教师短缺的问题,因此招募优秀人才从事教学行业也是一项长期工程。以色列的教师培养由专门的学院负责,其毕业生会被授予学士和硕士学位。这些学院按照国家标准开设课程,并受到高等教育委员会的监督。

“新视野”鼓励在职培训,按照八个晋升阶段为教师提供针对专业培训的奖励。如果教师已完成120个小时的专业培训,就能每两年升一级,每升一级涨薪7%。在13年里,教师可以将其初始薪水提高67.5%-76.5%。自改革以来,以色列的教育预算已增加了一倍。当然,更多的资源投入是必要的。

《21世纪》:以色列对教育的投入之高在全球领先,目前财政投入占GDP的比重约为多少?这些投入主要用于哪些方面?

尤利·塔米尔:以色列将其GDP的8.5%投资于教育,但人均投资不是很高(以色列2018年GDP为3696.90亿美元,人口888万)。许多人呼吁需要进一步增加投资预算,以提高教师的薪水,减轻教室的拥挤,并建设更好、更新的教育基础设施。

小组教学更灵活更直接

《21世纪》:“新视野”改革计划注重小组教学,这与日常课程教学的关系是什么?设置小组教学的初衷是什么?

尤利·塔米尔:“新视野”改变了学校的管理方式,开设了小组教学和辅导,以帮助教师应对人满为患的班级,这也给校长带来了更大的管理灵活性。

小组教学可提供更好、更灵活、更直接的教学。“新视野”的一个主要内容就是增加了教师每周五个小时的工作量,以便给学生进行小组辅导(一对五的形式)。 到改革全面实施时,全以色列的学校已增加了超过45万小时的小组辅导。进行小组辅导的主要目的,一方面是帮助有学习障碍或情绪问题的孩子,另一方面是满足那些天才儿童的学习需求,否则他们会对常规教学感到厌倦并破坏教学秩序。

《21世纪》:小组教学的一个目的是挖掘和培养天才儿童,在中国情况有所不同,中小学生为了在学业中领先,普遍选择课后到商业机构中继续学习,这带来了比较大的学习负担,你对此有何意见?

尤利·塔米尔:给每个孩子尽可能多的发展机会需要学习的个性化。小组教学是最有效的,而这已成为公共系统的一部分。太大的压力并不能使学习更好,儿童会感到疲倦、压力,缺乏获得感。由于他们面临太多的要求,他们就会倾向于将精力集中在可衡量且易于实现的任务上,也就没有时间去梦想、玩耍,享受和发展自己的兴趣。

创新精神不来自教育体系

《21世纪》:创新是教育永恒的追求,第五届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公益博览会就将展示超过1600项国内外优秀教育创新成果。你认为基础教育应该培养学生的哪些素质,从而让他们在未来工作与生活时能够应对科技的快速发展、知识的快速更新?

尤利·塔米尔:随着技术改变我们的生活,孩子们应该具备科技素养。但是,随着科学技术越来越普及,孩子们也必须要被训练独立于技术工具进行思考。没有任何技术可以取代自由和批判性思维,自由思维让每个思想家都是独一无二的。因此,在使用相同的技术工具时,不同的人才能有不同的发挥。我们的教育目标是让孩子们能根据需要完成的任务来灵活运用他们掌握的技术,只有这样才能使每一个技术工具都能得到尽可能多的应用。

《21世纪》:以色列的科学研究水平全球领先,涌现了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这种创新性有多少得益于以色列的教育?

尤利·塔米尔:99%的以色列儿童接受了从幼儿阶段到12年级的教育,另外2-3年的义务兵役也使以色列青年更成熟,脱颖而出并有所作为。以色列是一个小国,这意味着它必须充分利用其可以开发的所有人力资本。但以色列的创新精神不是基于正规的教育体系,而是因为以色列有特殊的国情,因此形成了创新、大胆、无畏的社会共识。以色列青年被要求能够独立思考,对自己的社区和国家负责。

《21世纪》:你认为在基础教育阶段,学生之间竞争还是合作更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创造力?

尤利·塔米尔:以色列人认为,合作比竞争更有利于成功。人们在21世纪面临的挑战很复杂,为了处理这些复杂的挑战,人们需要运用各种技能,并采取正确的态度。小组学习和团队合作可以丰富学生的知识,激发新的观点。最具创新性的思想来自于协作、开源,和充分的交流。